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340|回复: 2

[翻译] 半岛战争中英国团的伙食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22: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获得拿破仑系列网站授权翻译
原作者Robert Burnham, FINS
发表于:http://www.napoleon-series.org/
原文:http://www.napoleon-series.org/military/organization/c_mess.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很不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0: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灭火小太阳 于 2019-1-23 11:49 编辑

(伙食团(Mess)一词在诸位作者手下使用的场合与意义非常零散多样。对于大多数作者,很多时候它指代一群军官常规有序的进食与社交。)
在拿破仑战争中,英军军官在不执行任务时,他们的生活便围绕着团里的伙食团进行。尽管伙食团本职是给军官提供膳食和住宿,但是这里更惯常作为一个俱乐部存在,军官可以同他的同僚进行社交活动并放松他们在战役里的压力。伙食团的重要性即使用团之心形容也不过分。就像一位军官曾说“每一个完成工作后的晚上,它都把我们召唤到一起。。。我们的俱乐部面面俱到,舒适和谐,律动激情,半岛战争里“康诺特突击队”在这方面最为出众。”【1】伙食团里发生的事,伙食团里了结是一项规矩,然而在这里开始或结束的友谊总是会影响单位在战场上的表现。伙食团提供的服务因为不同团,不同地,不同时而种类繁多。不存在两个相似的伙食团。本文将探讨对伙食团产生影响的多个因素,包括其组织的时间,食物与饮料的种类等等。
伙食团的建立
在许多写于拿破仑战争或其后的英军回忆录中,伙食团一词在诸位作者手下使用的非常零乱多样。对于大多数作者,很多时候它指代一群军官在常规下的进食与社交。根据单位和地点的不同,他们可能像两三人那样小规模,也可能达到数百人之众。影响伙食团规模的因素包括:
正在履行的工作类型。轻步兵师的各团经常执行前哨任务,此时他们分散在广阔的区域,各连之间可能有数英里间距,因此他们常常和同连的其他军官一起组团。【2】指挥28步兵团轻步兵连的罗伯特·布莱克尼中尉,举了他们撤向科伦那行动最后几天的一个典型事例。他们连的伙食团地点选在可以俯视一个关键桥梁的前线位置,这个关键桥梁也同时是该部和92高地团轻步兵连的警卫目标。除了其中一角外,聚餐场所大部暴露在法军隔河火力范围内。在这里他和他的部下开始建立自己的伙食团食堂,使用他们所能在这个房子里找到的仅有的一个桌子河几把椅子。为了到达安全的角落他们必须匍匐在窗户下面穿行。他的仆人则用同样的方式推着盘子带着食物爬在他们前面。空间实在是太狭窄了,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不暴露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92团的卡梅伦上尉应邀参会,他以一种痛苦的方式证明这种小心的必要性。当他挥动自己的玻璃杯时,意外地暴露到敌人火力下。幸运的是一发射击仅仅打碎了他的杯子,不幸的是这是他唯一的一个杯子,他之后不得不蹭其他军官的杯子用了。【3】
当单位宿营时。在冬季里,有时用一个村子当一个单位的宿营地实在太小,骑兵团尤甚。因为不仅人要在屋檐之下,马匹也要在屋檐下保护起来。所以这经常会导致一个团在一个区域的几个不同的村庄宿营,这也使得建立一个集中伙食团变得不可行。他们的军官会在区域内不同宿营地分别建立各自的伙食团。
对于伙食团的规模有影响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能否找到足够大的建筑以供组织伙食团。旅店是最合适的场所,因为他们往往有足够的房间,一个酒窖和一个厨房;然而教堂,大房子,甚至仓房牛棚也都可以用作食堂。乔纳森·利奇告诉我们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在1812~1813年冬,95来复枪团1营在数年里首次完整地驻扎在同一个村庄,于是他们立刻在一个旧仓库里面建起伙食团。“我们在仓库屋顶开了两个大烟囱,尺寸和形状都很粗糙;还做了同样粗糙的长桌长凳。”【4】
当空间不足以同时满足住宿,进餐和社交,军官们会选择在食堂外找地方睡,然后用食堂来进餐和社交。有时分派的位置实在太小连个厨房都找不到,那就只能拿来社交了。也有时候地点足够大到可以坐得下好几个团的军官。布莱克尼作为主持对1811年在塔里法的食堂做出相当声动的描述。伙食团地点每天都被用作150多位军官的餐厅和娱乐室。这里“非常宽敞,两头都有房间,三个房间还不算,每个房间都放了桌子,即使是厨房也有很多人乐意在此用餐。”【6】
当战役进行时,正式的伙食团就几乎不存了。各连的军官往往一起聚餐,但是想建起一个和冬营时类似的伙食团就很困难了。然而这里还是有几个例外,包括:
如果一个单位在某处停留足够久(几天),他们就可能进行非正式的准备。对于设立一个伙食团来说最不利的因素就是在机动中要维持其所付出的代价。康诺特突击队的格拉顿中尉记录他们曾两次在战役里建起正式伙食团,第一次是在1809塔拉韦拉会战后,第二次是在萨拉曼卡会战后。而两次都惹来了大麻烦而且耗费高昂。【7】
在特殊的日子,例如圣诞,那么无论情况多么艰苦,军官们都要聚集起来庆祝。第15骠骑兵团,在1808科伦那撤退过程中于Sahagun举行了正式圣诞晚餐。“除了有任务不得不缺席外的全团军官,在这一天都集中起来庆祝圣诞日;可是平常在节日里欢闹愉悦的气氛无法再现,我们现在的处境实在太糟糕,”【8】另一个要隆重庆祝的日子是国王的生日。
有一些单位会庆祝自己的成立日,最著名的一次可能是1813年8月25日,95来复枪团的军官们集合起来庆祝95团十周年活动纪念日。同时法国人在贝拉高地上看着他们聚会的全景。3个营里73名军官坐在用树枝搭建的粗糙小屋里,由于没有桌子,桌椅就采用挖壕沟的方式替代,大家把双腿在沟里晃荡。由于来自不同的营,有的人有大量食物(根据金凯德),有的人则只带了一点来(根据利奇),然而“在宴会之后我们既不缺少声乐也不缺少器乐;在雪茄和黑皮带的帮助下,我们享受了我见过的最非凡的盛宴。”【9】约翰尼·金凯德中士证实了这一点而且用了更为夸张的描述“宴会发展到地动山摇的地步,而这边所产生的噪音肯定也让敌人非常恐慌。这里的参会者都是随时可能丢掉生命的人,在这个盛会上终于互相见到彼此大家,自然纵情于欢悦中不可控制。这种欢快之情并非用低声细语表达,而是足以在法国人阵线深远回荡的声浪。由于对法国人来说他们经常被这种声音折磨,而且通常在听到之后没有尝到过什么好果子,于是我们后来听说那天晚上法国人多半时间都维持紧张的状态,紧握步枪,笔直站立。”【10】
康诺特突击队,爱尔兰团,总要别具风格地庆祝圣帕特里克节。在1813年,格拉顿中尉被委任为庆典操办者。他在烂路上穿行15英里去维塞乌以获取足够数量和质量的食物和饮料。在返程时他被狼群袭击,然而成功幸存,随后的晚餐“晚餐进行的非常顺利,出席率很高,我们都很高兴,任何部队都希望如此。。。”。【11】
战役开始前那晚伙食团往往会有最后一顿的盛宴。1811年,191位来自28团和其他单位准备投入Barossa会战的军官在离开塔里法的这夜聚集起来。“欢乐的葡萄汁在尖叫声中被一饮而尽”,情绪高昂的情歌和战歌此起彼伏,每一个激荡的歌节结束都是大家的齐声高喊。。。欢喜和笑闹支配着一切。活泼的讥刺被视做率真的发言,为宴席增添了光彩。。。我们的狂欢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之后我们带着发疼的大脑和热情的心魄开始前往塔里法的征程。【12】
伙食团的配备
战时军官作风朴素简单,连级军官尤为如此。条令规定两个中尉/少尉将配给一个骡子,一位上尉也只配给一个骡子。【13】此外某些指挥官对一位军官可以携带的行李重量也做了限制。第3步兵团的约翰·艾奇逊少尉,在1808年末地家书里骄傲地写道约翰·穆尔将军已经下令在军官的团里承担侍从和勤务任务的士兵必须重返行伍“。。。结果军官就只能拿个背包自己带必需品了。。。而我必须携带的必需品重量为27磅。【14】“然而无论对于辎重牲畜的限制还是对低级军官的要求都没有得到严格遵守。大多数有能力负担的军官几乎立刻买了匹马以供骑乘,和一匹骡子去带他们的个人物品。军队甚至提供了一笔开支作为补贴,被称作”bat and forage“费用,用于维护他们被授权的牲畜。这笔钱和正常工资一样,在战时往往会拖欠6个月。每个步兵营获准有13匹驮运用骡,每连1匹用于携带露营用壶(1812年后连属帐篷),多余的骡子则分配给外科医生,军需官每人一匹,剩下的携带各种宿营装备。”缺乏获得授权的牲畜和维持私人牲畜的后续资金的问题,阻止各团携带正式的食堂装备,比如银器,伴汁酒壶等等。
当装备一个伙食团的时候,军官们会各自捐出私人装备,必要的餐刀,盘子,酒壶等等。其他的东西则需要就地购买以及从被放弃的建筑里面获取。随着年份的增加,越来越多老练的参战者能获得前所未闻的东西并在食堂里面使用,绍曼中尉,KGL第1骠骑兵团的军需官得到一把法国截肢刀用作切肉刀。【17】最为著名的战场获取品恐怕来自14轻龙骑团,他们在维多利亚会战后缴获了约瑟夫·波拿巴的银质便壶,将其作为团用伴汁酒壶。
伙食团的食物
伙食团所用的食物与饮料来源非常广泛。首要来源自然是配给,但是只要有可能军官们就试图通过当地购买,打猎,搜粮,从家里,缴获法军的补给和从新兵手里获取这一最后手段等等方法来添料。在战役过程中,食物往往是短缺的,其原因包括低能的军需官无力提供足够的补给,乡村无法得到足够的补给,以及在乡村存在足够的补给情况下却缺少购买所需补给的资金等情况。而对驻军而言,只要军官有足够的钱,那么食物总能弄到手。从不同的回忆录中我们可以读到完全不一样的情况,英国人要么熟练的利用材料做出最好的膳食,要么完全不会。第14轻龙骑团的彼得·霍克上尉在1809塔拉韦拉战役过程里的日记中写道“通过我们的一位军官的娴熟厨艺(这位军官可能是陛下的军队中最好的搜粮者,最好的宴席安排者和业余厨子里第一流的存在),我们设法建立了一个卓越的伙食团。。。【18】”而一位在英军里服役的德意志军官则强化了他对于英国人并不是好厨子的偏见。“这听上去很奇怪却是真实的,英国人宁愿饿肚子都不愿意麻烦自己去烧饭。。。这些人和他们的军官,就像小渡鸦,除了张大嘴巴被投食外什么都不会。”【19】随着经验的增长,多数军官学会建立私人储藏。驻军时,许多人养鸡,火鸡和山羊。在战役过程里他们则经常带一些山羊来驮运私人辎重。哈里·史密斯声称这种做法非常普遍“每个连的食堂都有一个男孩在行军中照料这些山羊,以及在住处给它们挤奶。在行军时各团和旅的山羊汇总成羊群和它们的牧羊人一起移动,并且在宿营时分别带回各自的主人处。我们注意到这些山羊的出奇的协调有序,于是通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些年轻的侍从把自己组织成正规的警卫。他们有一位上尉,而后他们执勤时间的安排和我们军人一样严格规定,米恩的男孩建起一个军事法庭,狠狠的鞭挞每一个无视他命令的男孩。”【20】
当地采购是喜是忧则取决于当地情况。在战役过程中,只要单位没有经过一片被另一方清理干净的地带,那么他们总能找到一些食物。不幸的是很少有回忆录会留下详细的可用的食物种类和价格。半岛战争中关于购买食物最好的记载可能是亚历山大·迪克森少校的零用现金簿。这本账簿里面涵盖1809~1811年里,不但提供食物种类的线索,还包括他们的价格。从账簿里获取以下物品信息以及他们在当地通用货币和英国先令的计费。【22】(汇率基于1811年1葡萄牙Dollar等同于40 vintems,等同于4先令6便士。注:1英镑等于20先令,1先令等于12便士。)
  物品
  
  总量
  
  (Dollar)计算的价格
  
  
先令计算的价格
  
  年份
  
  茶、糖、黄油
  
   
  
  1  dollar 35 vintems
  
  
3先令5便士
  
  1809
  
  鳀鱼
  
  10打
  
  2 dollars
  
  
9先令
  
  1809
  
  杜松子酒(琴酒)
  
  3瓶
  
  3 dollars 24 vintems
  
  
16先令2便士
  
  1809
  
  火腿
  
  1个
  
  1 dollar 27.5 vintems
  
  
5 先令  2便士
  
  1809
  
  火腿
  
  17磅
  
  3 dollars 34 vintems
  
  
14 先令 4 便士
  
  1809
  
  火鸡
  
  2只
  
  12 vintems
  
  
1 先令 3 便士
  
  1809
  
  鹑鸡(野禽)
  
  4只
  
  2 dollars
  
  
9 先令
  
  1809
  
  茶叶
  
  1 磅
  
  3 dollars
  
  
13 先令 6 便士
  
  1810
  
  朗姆酒
  
  2 瓶
  
  1 dollar 24 vintems
  
  
2 先令 1 便士
  
  1810
  
  杜松子酒
  
  6 瓶
  
  7 dollars 4 vintems
  
  
31 先令 6 便士
  
  1810
  
  口条
  
  2条
  
  2 dollars 16 vintems
  
  
9 先令 6 便士
  
  1810
  
  鲑鱼
  
  1条
  
  1 dollar
  
  
4先令6便士
  
  1810
  
  鹑鸡(野禽)
  
  1只
  
  24 vintems
  
  
2先令6便士
  
  1810
  
  白兰地
  
  16瓶
  
  6 dollars
  
  
27 先令
  
  1810
  
  茶叶
  
  2磅
  
  4 dollars 30 vintems
  
  
18先令9便士
  
  1810
  
  荷兰杜松子酒
  
  8瓶
  
  8 dollars
  
  
36 先令
  
  1810
  
  鳀鱼
  
  10打
  
  2 dollars
  
  
9 先令
  
  1810
  
  杜松子酒
  
  3瓶
  
  3 dollars 24 vintems
  
  
14 先令 1 便士
  
  1810
  
  茶叶
  
  2磅
  
  2 dollars
  
  
9 先令
  
  1810
  
  鸭子
  
  3只
  
  1 dollar 5 vintems
  
  
4 先令 7 便士
  
  1810
  
  杜松子酒
  
  4瓶
  
  3 dollars 10 vintems
  
  
13先令9便士
  
  1810
  
  精盐
  
  2磅
  
  15 vintems
  
  
5 先令
  
  1810
  
  胡椒粉
  
  1/4磅
  
  10 vintems
  
  
3 便士
  
  1810
  
  火腿
  
  1个
  
  2 dollars 32 vintems
  
  
9先令10便士
  
  1810
  
  白兰地与杜松子酒
  
  各2瓶
  
  4 dollars
  
  
18 先令
  
  1811
  
  饼干
  
  1小桶
  
  1 dollar 20 vintems
  
  
5 先令
  
  1811
  
  口条
  
  3条
  
  1 dollar 20 vintems
  
  
5 先令
  
  1811
  
  波尔图葡萄酒
  
  48瓶
  
  15 dollars 29 vintems
  
  
68先令3便士
  
  1811
  
  酸果酱(橙子酱)
  
  5磅
  
  1 dollar 35 vintems
  
  
5先令4便士
  
  1811
  
上方的表格很多方面都很有意思。明显在1809~1811年葡萄牙有种类丰富的食物。(非常不幸得是,迪克森的第4、5卷回忆录原稿里面(1812与1813年部分)没有摘录他的零用现金簿)43轻步兵团的乔治·亨内尔在1812年的家书显示在马德里可以获取以下物品。【23】
  物品
  
  总量
  
  价格
  
  羊肉
  
  1磅
  
  1先令
  
  野兔
  
  整只
  
  3或4先令
  
  鹧鸪
  
  整只
  
  2先令
  
  鸽子
  
  整只
  
  6便士
  
  面包
  
  1磅
  
  1先令
  

1813年早期弗朗西斯·拉尔庞记录,在威灵顿总部的附近军中小贩的商店可以购买到如下物品。【24】
  物品
  
  总量
  
  价格
  
  黄油
  
  1磅
  
  4先令
  
  面包
  
  1磅
  
  1先令6便士
  
  杜松子酒
  
  1瓶
  
  12先令
  
  胡椒粉和芥末
  
  1小瓶
  
  7先令
  
  茶叶
  
  1磅
  
  13先令6便士
  
  乳酪
  
  1磅
  
  4先令
  
  杜松子酒
  
  1瓶
  
  7先令6便士
  
  白兰地
  
  1瓶
  
  7先令6便士
  
  黑啤酒
  
  1瓶
  
  5先令
  
  奶
  
  1夸脱
  
  1先令
  
  盐-黄油(盐渍黄油?salt-butter)
  
  1磅
  
  3先令
  
  猪肉
  
  1磅
  
  1先令8便士
  
  油
  
  1磅
  
  5先令
  
  波尔图葡萄酒
  
  1磅
  
  6先令6便士
  
毫不奇怪的,必须进口的物品比如茶叶和杜松子酒,价格都相当昂贵。而有趣的是,有些货物的物价显著上涨(迪克森在1811年以平均每瓶1先令8便士购买48瓶波尔图葡萄酒,到1813年拉尔庞的价格涨到其的4倍,茶叶也涨到4倍。)我们必须指出一个重点,这些价格便是宴会的支出。如果与军官的工资作比较,就高的离谱了。一个步兵上尉每天赚10先令6便士,一个炮兵上尉一天赚11先令,一位骑兵上尉每天赚14先令7便士。【25】三瓶杜松子酒就能干掉一个骑兵上尉一天的工资。那么军官们要么通过其他外部来源获取金钱,或者就要过的非常拮据。因此加入一场餐会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让低级军官可以通过合理分摊来获取资源并省下钱。95来复枪团的乔治·西蒙斯,不仅没有其他收入,而且还要从他的工资里定期寄回家里一些钱去支持他的双亲!【26】加入一个伙食团最突出的优势就是当要组织一场特别盛宴的时候。格拉顿中尉写道1813年康诺特突击队的“圣帕特里克”日庆典,他得到50dollars(225先令)去给40多位军官买食物。他写道“鱼是极好的,野禽也是最高品质的,任何人有幸品尝过一口Lamego火腿,对这口火腿更多的溢美之词都是多余的。”牛羊肉我没什么好多说的,但是酒是最高质量的。我对这一重点特别用心,并赶去我的朋友格雷厄姆和他的葡萄牙团的宿营地,修道院,通过格雷厄姆的帮助我们从神父手里搞到了一些他们最好的酒水。我不必对这些酒做任何多余的夸赞了,众所周知这些绅士绝不会把一滴不够格的酒水留给自己喝。【27】
第3个食物来源是从英格兰寄来的包裹。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当地无法得到的物品,比如香料和调味品。从英国航运的时间从两周到两个月不等,因此易腐败的物品是无法航运的。我所发现的最不寻常的物品是95来复枪团里一位军官在1813年晚期法国南部收到的食品包。其中包括:“。。。两个大饼,重量约100磅,把锡盒塞得满满的,它们由各种各样的猎物组成,包括最高品质的野禽,比如火鸡,取出骨头后,烘烤至熟再切成薄片。它们都是最棒的。”【28】有时军官会用他们的猎物给口粮舔料。许多军官在他们的行李里面带上猎枪,也有少部分人甚至带上猎犬以追杀野兔、鹧鸪、鹌鹑和鹿。最聪明的狩猎技术是被95来复枪团团1营所使用的。在沐浴日,军官们把一个营列为横队,士兵们“身着轻便的杂务制服,搜粮帽,一个长棍,随后就清楚了这样装束的用意。”军官们希望带上他们的捕鸟器和灰狗。。。整个营排成单列松散横队,两翼前伸,以这一队形径直穿过平原前往河流。野兔,兔子和鹧鸪马上从四面八方开始乱窜,这样的射击,追猎,棍子和石头的击倒,对四足兽和鸟类的大举围攻,保护动物的典型英国人毫无疑问会把我们视作穷凶极恶的耻辱偷猎者。【29】
军官们可以获得食物的最后手段就是从新兵手里获得。除非特别急需否则这种情况必须尽可能避免。因为和现代西方军队不同,那时的英国军官并不像今日对他们手下士兵的需要那样照顾,至少达不到今天的程度。从私人存货里把食物拿出来分享是闻所未闻的,军官吃的饱饱的同时士兵忍饥挨饿的情况并不鲜见,而反之士兵吃饱军官饿肚子的情况,也同样不少见。然而因人而异,军官能否从他的士兵获得食物的重要判据是具体哪一位军官,这位军官和他的士兵的关系又是否融洽。如果军官和士兵的关系融洽,那么也许士兵们会更愿意从他们本就稀少的配给里给军官分出一点。95团的爱德华·科斯特洛军士在1813年布尔戈斯撤退里记录这样一件事,查尔斯·斯潘塞勋爵,那时差不多是个18岁的年青人,被疲惫和饥饿折磨的奄奄一息,因为寒冷和虚弱而战栗颤抖,他站在一些被砍下用来燃火的树枝前歇息,痛苦的经历让他的泪水从眼睛里静静滑落,当然这一痛苦的经历只是全军劫难的一部分,他心慌地望着几个橡子,为了对付饥饿地折磨,他把这些橡子放在余烬里面烤,我敢说爵爷可能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贫穷的快乐——胃口好!我想他也永远忘记不了这一刻,粗鲁的士兵们飞奔过来,自愿地分给他几枚饼干,他们自己的劳苦也没法让他们站在一个温情精致的人的背后无动于衷。。。“【30】
总结
在第一支军队行军经过后,每一只军队的士兵都面临一个普遍问题,怎样在海外搜寻到配给口粮以外的食物。而团伙食团的好处之一就是通过公共储藏和减少厨子与侍从的办法,让军官可以更有效地把自己喂好。而这一好处还是次要的,伙食团背后真正的目的是——这是一个可以让军官们休闲并同他们的同僚在一天的劳碌后放松的地方。伙食团是对于一支生机勃勃的单位来说是团结军官不可或缺的重要纽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1: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Notes

   1.Grattan, William: Adventures with the Connaught Rangers 1809-1814;Howard Arnold, London; 1902. Page 316

   2.Smith, Harry: The Autobiography of Sir Harry Smith; John Murray, London;1910. Page 20

   3.Blakeney, Robert: A Boy in the Peninsular War; Edited by Julian Sturgis;Greenhill Books, London; 1989. Pages 103-104

   4.Leach, Jonathan: Rough Sketches of the Life of an Old Soldier; KenTrotman, Cambridge; 1986. Pages 297-298.

   5.Grattan; P. 316

   6.Blakeney; P. 1,70

   7.Grattan; Pp 316-317

   8.Gordon, Alexander: A Caval!y Officer in the Corunna Campaign 1808-1809;Worley Publications, Tyne & Wear; 1990. Pages 132-133.

   9.Leach; P. 337

   10.Kincaid, John: Adventures in the Rifle Briggde and Random Shots from aRifleman; Richard Drew Publishing, Glasgow; 1981. Pages 122-123

  11. Grattan; Pp 320-321

   12.Blakeney; Pp 175-177

   13.Oman, Charles: Wellington's Army, 1809-1814; Greenhill Books, London;1986. Page 269

   14.Aitchison, John: An Ensign in the Peninsular War; edited by W.F.Thompson; Michael Joseph, London; 1981. P. 31

   15.Oman; P. 271

   16.Leach; P. 297

   17.Schaumann, Augustus: On the Road With Wellington; Edited by A. Ludovici;Alfred Knopf, N.Y.; 1925. Page 291

   18.Hawker, Kevin: Journal of an Officer in Portugal and Spain; Ken Trotman,London; 1981. Page 41

   19.Schaummann; P. 38

   20.Smith; P. 129

   21.Dickson, Alexander: The Dickson Manuscripts Volumes 1,2. & 3; editedby John Leslie; Ken Trotman, Cambridge; 1988.

   22.Dickson, Vol 3. Page iii

   23.Hennell, George: A Gentleman Volunteer; Edited by Michael Glover;William Heinernann; London; 1979. Page 41

   24.Larpent, Francis S.: The Private Journal of Francis Seymour Larpent,Judge Advocate General of the British Forces in the Peninsula; Edited by GeorgeLarpent; Richard Bentley, London; 1853. Pages 50 & 52

   25.Glover, Mchael: Wellington's Army; Hippocrene Books; New York; 1977.Page 96

   26.Simmons, George: A British Rifle Man; Edited by W. Verner; GreenhillBooks; London; 1986. Page X

   27.Grattan; P. 320

   28.Surtees, William: Twenty-five Years in the Rifle Brigade; FrederickMuller LTD, London; 1973. Page 256

   29.Leach; Pp 109-1 10

    30.Costello, Edward: The Peninsular andWaterloo Campaign; Archon Books, Hamden, Cn; 1968. Page 1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8-20 00:35 , Processed in 0.15288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