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33|回复: 4

[其他] 拿破仑一世200周年忌辰在圣赫勒拿的相关纪念活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2 21:26: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卡佩 于 2020-10-14 05:04 编辑

原址:https://www.napoleonsthelena.com/
翻译:卡佩 逆梭星

Programme des cérémonies à Sainte-Hélène
圣赫勒拿纪念流程
bicentenaire de la mort de l’Empereur Napoléon
拿破仑皇帝逝世两百周年

纪念拿破仑皇帝在圣赫勒拿逝世两百周年,我们预计举行如下活动:
5 mai 2021 2021年5月5日
17时15分从朗伍德开始
拿破仑之死纪念日活动确切时刻如下:
-17时15分,花园开放(房屋将于届时关闭)
-17时30分,开始在花园奏乐
-17时48分,“丧钟”后默哀一分钟
-17时49分,丧钟鸣响,降半旗
-17时51分,接下来:
朗诵贝特朗记叙的拿破仑之死
音乐会
朗读蒙托隆向洛告知拿破仑死讯的信
花园亮灯,开放夜间游览
注意:
房间内部在仪式和游览花园期间关闭,就像1821年夜晚一样,除了哈德森·洛派去的两名医生,任何人在天亮前都不能进去。

6 mai 2021 2021年5月6日
9时整,在朗伍德举行天主教仪式
随后,10点45分,仪式的举行要根据皇家海军或国家海军是否到场而决定。
-音乐会
-岛上的神甫出席
-献花圈
-《向逝者致敬》
-默哀
-《向逝者致敬》第一部分
-合唱《马赛曲》 je doute de la raison de votre choix, parce que les Marseillaises fut interdit sous l’époque de Napoléon. Le disant hymne nationale de cette époque fut Le Chant du départ. J’aimais vous proposer de l’ajouter.
-绕行拿破仑墓一周

9 mai 2021 2021年5月9日
墓畔仪式,由国家机构主持。
为了纪念皇帝下葬两百周年,圣赫勒拿拿破仑遗产公司将在墓畔举行特别仪式,届时大部分欧洲游客都离开了。
在蒙托隆沙龙,圣赫勒拿拿破仑遗产公司将举办一个面向公众的临时展出,通过不同的版画来讲述拿破仑的流亡生活。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很不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21: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La SHNH

Nos Missions 我们的任务
成立于2015年10月14日,圣赫勒拿拿破仑遗产协会(SHNH)是一间致力于维护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历史的非盈利机构。
SHNH被外交部授予日常管理位于岛上的国家财产,包括朗伍德,墓穴谷和蔷薇谷展馆。合同由以下人士签署:
大使让·蒙代尔松阁下,巡回大使,前古巴大使,前外交档案负责人(隶属外交部)
马克·凯普斯 圣赫勒拿总督
以及 维克托-安德烈·马塞纳,埃斯灵亲王,拿破仑协会主席
“用胆色,我们能干任何事,但是我们不能全都做。”——拿破仑

Notre Organisation  我们的组织
协会由代表每一个签字方的代表构成,并由负责人委员会领导:
·法国代表米歇尔·当夸纳-马迪诺阁下为圣赫勒拿国家财产负责人
··达西·理查德 圣赫勒拿财务负责人 代表当地政府
·帕梅拉·扬 女士为拿破仑协会负责人蒂埃里·伦茨在圣赫勒拿岛上的代表

SHNH的账目存于书面且每年都会公示。
圣赫勒拿国家财产负责人决定每年的项目计划。自合同签署,协会收益主要来自门票,租金和纪念品商店。协会进行的《拯救圣赫勒拿的拿破仑故居》的认购所是以基础设施建设的名义进行的。协会并不从中牟利,所集款项将用以维护、丰富藏品及小型投资。
合同的签署并不涉及改变国家财产的所属。其负责人仍为使用、保存以及全部功能的运行提供保障。
朗伍德博物馆的馆藏的存留、所属权均不做任何改变,10月14日的合同不涉及这方面的改动。

Sous titre de la phote

从左至右:维克托-安德烈·马塞纳,埃斯灵亲王,拿破仑协会主席;让·蒙代尔松大使,代表法国外交部;马克·安德鲁·凯普斯,圣赫勒拿总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21: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Napoleon a Sainte Helene 拿破仑在圣赫勒拿
Lieux de l’exil 流放地
Les Briars 蔷薇谷

LA SITUATION DES BRIARS SUR L’ILE蔷薇谷在岛上的位置
蔷薇谷别墅位于维尔多瓦扬特谷地,被野生玫瑰和蔷薇环绕,沐浴在心形瀑布的水汽中。
布莱尔斯这个名字是经过演化的。1678年这一块儿叫“欧芹床山”,意思是丘陵的走向像欧芹丛一样。这块地不产作物,在1739年以94英镑的低价售出。新主人给了它新名字The Bryers,取自环绕山谷的野生蔷薇。根据拼写规则改成了Briers,也就是后来的Briars。中文译名选取了最初含义,译为蔷薇谷。(je prends l’explication originale, donc le nom des Briars en Chinois est la vallée des églantiers.)1811年威廉·巴尔科姆成了这里的新主人,他和合伙人在蔷薇谷开了一间酒馆。他本人就和家人一起住在蔷薇谷的房子中。

Les Briars, après le Retour des Cendres, 1851 拿破仑遗体返回法国后的蔷薇谷,1851

WILLIAM BALCOMBE 威廉·巴尔科姆
像那个时候所有父亲死在海上的海员的孩子一样,巴尔科姆自称是受过特殊教育的皇室后裔。他很快就成为了当地社会中的重要成员。他做着有利可图的营生:供应商,东印度公司的财务代理,皇家海军供应商,拍卖估价员。他还开了一个海事代理机构。
为了安置办公室公务人员,他在他家以西20米的坡上让人建造了一座18世纪末豪华大宅风格的别墅。一个有阁楼环绕的小屋坐落在露台,这个露台也可以做舞场。他还在露台上搭了个小帐篷,连接北边的入口。
就是这个巴尔科姆一家陪伴着拿破仑的流放生活,巴尔科姆一家还有4个孩子,其中顽皮的小伊丽莎白就是后来的贝琪。

NAPOLEON ET LES BRIARS 拿破仑与蔷薇谷
拿破仑在朗伍德别墅前,也就是1815年10月18日到12月10日这段时间,曾住在蔷薇谷别墅。事实上,蔷薇谷并未做好迎接拿破仑的准备。别墅对此进行了很大的改动。拿破仑很喜欢蔷薇谷的风景。疲于两个月的海上航行,他对那个有舞会就搭起帐篷的小屋很满意。拿破仑在这里的空间可比他的王宫小得多:一间一楼的房子和一个阁楼。一楼的房间是他的卧室、饭厅和书房。拿破仑所有的日常家具不过是一张简单的桌子和一把椅子,同样从巴黎带来的家具也很简单:一张行军床和一副罗马王的画像。
“他们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的自由,或者给我个刽子手。”——拿破仑

小屋没有浴室,拿破仑就用一个紫衫木镀金银的洗手盆进行日常清洁,现在这个盆子还收藏于卢浮宫。在巴尔科姆借给他的五斗橱上,放着一只大红箱子,它的114颗宝石照耀着朴素的屋子。它既是桌子,也是梳妆台,还是写字台。这个箱子拿破仑视其为最珍贵的回忆,跟随他参加了所有的战役。在蔷薇谷,极端的奢华和极尽的简朴都出现在这位“囚犯”身上。

LES BRIARS AUJOURD’HUI 今天的蔷薇谷
房屋于1947年被新所有者卡普勒&维尔莱斯公司拆毁。今天,在两层房屋的旧址上的是一处停车场,只留下几块砖建了通往小屋的楼梯。很不幸,由于缺乏维护,小屋早已无法居住。
卡普乐&维尔莱斯公司本打算把它拆掉。但是贝琪·巴尔科姆的后裔——玛贝尔·布科女士听闻后,买下了小屋并在1959年将其赠予法国。
今天,只有拿破仑曾经住过的小屋面向公众开放。2008年,管理委员会决定应当时管理人,米歇尔·当夸纳-马迪诺的要求,同意将蔷薇谷这栋小屋周围的土地赠予法国。这次的赠予补全了两年前以私人名义交由国民信托保护的延伸至心形喷泉的河谷地带的产业。
L’épisode des Briars est, dans la vie de Napoléon, un entracte où rien ne se joua et où tout fut prétexte à la détente.
在蔷薇谷的时光,在拿破仑的一生中,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幕间休息,也是个休息的间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21: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Le longwood 朗伍德

LE DOMAINE 土地

1815年12月10日,皇帝离开他渡过了几周快乐时光的玫瑰谷,住进了他将要饱受孤独、监视和气候不适折磨的朗伍德。
实际上,在接受选择住在朗伍德时,拿破仑就料到会有猛烈的狂风、倾盆的暴雨和浓雾。此外,缺乏饮用水,湿气侵蚀着布料和纸张,腐坏着皮具和衣服。朗伍德唯一的好处就是:高地是布置监视岗哨的绝佳场所。

拿破仑在位于南大西洋的世界尽头流放着。

1821年5月5日,朗伍德作为法国人皇帝,拿破仑的离世的地点而举世闻名。现今,屋内的陈设都最大限度的保留了1821年的原貌。

Maison de Longwood en 1817, résidence de Napoléon  拿破仑居住的朗伍德,1817年

唯一让拿破仑想起他做皇帝时的排场的物件也就只有瓷器餐盘和银餐具了。
时至今日,我们仍能看到拿破仑的入住后,他对现有建筑提出的修缮要求和进行的增补:建筑之间的连接没有了,让它看上去不像是住房而是营地。此外,拿破仑大部分时间都无法忍受来来往往的工人和各式各样的人员发出的噪音。就是在这种悲惨的环境中,拿破仑度过了人生最后几年。五年半,他都在与英国指挥官的羞辱作斗争;五年半,他都在回忆中寻求逃避,只与那么十来个人分享日常生活,没有获得真正的休息,他叹息,他演绎着最后的人生,贯注于从未放弃的人生的最细微的细节,从未屈从。他英勇的死去,“被英国的寡头势力和刺客害死”。
皇帝带到岛上的真贵物品都陆续被当年陪同他流放的人陆续带回欧洲。它们现在还仍是国家或私人的藏品。

Vue de Longwood par Marchand   马尔尚,朗伍德一瞥

Quand je ne serai plus ici, les voyageurs anglais feront le dessin de ce jardin fait par Napoléon. Il n’en est aucun qui ne veuille le visiter.
当我不在这儿的时候,英国游客就会画出这个拿破仑的做的花园。他们没人想来这儿。——拿破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2 21: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LES JARDINS 花园
拿破仑对他搭理的朗伍德花园非常自豪。他收回了英国人斯凯尔顿精心照料的花园,里面还包含一个玫瑰园。实际上,在医生给出的多活动的建议下,拿破仑在1819年才正式开始照料花园,一直持续到1820年年底。今天,这个花园包括了中式小亭,一个小岩洞,园丁小屋,花园的巷道分隔开了热带花卉与本土植物。

Vue de la maison prise du jardin fleuri  从花园的角度看过去的朗伍德

LES MEMOIRES DE NAPOLEON 拿破仑回忆录

拿破仑“利用”他在圣赫勒拿流放的日子,口述他的回忆录。在知道了他再次流放小岛时,他问拉斯卡斯:“我们能在那块儿被遗忘的岛上做什么?” 他得到的回复是:“先生,我们靠过去过活;那里有我们满意的东西。我们难道没有过过凯撒和亚历山大的人生么?”
“我们有更好的,您自己校阅,先生!” 拿破仑答应了,“是的,我们撰写回忆录!对,该工作了;工作也是时间的谎言。不管咋样,我们要把命运填满;这也是我的高见。好了!愿我完成它!”

历史就是一系列我们都认可的谎言。——拿破仑

1815年8月4日,在三位将军,一位秘书和几名仆人的陪同下,拿破仑登上了诺森伯兰郡号,开始了前往世界尽头监狱的航行。他在1815年10月17日下船。回忆录的口述他已经开始了几个星期,这项历史大工程多亏了几位流亡同伴的贡献才有了完成的可能。在一番犹豫之后,他选了贝特朗,蒙托隆和古尔戈,然后又加上了拉斯卡斯,他总是在卧室向后者进行口述,几乎从来不去没有壁炉书房,不过他倒是总去台球房。
回忆录为拿破仑自己的视角,最终完成于圣赫勒拿。它目录详细,划分均匀,按时间顺序叙述,风格朴素、明了,没有俏皮话,内容丰富而紧凑。他用第三人称撰写,摆出一副历史学家的姿态(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一位客观的观察家),他对自己的称呼有时是波拿巴,有时是拿破仑或者皇帝。他习惯于把各种信息,有时候很乏味的解释和对自己选择或行为的辩白混在一起。

LES DERNIERS JOURS ET LA MORT拿破仑最后的日子与死亡
圣赫勒拿和朗伍德作为拿破仑最后生活过及离世地点而远近闻名。如果拿破仑的死亡是流放生活导致的健康问题带来的最终结果,然而,他一生都在受着时轻时重的疾病困扰,例如:肥胖、发热、疥疮和腹痛。1821年5月初,不停的打嗝把病人折磨地精疲力竭。阿诺特医生被焦虑的岛上医疗负责人肖特医生和海军外科医生米歇尔叫来帮忙。3日下午,维尼亚利神甫陪着皇帝,让他领了临终圣体。为了缓解患者的便秘,三位英国医生不顾安托马奇的反对,决定使用大量的甘汞。药物引发的休克让病人更加虚弱,而且加重了昏迷。拿破仑在4日到5日的夜里进入临终状态,终于在5日的下午17时停止了呼吸。陪同者,军官,神甫,医生和仆人,一共49个人都在场,斯图本的画将这一场景永远定格。午夜,仆人准备入殓。

Je meurs prématurément, assassiné par l’oligarchie anglaise et son sicaire ; le peuple anglais ne tardera pas à me venger.我过早地死去,被英国的寡头势力和刺客害死;不久后英国人民就会为我报仇。——拿破仑
NB : mais selon la version que j’ai lu auparavant, ce phrase est « le peuple français » qui le vengera.


LE TESTAMENT 遗嘱

4月11日开始,拿破仑的大部分时间和蒙托隆将军待在房里,起草遗嘱。大部分文件都留了副本,他在4月15日签了字。一直到27日,只要他清醒,他都在或亲笔写、或口述追加遗嘱。他同意再次面见安托马奇,并要求他解剖他的遗体。29日,拿破仑开始出现精神错乱的症状。
4月16-24日的遗嘱原件收藏于法国档案馆。我们可以从中读到那著名的话:“我自从在天主教使徒的信仰中出生后,已度过了五十多年,而今我在它怀中溘然长逝”;“我希望将我的遗体安葬在塞纳河畔,在我热爱的法国人民中间。”
拿破仑并未忘记他的同伴。蒙托隆获得225万法郎;贝特朗和马尔尚分别获得95万法郎和50万法郎。仆人获得得赠予介于2.5万到1万法郎之间。拉斯卡斯将军大概获得30万法郎。只有古尔戈不在名单上。

« La mort de Napoléon », peinture de Charles Steuben  《拿破仑之死》,查理·斯图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GMT+8, 2020-11-26 21:18 , Processed in 0.02369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