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5812|回复: 28

【保王党】乔治·卡杜达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4 17: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光丸 于 2015-1-8 13:26 编辑


Georges Cadoudal



乔治·卡杜达尔(1771.1.1——1804.6.25),有时简称乔治,他是法国布列塔尼的政客,也是法国大革命期间的朱安党叛乱的领袖。1814年他被追封为法国元帅。

“卡杜达尔”在布列塔尼语中意味着“从沙场上归来的战士”。他生于布列塔尼的布雷克的家中农场,在瓦讷的圣伊夫斯大学完成学业后,成为了一名公证员。他也考虑过开始一段海军或神职人员的生涯。

在大革命的伊始卡杜达尔仍保持对保王党和罗马天主教的忠实信仰。1793年2月24日,在路易十六被处决后,国民大会征召30万人,就像许多“伟大的西部”的人们一样,卡杜达尔断然拒绝了巴黎革命党人的征兵和颁布的法律。他组织了莫尔比昂的一次叛乱以反对第一共和国的国民大会。叛乱被迅速镇压了,于是他当即决定加入斯托夫莱少将的旺代军。他在那里凭其非凡的体魄,将军才干以及战术智慧出人头地。乔治不久就被提拔为叛军的少校。3月19日,国民大会宣布判处旺代所有叛乱者死刑。

他参与了同年12月在勒芒和萨沃奈的战斗。萨沃奈之战以及旺代军失败后,12月23日,卡杜达尔逃亡到布列塔尼,组织保王党在莫尔比昂对抗共和党军队。

1794年,他第一次被捕并被囚禁于布雷斯特。然而他成功逃脱,在基伯龙登陆,加入了希尔茨海牙的塞巴斯蒂安指挥的莫尔比昂军,重操反抗大革命的旧业。回到布列塔尼后,他继续协调对共和党的反抗,并筹划一次布雷斯特的叛乱。6月30日,他母亲的去世使计划中断。卡杜达尔在弗洛朗日的一次战斗中负伤。

1795年卡杜达尔负责指挥莫尔比昂的朱安党,同时留神在与约瑟夫·德·皮塞伯爵的关系中保持独立性,后者想指挥所有朱安党人 。 这年春天,他反对保王党与共和党签署和平协议,并在签署后依然继续战斗。这年春,英国舰队在皮塞侯爵的建议下,向基伯龙半岛运来了1,500名流亡者,6,000名编入流亡部队准备重返法国的共和军俘虏;6,000枝步枪和可供40,000人使用的装备。国内则有1,500人的朱安军作为内应。


7月10日,朱安党军队的两支纵队身着英国制服,搭乘从伊比利亚出发的英国船只,在共和党人阵线后方登陆。然而第一纵队被驱散了,第二纵队由文森特·德·泰坦尼亚克率领,卡杜达尔辅助, 准备发动进攻,却收到了巴黎保王党社的消息,要求他们加入英国人在北滨海省的第二次登陆。泰坦尼亚克面对卡杜达尔的反对犹豫了,但还是服从了命令。7月18日他在的路上被杀。他们到了圣布里厄湾,但没有英国船只加入他们,所以他们回到了莫尔比昂。在这场战役中,共和军将领奥什快速地瓦解了登陆的军队,使其中的共和军俘虏脱离叛军,最后将叛军一举击溃。8月16日,卡杜达尔被任命为少将。

1796年,奥什集中精力平定了布列塔尼。曾在莫尔比昂建立了一个庞大组织的朱安党人被击溃后,大部分首领抛弃武器逃亡到英国。同年6月,即共和历获月,卡杜达尔于19日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然后督政府向两院报告内战已经结束。尽管实现了不可靠的和平,乔治在另一方面努力重整布列塔尼的保王党。他继续在政治上进行活动,和别的反革命首领保持联系。

1797年果月政变后,得到英国的财政与物资援助,朱安党叛乱和反革命活动重兴。卡杜达尔作为布列塔尼西部领袖从英国处得到武器。1798年,后来的路易十八正式委任他领导布列塔尼。他受到共和党严密追捕却仍未被抓到,得益于一个有效的网络以及难以捉摸的伪装。1799年,卡杜达尔在布列塔尼发起新的叛乱。 他在4月攻占萨尔佐和8月差点攻下维尔夫斯(Valves)的行动中现身,但由于雾月政变而停止了行动。不同于许多决定和新政权和解的朱安党头目,卡杜达尔拒绝和解,反而在1799年至1800年的秋冬增加了武装行动。

1800年,情况于保王党不妙,旺代叛军的最后几个头领都通过1月27日教务专约与政府和解了,于是布列塔尼的叛军也试图接触拿破仑以求得其对波旁王室的支持。2月9日,卡杜达尔在王党受重创后放弃了对抗,与布隆将军一起解散了部队。和平有望,拿破仑也欣赏他的本领和顽固的精力,这为双方会谈提供了条件。在拿破仑表示希望要同著名的叛乱首领乔治·卡杜达尔进行单独会谈,并保证他在巴黎期间的人身绝对安全后, 这个身材高大、刚健有力的叛乱首领来到巴黎,在爱丽舍宫同身材瘦小的拿破仑相会。

这次会见是卡杜达尔和拿破仑的第二次会面,持续了几个小时,场面被形容为“风起云涌”。卡杜达尔十分激动,暴躁不安,在厅内来回踱步。为拿破仑生命提心吊胆的副官们挤满了旁边的小屋,故意把门虚掩以便有危险时可以冲将进来。他们很清楚卡杜达尔为了自己的事业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然而什么事也没发生。拿破仑下结论说:“你的看法存在问题,你不愿接受任何安排,真是错误至极。可是···”拿破仑试图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接着说,“可是,如果你坚持回布列塔尼去,我绝不阻拦。”第一执政提议给他一个将军头衔,加入军队,同外国人作战,卡杜达尔表示拒绝,返回旺代。拿破仑则命令富歇跟踪他,监视那些保王党人。

早在1月10日,拿破仑发表公告:“再也不能容忍那些没有信仰、没有祖国、堕落为外国敌人的可耻工具的人,拿起武器反对法国的人。"他号召平叛军队打一场快速而漂亮的仗,对土匪们绝对不能手软,对其同党及其姑息养奸者一律格杀勿论。在军队的严厉镇压下,一度十分猖獗的叛乱在拿破仑上台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便被平定了。拉普雷佛莱和布尔蒙这两个布列塔尼叛军头子在与拿破仑会谈后已宣布归顺,而卡杜达尔在被布律纳将军击败后,仍顽固地拒绝投降,逃到英国去了。 至此,法国西部战事完全结束。

尽管他的党派蒙受失败,他也被迫数次到英国避难,卡杜达尔没有停止挑起战争以及阴谋协助觊觎王位的保王党人普罗旺斯伯爵路易(即后来的路易十八)。 但这一年起,卡杜达尔就不可能再公开挑起战争了,所以他将主要精力投入到阴谋活动中。他间接地参与了皮埃尔·圣雷金特在12月谋害第一执政的尝试(著名的圣诞夜爆炸案),然后又逃到了英格兰,在那里他被冯·阿图瓦伯爵任命为国王军的中将。

圣诞夜爆炸案事实上是由卡杜达尔本人操纵。当年夏天,在伦敦的命令下,他给圣里让下达的使命是绑架(或杀死)拿破仑,一切费用直接由伦敦政府提供。“我将为你提供到达首都的交通工具,我会告诉你一些人的名字,你要和他们取得联系。”卡杜达尔对圣里让布置道,“你用这些经费购买马匹、武器和衣服,我今后用得着。”由路易十八亲自领导的卡杜达尔将重返布列塔尼,亲临巴黎指挥。

然而,圣里让要采取更加激烈的轰动行动代替单纯的绑架。于是,一回到法国他就和他的朋友保王党领袖里蒙朗取得了联系,并在一个工程师的帮助下制造了最后在圣尼凯斯大街爆炸的炸药桶。

卡杜达尔——虽然被富歇指控为企图杀死第一执政的幕后策划者——事实上是在事后才了解到爆炸事件,而且和别人一样大吃一惊,也以为是极端的雅各宾党人干的。阴谋失败后他回到英国。

1803年他回到了法兰西进行新的反波拿巴行动。尽管在名义上受警察监视,他成功地在6个月内逃避了追捕,不过还是被拘禁了很长时间。

卡杜达尔一直谨慎从事,但现在有了皮什格鲁将军的支持,卡杜达尔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皮什格鲁之所以现在同意支持他,是因为皮什格鲁错误地认为莫罗将军也全力支持卡杜达尔。一名保王分子的信使肯定地告诉皮什格鲁,莫罗支持卡杜达尔——事实上,是莫罗的那位激烈反对拿破仑的老岳母派信使到英国的。“如果莫罗和皮什格鲁同意,我将很快返回法国。”阿图瓦公爵(即路易十八的兄弟,即后来的查理十世)过早地宣布了波旁王朝的计划。

卡杜达尔虽然身体肥胖,却精力过人,急不可耐地要回到法国孤注一掷,于是在1803年8月21日和皮什格鲁以及其他同谋者们(包括圣诞夜爆炸案的主谋)从伦敦出发。英国政府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充裕的经费。他们的船驶到了离迪埃普不远的地方,在诺曼底海岸的贝维尔镇附近登陆,一名叫加亚尔的保王分子(富歇的老朋友)接待了他们并为他们安排到巴黎的旅程。

回到法国首都之后,一切都要倚赖皮什格鲁和莫罗的协调和安排,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力图招募可靠的伙伴。 英国的计划是生擒波拿巴,押到伦敦,然后发配圣赫勒拿岛。卡杜达尔心里明白:在马尔梅松途中拦截执政车队,必将遭到对方卫兵乃至波拿巴本人的拼死抵抗,生擒的可能性很小,因此做好了击毙“弑君者”的思想准备。在巴黎5个月,他一面等候皮什格鲁和莫罗同意与他会面,一面加紧侦察地形,训练敢死队员。几个星期过去了,由于各种理由,皮什格鲁和莫罗之间没有能够达到协调一致。最后,他们终于在1804年1月25日秘密会见了。直到此时他们才了解了莫罗的真实想法:莫罗强调他一如既往地忠诚于共和国价值观,虽然他十分憎恶拿破仑,但他绝对不支持波旁王室或任何人重登王位。卡杜达尔和皮什格鲁目瞪口呆——如果莫罗将军真的不愿为波旁王室服务,保王党的军事起义计划就会落空。

就在1月下旬,拿破仑派到保王党内部的密探了解到了保王党分子密谋举行军事起义的全部计划,并得知计划的核心是绑架和除掉拿破仑本人。富歇和迪布瓦立即张网搜捕阴谋集团成员。2月份,他们逮捕了一名重要成员,他供认了“莫罗—皮什格鲁阴谋集团”的背景。于是,拿破仑亲自下令逮捕莫罗和皮什格鲁。2月15日,莫罗将军在自己的住宅中被捕,被关进了巴黎一座中世纪的塔楼。5天之后,拿破仑在布里埃纳军校的老师皮什格鲁因其房东为了30万法郎的赏金向警察当局告密而被捕。

在这种情况下,卡杜达尔决定为自己寻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他躲进了一个过去为波旁王室制造香水的商人家里。他的手下为他找来了篷车,但卡杜达尔不知道他的手下已有人被警察局买通。3月9日,篷车如约来接,卡杜达尔和他的3名军官匆匆登上了篷车。就在此时,4名身着便衣的警官突然冲了上来,卡杜达尔的朋友将他们打倒后,驱车而逃。途中又遭到警察拦截,卡杜达尔开枪打死其中一个上来抓马缰绳的人,并将另一个用棍棒朝自己袭来的警察打伤。当卡杜达尔跳车逃跑时,受伤的警官突然起身猛击卡杜达尔的头部;在两个过路平民的帮助下,这个共和国的头号敌人束手就擒,被关进丹普尔监狱。

除了承认到巴黎来是为了抓住拿破仑并将他关进监狱之外,卡杜达尔拒绝承认任何其他事情。
“你在巴黎住在哪里?”迪布瓦问。
“没有住处。”
“皮什格鲁是你的同谋吗?”
“我不知道。”
“莫罗呢?”
“不认识他,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是在什么地方被捕的?”
“在篷车里。”
“你是否知道你杀死了一个警官?”
“下次再多派几个来。”囚犯露出嘲讽的微笑。
迪布瓦在他嘴里没有得到任何口供,经过几天审讯后,卡杜达尔也被关进了塔楼。

6月10日,被判有罪及死刑后,他拒绝请求宽恕。6月25日,卡杜达尔在巴黎和11名同伴被送上断头台。在行刑之前,他向人群喊道:“现在,是时候让巴黎人看看,基督徒,保王党人和布列塔尼人是怎么死的。”还对鼓励他继续祈祷的神甫说:“有什么用呢,我的死期,不就是现在吗?” 据说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国王万岁!”

他的遗体被用于医学研究,在整个第一帝国期间都被置于医学院中。

在1814年复辟期间,路易十八将卡杜达尔追封为法兰西元帅。

拿破仑倒台后,复辟王室给予卡杜达尔隆重的葬礼,遗体葬于欧赖。他的一个侄子从此名为路易斯·德·卡杜达尔,承袭他的爵位。




墓地   位于Auray的Kerléano


这篇小传主体为维基上的相关内容,整合了米涅《法国革命史》和名声不好的《拿破仑大传》部分内容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2军饷 +15 收起 理由
Nick + 10 很不错!
Abercomby + 5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4 17: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和我的凯旋门小传对着干的节奏啊,不过如果有计划的话,期待下皮什格鲁和迪穆里埃的小传。

当然 比较有讽刺意义的是,1814年路易十八也将莫罗与卡杜达尔一并封了元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4 17: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3-10-4 17:22
这是和我的凯旋门小传对着干的节奏啊,不过如果有计划的话,期待下皮什格鲁和迪穆里埃的小传。

当然 比较 ...

最近对王党比较感兴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4 22: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建议移至大兵团 @高守业 @装甲掷弹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守业 发表于 2013-10-4 17:22
这是和我的凯旋门小传对着干的节奏啊,不过如果有计划的话,期待下皮什格鲁和迪穆里埃的小传。

当然 比较 ...

他俩是同谋,狱友,死后同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5 12: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3-10-5 01:58
他俩是同谋,狱友,死后同僚~

说来有意思,莫罗死后和苏沃洛夫成了邻居……
另,莫罗似乎算不上“同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5 17: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3-10-5 12:48
说来有意思,莫罗死后和苏沃洛夫成了邻居……
另,莫罗似乎算不上“同谋”?

墓穴挨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18: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3-10-5 12:48
说来有意思,莫罗死后和苏沃洛夫成了邻居……
另,莫罗似乎算不上“同谋”?

在拿破侖看來也許就是同謀~可能同案犯比較妥當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6 13: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wujinlong 发表于 2013-10-5 17:42
墓穴挨着?

应该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6 13: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3-10-5 12:48
说来有意思,莫罗死后和苏沃洛夫成了邻居……
另,莫罗似乎算不上“同谋”?

都葬在了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拿破仑

GMT+8, 2023-2-1 13:31 , Processed in 0.0311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