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5113|回复: 35

英军95th来复枪团的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 11: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军95th 来复枪团的由来。
在我们开始讲述95th 来复枪团的历史之前,也许应该先了解一下这支部队的由来。
在大不列颠与法国和印第安人的七年战争中,新型的战争模式给英国的军队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在1755年七月,Braddock将军率领一支由红衣禁卫军和bluecoats和团长George Washington’弗吉尼亚州的人组成的军队穿过俄亥俄州的森林时遇上了一支人数较少的由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组成的军队的伏击,一些人手上拿着来复枪,英军被击败。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伦敦的HORSE GUARD决定要建立一个适应这种森林战术的团;于是在1756年成立了60TH AMERICAN ROYAL REGIMENT。
在18世纪末,轻步兵和散兵的重要性在美洲和欧洲的军队里都普遍的体现了出来,60TH 团团长General Jeffrey Amherst命令60TH 团的一些部队转变为LIGHT TROOPS并且使用来复枪。这对于许多士兵来说是一种常见的武器,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曾是猎人和开荒者,使用由德国人首先带来美洲的来复枪。在独立战争中,Major Ferguson的部队包括一支使用breach rifle(不知道如何翻译)也称Ferguson rifle的部队.但是,当Ferguson本人在Brandywine这一役受伤之后,这支部队即被解散,来复枪就被封存进了仓库,并且再也未出现;至少没在英军中使用。
在1795年北约克郡组建了一些使用来复枪的部队,身穿全绿的制服。
这是第一支装备来复枪的英国军队,他们在整个英格兰和爱尔兰服役。两年后因为法国的革命战争颠覆了欧洲的天平。英国决定组建一支特殊的使用来复枪的轻部队。于是,在1797年在island of white的第五军建立了60th 团。即使英军的伤亡是低中之低,但是人们还是认为这种小冲突还是太危险了,因而这个团大部分还是由德国人和其他欧洲人组成。作为分辨的明显标志,他们身穿绿色夹克衫,还有蓝色马裤,然而这个团的主要改变还是在训练方面。取消了原英军中的盲目服从和不讲理的制度和观念,作为替代,来复枪手们被训练成多自己思考以及具有主动观念的士兵。这些新思想是被该来复枪团的首任指挥官Baron团长提出的,这位团长编写了来复枪兵和轻步兵的训练手册,还有规章制度。并且被Coote-Manningham, Sir John Moore and Colonels Stewart and Mackenzie采用。并且这成为了训练轻步兵和新型的来复枪团的中心思想。
作为实验的来复枪团在1800年被组建,归于Colonel Coote-Manningham and Lt. Colonel The Hon.William Stewart指挥。新兵们来自13个团,每个团负责提供33个士兵加上3个军官,更多的士兵来自33个国防兵团(。。。不知道是不是这么翻译Fencible regiment),每团提供12名士兵。他们身穿全绿的上衣和马裤使用新型的baker rifle。从该团在春天组建开始直到同年8月,该团一直在进行由Manningham设计的训练。在该月末他们进行了首次行动,在西班牙的Ferrol,即使这次战役以失败告终(抱歉,不知道是哪一仗),这支来复军团还是得到了登陆的宝贵经验。这支新军在1801年参加的另一次战斗是在皇家海军在哥本哈根摧毁丹麦舰队的这一仗,一些分队在纳尔逊的旗舰上充当了神射手的角色。即使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这支部队仍然证明了他们是一支精英,并且他们的战斗风格将会在未来的战斗中改变英军。在1802年,这支来复枪试验军团被改名为95th来复枪团。
在1803年95th团移到了肯特郡的shorncliffe,和新组建的43rd和52nd轻步兵团在一起,他们在Sir John Moore 和Coote- Manningham的指挥下进行训练。
在1805年95th被送往普鲁士与那里的英军会合,并且和欧洲各国的军队一起反对正在颠覆欧洲力量天平的法国,但是他们并没有对局势产生真正的影响,并且在年底返回了英国。同年,第二个来复枪部队在肯特郡被组建。
1806年两支试验部队被送往了南美。2/95th的三个连于1807年在Sir Samuel Achmuty的指挥下进行了首次行动。这三个连参与了包围和袭击蒙得维的亚(乌拉圭首都)以及殖民地的行动,并得到了Sir Samuel Achmuty的称赞。同时1/95th的5个连与一支试验部队在Whitelock将军的指挥下在布宜诺斯埃利斯(阿根廷首都)与西班牙人战斗。
1/95th和别的轻部队扮演了英军的高级守卫队的角色并且给一支前往阻止英军前进的西班牙军队制造了很多麻烦。他们阻挡了西班牙人的行军并且缴获了他们的野战炮。2/95th的三个连现在也加入了对布宜诺斯埃利斯的进攻。但是英军的进攻还是以失败告终,士兵和军官都死伤惨重。Whitelock将军被迫在1807年7月5日投降。
在英格兰剩余的来复枪部队在同年被送往丹麦接受Cathcart勋爵的指挥。远征队摧毁了丹麦首都的大部分,并且成功缴获整支丹麦舰队并且将其带回英国。之后2/95th前往葡萄牙,而1/95th 则在1808年春前往丹麦成为Sir John Moore的部下,但是因为他和瑞典政府之间的误会,1/95th  未能登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20 收起 理由
tntxhy + 20 不错,鼓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1 11: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

半岛战争中的95th
在1808年夏,2/95th 的4个连在葡萄牙登陆,由威灵顿指挥,2/95th得到了打响1808年8月15日位于Obidos的战斗的第一枪的荣耀,但是他们也不幸的成为在半岛第一位被杀的英军军官所在的部队。两天后在Rolica,英军和法军进行了第一场遭遇战。法军被赶出了村子而且被迫留下了一些炮并且有600多的伤亡。下一场遭遇战发生于8月11日在Vimeiro。2/95TH和5/60TH 来复枪团再一次的给法军造成了威胁,并且击退了法军的纵队冲锋。贝克来复枪(baker rifle)的准确性让法军的炮兵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炮手们和马在来复枪兵的射击中纷纷倒下。
当英军进入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市,因为Cintra协定,进攻暂停。在这里1/95TH  瑞典的几个连随同Sir John Moor抵达里斯本会合。而在英格兰剩余的一些连在Sir David Baird的率领下在西班牙的Corunna登陆。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在这场战争中英军最艰难的时期。但也显示出了这支军队在巨大的压力下面对压倒性的敌军怎样完成几乎不可能的目标的,95th 在这段磨练中得到了一支强大的部队应得的名誉。因为西班牙人那不称职的补给运送和拿破仑本人亲自指挥军队并且任命苏尔特来阻挡前进中的英军,Sir John Moore被迫撤退。95th被派遣为后卫队,以阻止法军的追击。
冬天造成的可怕的环境更是让英军雪上加霜,英军决定兵分两路,于是在1808年12月31日的Astorga,2/95TH和一些别的团在Robert Craufurd的指挥下向Vigo挺进,而剩余的部队在Sir John Moore的指挥下前往Corunna。在一月2,3号的一次位于Calcabello的行动中1/95th 将法军击退并给他们造成了相当大的伤亡,贝克来复的作用再次体现了出来。来复枪手Plunket在一座山的下坡击毙了法军的骑兵指挥官General Colbert,为了证明这不是一次侥幸,他还击中了General’s Trumpeter。因为在这次战斗中的出色表现,他得到了一袋子钱。法国人下次遇到这些身穿绿色制服的士兵时应当加倍小心。
英军在向海岸撤退的每一步都因为法军的不断追击而步履维艰,在Lugo和EL Burgo成功的击退法军的追击之后,Sir John Moore知道他必须在一场大战中击败法军以赢得空歇来让他剩余的军队等到船只到来。在15号船只开始陆续到达,而在16号两万法军也已抵达。1/95th 和别的军队一起将法军赶出了Elvina(该战役的战场),这样就能基本保证英军的撤退安全了。但是这场战斗并不是没有损失,Sir John Moore被一粒子弹击中了肩膀,但是在他死前他知道自己的军队已经击败了敌人并且正在驶回英格兰的途中了。而2/95th 在抵达Vigo之后也返回了英格兰只在里斯本留下了一个连。
抵达英格兰后,第三支来复枪部队也组建了起来,与此同时原来的两支部队也在补充损失,不久之后这支部队就得到了他们的下一个任务。在1809年的五月末,1/95th 和43rd以及52nd 在Craufurd的指挥下再次前往葡萄牙,并在7月2号登陆里斯本。而原指挥官Colonel Coote Manningham则离开了95th。 因为他早期在西印度受的伤,他现在病情沉重,并且在该年的8月26号逝世。
95th 刚刚踏上葡萄牙的土地就马上经历了一次令人精疲力尽的行军,他们被命令行军42英里以与威灵顿在Talavera会合。尽管他们在夏天的太阳的炙烤下只用了26小时,可他们还是太晚了。当他们抵达时,威灵顿已经赢得了这场在7月27,28号的战役了。他们能做的只是看着法军在远处溃退。因为这次胜利,威灵顿将军被授勋为公爵。
但是接下来威灵顿发现法军的数目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而且为了避免法军切断英军的葡萄牙补给线,英军撤回到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边界。
同样在这个夏天,2/95th 参加了在荷兰的瓦尔赫伦海岸进攻法军的行动。刚开始时因为英军控制了码头的缘故,行动非常顺利,然而这很快便因为英军中传染热病而被阻止。一个星期后,总共有3400人染病。当英军撤退时,总共有4000人死于疾病而只有100人是阵亡的。正如来复枪手Harries在他的回忆录中所说:疾病有时远比子弹来的危险
法军与来复枪手的下一次瓣手腕是在Agueda河上的桥,在1810年的2月的Barba Del Puerco,经过几次在村子里的小战斗之后,4个连的来复枪手将法军赶过了Agueda河。95th 是唯一一个如此接近法军的部队。在3月19日,那天大雨倾盆,天气恶劣,而厚厚的乌云更将夜晚变得十分黑暗。法军的Ferey将军率领着3000人的部队驻扎在两个多英里外的村子中,他打算趁这个夜晚把这座由200个来复枪兵守卫的桥拿下来。
他召集了一支由尖兵和掷弹兵组成的600人的部队为突击队,而在他们身后则更有1500人的支援。那天晚上负责守卫的O’Hare的连,一共只有53人。他命令一个军士率领13个来复枪手在离桥头50码的地方作为警戒哨,再在桥头布置另一个警戒哨作为双重警戒。而这个连剩余的士兵则在山坡上的一个教堂里休息。军官们过一段时间就出去视察一下情况,但是因为天气和河水的噪声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听到法军在慢慢接近的声音。桥头警戒的两名士兵匆忙的上了刺刀,并且放枪警报,警戒哨的士兵对冲上来的法国人开了枪,但是面对成倍的敌军他们没有丝毫胜算,于是被迫撤退回山坡上,但是在他们撤退之前,已经有人向在教堂里的部队报信了。在法军向山上前进时,主部队已经到达,并且他们在跑来的路上已经上好了枪。
一阵猛烈的射击开始了,与此同时天上的乌云也散开了,月亮露了出来,照亮了山坡。法国人在月光下暴露无遗。这成为了来复枪手们绝妙的靶子,而英国人身穿的深色制服却将来复枪手们和石头的影子混合在一起。来复枪手们抵抗了半个小时,他们慢慢的撤退到了山上,而法国人却一直在追赶的过程中承受着沉重的打击。尽管法国人几乎是在朝山上乱开枪,Lt. Mercer却被一粒子弹穿过了头部。一个来复枪手站了起来将一个法国军官的头打穿,他大喊:为Mercer长官报仇!但是随后他就为此吃了五颗子弹。来复枪手格林在事后说,他和两个同伴发现“三个法国人(原文为混蛋)”在离他们不到10码远时,他的枪还没上好,他的一个同伴开枪击毙了一个,一个同伴也打断了另一个家伙的肋骨,而他却发现自己的枪坏了,于是他跑了回去捡起一个伤兵的枪继续战斗。
即使英国人的表现如此神勇,然而对于他们来说要将法国人挡住还是太难了,O’Hare大喊道:“我们决不在后退一步!只要我们还活着他们就别想通过,要不然他们就得踩着我的尸体前进!” 然而今晚上帝似乎站在英国人那边,在他们就快抵挡不住的时候,Lt. Colonel Beckwith率领着另两个连的来复枪兵前来支援,而第三个连则前往守卫侧翼。他们迅速的加入了战斗。就像Lt. Simmons所描述的:他们就像狮子一样!Beckwith甚至想用朝法国人扔石头来解决他们,作为回敬他的帽子被打穿。现在战斗变得对法国人不利了,一些掷弹兵想绕过英军的侧翼,但是他们被Lt. Stewart率领的一小队来复枪手挡住并把他们赶下了山。Lt. Stewart自己则甚至有次是一对三。而他的一个士兵则因为开枪击毙了当中的一个而被提拔为副官,剩下的两个就逃跑了。法国人现在被赶下了山坡,而英国人的子弹则一直将他们赶过了桥才停止,因为桥对岸的1500个人的后援,英国人不能追击。
这次战斗再次证明了这个团是一支精英部队,三个连150个来复枪手击败了600个掷弹兵和尖兵。95th 有23人伤亡,当中O’Hare的部队最多,有一个军官和5个来复枪手阵亡,7个伤,当中有两个是受了两次伤。别的连则有2个阵亡,8个受伤。而法国人则有100余伤亡。这次攻击显示了这座桥的防卫力量还不够,于是Craufurd命令43rd和52nd来复枪团来协助防卫。但是不久他又觉得让K.G.L. cavalry来防卫会更好。
在同一年的5月,拿破仑用马塞纳代替朱诺成为葡萄牙的法军指挥官。威灵顿从来没有指望过用一场战役就将达65000人的法军彻底击败。他为一所能做的就是拖延马塞纳准备防卫阵地的时间,也就是Torres Vedras防线,就在里斯本城外。马塞纳首先着手的是Cuidad Rodrigo 和Almeida要塞,它们守卫着从西班牙前往葡萄牙的主干道。因为有这么一支巨大的部队的守护,威灵顿将无法前往帮助刚刚在7月9日在法国人手里吃了败仗的西班牙守军。
但是当法军将目标转为Almeida要塞时,他们发现在他们和葡萄牙要塞之间的是Craufurd的一个轻部队师。Craufurd将它的部队布置在一座离要塞只有2。5英里的桥那,大概有4000人在法国人这边的河岸。即使威灵顿建议他将部队撤回到桥的另一边,但Craufurd仍然决定继续呆在他现在的地方,跟他们的唯一退路桥在一起。于是,在7月23日英国人必须面对一支由内伊,拿破仑手下最杰出的指挥官之一,指挥的24000人的部队。
经过一个暴雨的晚上,法国人的由两个骑兵旅和三个步兵师组成的部队开始前进。他们遇上了由95th 的Capt. John Stewart’s指挥的一个连和两门炮组成的外围警戒哨,英军选择撤退,法国人追上了他们并且俘虏了12个来复枪手。O’Hare的连冲上去帮助他们,并且利用了一些绝好的位置进行狙击,比方说石墙。他们试图拖缓法军的前进。但是却被迫在正在列队前进的,和Coa河平行的轻步兵师面前撤退了。此时,Craufurd本人还不清楚法军的进攻规模,于是他不但没有利用剩下的时间将它的部队撤回到桥的另一边,反而下令死守。在右路他布置了52nd 来复枪团和两个炮兵部队;在中部是1st 和3rd葡萄牙Cacadores,而在左部是95th和43rd。而在他的部队的尽头有个石头磨房,他在那里留下了52nd的一个连。经过一个小时的进攻,内伊的军队突破了英军的防线,而英军虽然齐射的准确性很好,但却始终无法将法军击退。就如Lt. Simmons所描述的:“敌人踩着尸体继续前进,我们的整个前部都被逐渐逼近的法军包围了。”尽管法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但是他们还是像海水一般的涌过来。还是Lt. Simmons:“我们击退了他们,但是他们敲着战鼓,大喊着再次扑了过来。”Lt. Colonel Beckwith下令他手下的半个连撤退,O’Hare则派遣他的一部分正在休息的部队前往挡开法国人。然而当来复枪手们撤退时,一支骠骑兵中队赶了上来在平原上俘虏了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他们站在那里没有任何机会逃脱,有50余人被杀死或俘虏。剩下的部队金里寻找隐蔽处躲藏,最后还是靠43rd的几个漂亮地排射才成功撤退。来复枪手Costello就被一个骠骑兵俘虏了,然而当这名骑兵被43rd的排射解决了之后,他逃了出来,但是膝盖受了伤。
Craufurd现在才发现他的防守是没有希望的,于是他开始将他的炮兵和辎重撤回桥的另一边,而命令他的步兵留下来面对全部的敌军。95th防守在直通桥头的一条大道上,他们很快就被成倍的法国兵层层包围,像鹿一样的被接连击倒,尽管当时的情况是如此混乱,然而依靠着他们训练的积累,这帮士兵在有或没有一个军官或N.C.O.的带领下自己返回了大桥。法国士兵们被命令把所有的英军都赶走,无论是躲藏在墙后面,还是树旁边。而桥头的场面却也是相当混乱,马和马车几乎将桥堵得水泄不通。为了协助43rd的撤退,95th和52nd的几个连在一座长满树的小山上继续抵抗,但是他们的抵抗也是短暂的,法国人占绝对优势的猛攻很快就将英国人击退并且将52nd的五个连孤立了。
为了救出这五个连,英国人此时开始反攻。Lt. Colonel Beckwith和43rd的Major Macleod进行了一次由200余人的来复枪手和红衣禁卫军打头的进攻,并且成功地用剑和刺刀将法国人赶出了那座小山,并且阻挡住了法国人的进攻并帮助52nd成功撤回到桥的另一边。随后,他们也成功全身而退。
内伊认为今天的战斗已经赢了,于是命令法军发动一次突击,打算把桥也拿下。但是它不但没有将法国人击退,反而被英军从墙后面,石头后面等各个掩体后的强烈火力击退。并且英军还用Ross’s guns横扫桥头,之后法军发动的第二次进攻也没有捞到任何好处。泄气的内伊交易名军官前去侦察河水的深度是否能让步兵通过,但是他在试图过河时连人带马的被乱抢扫死了。
这时英军开始撤退,于是内伊又发动了一次进攻,并顺利地占领了大桥,这场战役结束了。在这次战斗中,英军损失333人,95th 损失了一名军官和11名士兵,6个军官和54个士兵受伤(之后有数名士兵和2名军官伤重不治而死),1名军官,1名军士和52个士兵被俘。法国人则有527伤亡,大部分都是在试图占领大桥时的损伤。Craufurd因为自己的固执己见而付出了血的代价,但是在这一仗,这支轻步兵师在面对绝对优势的敌军时,进行了一场英勇的战斗,没有一门炮或辎重被缴获,虽然也留下了一些俘虏,但是他们的表现还是值得赞扬的。这就是在7月23日发生的事情。

[ 本帖最后由 cv8bn 于 2006-9-8 12: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1 18: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95来福枪团是我最欣赏的部队之一,希望继续下文。
Breech load rifle就是后装来福枪。福格森来福枪是一种很超前的武器,因为是来福枪,准确性原高过滑膛枪。由于是后装而非从枪口装弹,射速高得惊人。大约可以达到每分钟6发,而滑膛枪当时才4发,贝克式前装来福枪只能打1发。
但这种枪制作工艺很复杂,装备极少。福格森只带了100多支到美国,尽管如此,美国人对他很头痛。后来福格森在国王山遭袭击,身中8枪阵亡,这种武器随后就消失了。
拿破仑战争时也有同类武器-奥军的吉斯佩.克雷斯皮后装枪。但因为复杂且高故障,使用非常少。名气原不如可靠的贝克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1 19: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iron duke  会很高兴的吧 呵呵~~~

楼主很棒啊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2 01: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ron duke 于 2006-9-1 18:33 发表
很不错,95来福枪团是我最欣赏的部队之一,希望继续下文。
Breech load rifle就是后装来福枪。福格森来福枪是一种很超前的武器,因为是来福枪,准确性原高过滑膛枪。由于是后装而非从枪口装弹,射速高得惊人。大 ...

   我自己其实对于95th知之甚少,只是因为在网上看到此文一时起兴,并且本着提高英语的目标才开始翻译。对于什么什么枪之类的又不太了了,真是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 05: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之,请继续。

我觉得翻译的很好,至于了解不了解,在翻译资料的过程中就是一种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 10: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诚然,论坛如果有多些这样的帖子,就不愁强大与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 12: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翻译了上吧?鼓励继续完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6: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加了一点,打算下次把半岛战争的全部搬上来定为“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3 11: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军那时穿的好象是红色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6-6 04:09 , Processed in 0.02622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