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3851|回复: 22

第三军在奥尔斯塔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12 0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论坛很久,寸功未立,很惭愧。值此耶拿-奥尔斯塔特会战二百周年之际,译作此文。表达纪念的同时,也熟悉一下战史的写法。成文仓促,必定有很多错误和遗漏。大家可以就写法、翻译等诸方面多提意见。由于主要研究第三军而不是整个战役,所以没有提及普军的计划行军等情况。即使提到,也是从第三军的角度出发的。另外,总结和尾声部分尚未完成。希望大家能先发表自己的见解。

一、作战序列
拿破仑率领进入普鲁士的大军团总兵力约为19万4千人,下辖:
近卫军4000步兵,5000骑兵;
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25000人;
达武的第三军29000人;
苏尔特的第四军35000人;
拉纳的第五军23000人;
内依的第六军21000人;
奥热罗的第七军16000人;
缪拉的后备骑兵军20000人,包括南苏蒂(Nansouty)和奥普尔(d’Hautpoul)的两个重骑兵师,Klein, Beaumont, 格鲁希和Sahuc等人的四个龙骑兵师,以及米豪德(Milhaud)和拉萨勒(Lasalle)等人的轻骑兵旅。
此外还有约8000人的独立部队和8000人的巴伐利亚后备军。

现在我们来看看主角达武第三军的情况。该军于九月中旬按照总参谋长贝尔蒂埃元帅的命令从驻地Wurtemberg和巴登地区开拔。十月初到达指定集结地Bamberg。拿破仑本人也于十月二日赶到Bamberg。十月五日,第三军在集结地接受了军长达武元帅的检阅。该军总兵力28878人,战斗序列为:
(1)军部及直属部队:约630人
军长:达武元帅
参谋长:Daultanne准将
副参谋长:Hervo和Romeuf (Adjutants-Commandants)
Attached to the Staff:Beaupre上校
炮兵司令:Hanicque准将
炮兵参谋:Charbonnel上校
工兵司令:Touzard上校
工兵参谋:Breuille中校
Park of Reserve Artillery                        500人
宪兵及第六突击工兵连                        130人

(2)第一师:10339人
师长:莫兰德(Morand)少将
副师长、旅长:Debilly准将、d’Honnieres准将、Brouard准将
第十三轻步兵团:Guyardet上校  1507人
第十七步兵团:Lanusse上校     2080人
第三十步兵团:Valterre上校     2059人
第五十一步兵团:Baille上校     2170人
第六十一步兵团:Nicolas上校    2140人
轻炮兵连:火炮6门             100人
轻炮兵配属炮车连               49人
炮兵连:火炮7门              104人
炮兵配属炮车两个连:          130人

(3)第二师:7894人
师长:费扬特(Friant)少将
副师长、旅长:Kister准将、Lochet准将,Grandeau准将
第三十三步兵团:Cartier中校    2048人
第四十八步兵团:Barbanegre上校 1616人
第一○八步兵团:Higonet上校   1625人
第一一一步兵团:Gay上校      2346人
半连轻炮兵:火炮2门          40人
炮兵连:火炮6门              134人
炮车连:                      85人

(4)第三师:8595人
师长:古丁(Gudin)少将
副师长、旅长:Gauthier准将、Petit准将
第十二步兵团:Verges上校      2059人
第二十一步兵团:Decous上校    2274人
第二十五步兵团:Cassagne上校  1849人
第八十五步兵团:Viala上校      2170人
半连轻炮兵:火炮2门          40人
炮兵连:火炮6门              83人
炮车连:                      120人

(5)骑兵旅:1420人
旅长:Vialannes准将
第一猎骑兵团:Exelmans上校    420人
第二猎骑兵团:Bousson上校     530人
第十二猎骑兵团:Guyon上校     470人

大军团中每师通常分为两个旅;每旅下辖两到三个团。而副师长、旅长这一项对应的几个准将并没有固定的职位。他们常常会被师长甚至军长安排作为某项特殊任务的执行者或者临时性部队的指挥官。我们将会在接下来奥尔斯塔特战役的军事行动中体会到法军这种灵活体制的好处。

二、首道命令
十月七日凌晨四点,达武在指挥部接到贝尔蒂埃下达的拿破仑皇帝陛下的命令:
“元帅阁下,皇帝命令第三军于十月七日将军部移至Lichtenfels。所部第一师在该城宿营,另两个师置于Bamberg和Lichtenfels之间。一旦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在Kronach附近遭遇普军,你的军可以迅速向其靠拢,予以支援。
大兵团右翼由苏尔特和内依元帅的两个军组成,将于7日占领Bayreuth,9日进至Hof。左翼由拉纳和奥热罗元帅的两个军组成,未来几日将经过Coburg,前出至Grafenthal。皇帝陛下的指挥部目前仍位于Bamberg,将于8日到达Lichtenfels,9日到达Kronach。”
这是一份典型的拿破仑式的命令,清晰而准确。命令第一部分对达武所部下一步的行动进行安排,明确指出第三军军部应到达的位置,以便于后续行动中确定命令应当下达的方位。第二部分勾画出各军的行进路线以及拿破仑本人的所在,使达武能够对全局有所了解,同时也方便第三军的情况能够及时报到总部。该命令对普军的动向和拿破仑本人的意图只字未提。原因很简单:行动刚刚开始,关于普军的情报还很不清晰,随意的猜测或者武断的结论都会影响军一级指挥官对形势的客观判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0-12 00: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全面开进
如上面命令中所说,此时的大兵团正在按照拿破仑精心选择的三条道路分三路平行前进。最前方为缪拉的轻骑兵形成的前卫线。左路以拉纳的第五军为首沿Coburg-Saalfeld一线前进,后面尾随着相距一天路程的奥热罗的第七军。中路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为前锋,沿Kronach-Lobenstein-Schleiz一线前进,之后依次为达武的第三军、缪拉的重骑兵和龙骑兵以及近卫军。右路苏尔特的第四军、内依的第六军和巴伐利亚后备军先后沿Hof-Plauen一线前进。这个巨型的行军纵队的正面宽达38英里,纵深在40英里左右。如此安排队形,无论遇到哪个方向的敌人,拿破仑都能够在48小时甚至更短的时间内集中起足够的打击力量。
达武的行军以军属骑兵旅在整个行军纵队的最前方展开形成前哨,第一师为先导,二、三师相继跟进。十月九日,前面的贝尔纳多特和缪拉的轻骑兵在Schleiz附近与普军遭遇,艰难将其击退。十月十日,第三军到达Schleiz,第一、二师在城北高地宿营。拿破仑的指挥部位于第三军西南约6英里处的Saalburg。傍晚,略带焦虑的拿破仑出现在第三军军部。他亲自命令108团派出两个猎兵连向左路纵队前进路线上的Saalfeld方向进行侦察。这个举动反映出拿破仑担心可能在左翼出现普军主力。当晚,Saalfeld方向传来密集的炮声。达武在次日的战报中了解到:拉纳的第五军遭遇了Hohenlohe亲王率领的普军先头部队,并将其击退。拿破仑据此判断普军在右翼出现的可能性不大,遂命令右翼内依的第六军向西北方向的Tauna运动,苏尔特的第四军沿大路先向北再折向西运动至Gera。十月十一日,第三军经过Auma到达Pollnitz。当日,拿破仑断定普军要在Erfurt附近集中,因此命令全军加速向左翼的Saal河一线运动。命令要求:达武继续北进至Naumburg形成全军新的右翼。缪拉的轻骑兵和部分龙骑兵在Zeitz集中监视原来的右翼方向,一旦普军在Erfurt的消息得到完全证实,则轻骑兵运动至Naumburg地区掩护达武的侧翼。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应在向西运动的苏尔特之前通过Gera跟随轻骑兵向Zeitz前进。苏尔特的第四军到达Gera后原地待命。第六军经过Tauna继续向Auma方向前进。拉纳应到达耶拿附近,奥热罗的第七军跟进至Kahla。这样一来,开始的向北三路纵队已经变成向西的两道横队。第一道在Naumburg-Kahla一线,以第五军居中,第七军在左,第三军在右。第二道在Zeitz-Auma一线,第四军居中,第六军在左,第一军在右。
收到拿破仑的命令之后,达武预感到将有大的行动,立即起草了告全军书,由各级指挥官在12日开拔前向士兵宣读:“帝国的勇士们,英名神武的拿破仑皇帝陛下即将对普鲁士军队发起攻击。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够像去年击败奥地利人那样将我们的新敌人打得落花流水。荣誉属于你们!”一时间,第三军的官兵士气高涨,“皇帝万岁!”的呼喊此起彼伏。
前卫的3个猎骑兵团,在Vialannes准将的命令下,各派出一个中队作为前卫的前卫,警觉地向Naumburg方向搜索前进。终于在Naumburg近郊,一座由3个中队普军骑兵把守的浮桥被发现。普军在优势法军骑兵的攻击下几乎是一触即溃。猎骑兵夺取浮桥的同时还发现了普军在Naumburg设立的军需品仓库和40辆大车。当天晚些时候,第一师到达Naumburg,立即占领了该城周边的几处制高点。第二师在离城不远处宿营。第三师由于在路上临时充当了皇帝的随行卫队,有些耽搁,当日没能赶到Naumburg。
骑兵们在下午的战果引起了达武的警觉。Naumburg是整个作战地域北部的重要枢纽。拿破仑估计目前普军主力所在地为Erfurt,而Erfurt通往莱比锡的大路恰恰要经过Naumburg。普军在此设立浮桥和辎重仓库这个事实不能不说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皇帝对普军部署的猜想。第三军占领Naumburg也就等于切断了普军的通往后方的重要交通线,势必会遭到普军的反击。经过短暂考虑,达武决定扩大骑兵侦察范围,争取早发现普军的“回马枪”。第一猎骑兵团前出至Unstrutt河上的Freiburg,监视附近桥梁。第二、十二猎骑兵团沿Naumburg西北Saal河岸布置,防止普军突然渡河。警戒线布置停当后,达武略觉放心地将自己的指挥部设在Naumburg城中,扎营过夜。此时,贝尔纳多特的第一军到达Naumburg东南方15英里的Zeitz,战略上与第三军形成犄角之势。

四、大战在即
十二日晚,拿破仑下达关于次日行动的命令。第六军应从Auma继续前进至耶拿后方的Roda;第一军应向Naumburg的第三军靠拢;位于Schleiz的南苏蒂、奥普尔的重骑兵和Klein的龙骑兵须尽快向耶拿方向前进。除去上述部队,大兵团其余各军原地待命休整。总军备库建立在Auma,全军补充给养弹药。分析这道命令,可以发现大兵团正由两道横队向单线横队演变,后面只剩苏尔特的第四军作为后备。
但是,十三日战局的突然变化完全打乱了事先的安排。上午9时,拿破仑得到普军主力向马德堡(Magdeburg)方向运动的情报。尽管马德堡在Erfurt正北,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拿破仑还是命令第一军和缪拉的轻骑兵向Dornburg开进,以填补拉纳和达武之间的空隙,防止普军向东北方向机动。同时令苏尔特的一个师和骑兵旅受命运动至Roda。
第三军虽然没有任务,但是达武还是高度关注Naumburg以北的情况。如果真是占住了普军的交通线,那么不仅可能会有普军主力回援,而且可能有增援从Freiburg方向打过来。所以,达武一早就亲自带领第13轻步兵团勘查北部地区。过Saal河以后,他将一部分轻步兵留在河岸边,守卫Naumburg至Freiburg道路上的桥梁。其余轻步兵跟随元帅一路来到Freiburg庄园接替已经在这里警戒了一整夜的第1猎骑兵团。轻步兵受领的任务很简单,一旦Unstrutt河对岸出现意图过河的普军,就把桥烧掉。回到Naumburg后,达武命令第一师其余的四个团移到Naumburg至Freiburg道路两侧待命,第二师接替其守卫的城外制高点。昨夜未能赶到的第三师凌晨4时即从宿营地出发,上午到达Naumberg。达武命其在城西通往Camburg的道路附近宿营。
下午,拿破仑赶到耶拿,了解到拉纳正面对4~5万普军。拿破仑判定普军主力没有北撤,战斗很有可能在当天下午或第二天围绕耶拿展开。随即命令:苏尔特、内依、奥热罗以及近卫军迅速向耶拿方向集中;达武和贝尔纳多特暂时执行既定计划,待耶拿方向有大的行动时,再向拉纳靠拢。
这个命令推翻了达武在上午的假设。西面通往Erfurt、魏玛的道路又再次成为重点。上午被替下休整的第1猎骑兵团被再次派出执行侦察警戒任务。只不过这次是向西,由Kosen的桥梁跨过Saal河进行侦察。骑兵出发不久,尽责的达武元帅也跨上战马向Kosen进行当天的第二次巡查。下午4时左右,达武在Kosen附近的高地撞上了一支被几个中队的普军骑兵打散、后撤中的猎骑兵。他重新将这30多名骑兵集结起来,命其前出600米形成警戒哨。对于西面可能出现普军这个情况,达武不敢怠慢。警戒哨人数太少,达武在回去的路上命令遇到的第一支法军部队——第三师第25团——派出所属的两个猎兵连(一个营一个)前往骑兵警戒哨位置予以支援。紧接着,达武赶往第三师师部,命令师长古丁再派出较大规模的后续部队增援桥头警戒部队。
晚10时,来了拿破仑最新的命令。命令中提到:根据营火情况可以断定耶拿以外至魏玛方向有普军大队人马,我军拟于明辰对其发动攻击。达武的任务是:经奥尔斯塔特向Apolda方向运动,包抄普军侧后。行军路线自行选择,只要实现上述目的即可。命令最后附言:如果贝尔纳多特元帅同在Naumburg,两军可以一起实施迂回普军行动。当然,皇帝陛下希望第一军此时已经到达了今天的指定位置Dornburg。事实上,贝尔纳多特这时刚刚到达Naumburg。
在向各师师长和骑兵旅长布置了第二天的进军之后,达武带着自己收到的命令赶到附近的贝尔纳多特的指挥部,就当天的侦察情况和下一步的行动征求贝尔纳多特的意见。贝尔纳多特对于达武发现的新情况无动于衷,也无意与达武联合进兵。因此,根据命令,贝尔纳多特推断拿破仑是想让他继续向Dornburg运动,从而选择了与达武分道扬镳。正是这种轻慢的态度使他错过了一场惊世之战,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0-12 00: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图并非南北向,方向标为后加,不是很准。

五、奥尔斯塔特之战
十月十四日清晨,浓雾弥漫,能见度仅十米。Kosen方向的警戒线一夜没有新的动静,刚刚露头的普军好像又缩了回去。达武盘算:按照皇帝的命令,初期的行军路线只能选在这个方向,不论昨天的是小股普军还是大队人马,今天之内就会见分晓。达武哪里知道,他这29000人要面对的将是普鲁士国王和布伦瑞克公爵率领的普军主力——54000步兵,12000骑兵。
第三军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开拔。第三师因为营地距Kosen最近,被安排在先头位置。Naumburg附近的第二师跟进,头一天被布置在Naumburg至Freiburg道路两侧的第一师殿后。昨夜分别派出部队参加警戒的第1猎骑兵团和25步兵团作为整个行军队列的前卫率先通过Kosen附近的桥梁渡过Saal河。
河对岸地势陡峭,林木丛生,将道路挤压成一条天然的隘路。隘路以较大坡度径直通到Kosen以西、Saal河以北的小型高原之上。高原上溪流、浅沟纵横,对部队机动有一定影响。中西部有数个村庄,可作防御支撑。北部为起伏的丘陵和灌木林。
前卫过河后,立即登上高原展开,掩护主力安全通过险要的隘路到达高原之上。6时30分,浓雾开始渐渐消散,古丁带领第三师主力也过了河。这时,前卫部队隐约感到前方的高原上有人马的响动,并向上级作了汇报。达武预料到会遭遇敌人,却没料到这么快。由于雾气严重影响观察,达武派自己的副官Burcke上校立即赶到前面组织一次战斗侦察。选派副官或高级军官执行一些独立的特殊任务,这在当时的法军中很平常。被指定的人往往能力勇气俱佳,而且深知指挥官的意图,能较好地完成这些特殊任务。
Burcke上校带领1个中队猎骑兵在雾中一路前行,直到Hassenhausen村才探到一哨普军骑兵。为了更好地隐藏己方实力,Burcke下令猎骑兵用火枪和手枪对普军射击,吸引普军。普军的反应极其缺乏战术素养。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贸然用两个中队发动了一次组织混乱的冲锋。Burcke用很小的代价活捉了几个送上门的俘虏后,任务完成。遂不与普军过多纠缠,即行后撤。回程路上,上校遇到以营纵队队形沿大路并行前进的第25步兵团和第85步兵团,指挥官是Gauthier准将。Burcke将普军骑兵迫近的情况向准将作了报告,同时将一中队的骑兵交给准将调遣,自己押着几个俘虏回达武那里交差去了。
Gauthier立即命令处于普军骑兵来向的第25团形成两个营方阵。两个中队的普军骑兵正寻思着报刚才的一箭之仇,没想到突然撞上了厚实的法军方阵,仓惶之间丢下几具尸体,向后退去。骑兵后面是一个营的掷弹兵。他们刚从雾里出来就遭到Gauthier旅配属炮兵的猛烈射击,密集的霰弹造成了很大伤亡,掷弹兵也很快溃退。至此,普军前卫只剩一支缺乏步、骑兵掩护的轻炮兵连还在坚持。Gauthier命令副官Lagoublye上尉带领25团的两连掷弹兵和一连猎兵,加上刚才Burcke留下的小队骑兵,对敌炮连阵地发动步骑联合进攻。这是灵活使用副官进行独立任务的又一例子。面对法军的步兵正面突击,骑兵后面包抄,缺乏机动力的普军炮兵束手无策,很快就放弃阵地。6门火炮全成了Lagoublye的战利品。两军前卫交锋,法军轻松取胜。
小胜之后,Gauthier旅继续前进。25团沿大路径直进Hassenhausen村,85团占领村子左侧高地。期间,25团又以营方阵挫败了再次组织起来的普军骑兵冲锋。不过真正的麻烦还在后面。Hassenhausen村外,普军第三师正在以战斗队形展开,后面还跟着大队骑兵。与之相比,Gauthier的兵力过于单薄了,随时有被包抄右翼的危险。所幸的是,朦胧的雾气,加上Gauthier旅镇定从容的前卫战表现,使得普军暂时选择了较为保守的正面进攻,并没有抓住这个较为有利的机会。
达武从俘虏那里了解到对面普军实力不俗,担心前卫部队有失,立即驱马赶往Hassenhausen村亲自指挥。同时赶到的是第三师后续部队——由第12团和第21团组成的Petit旅。达武亲自命令该旅以21团在前,12团在后梯次进至Hassenhausen村北面空地,保护25团右翼。第三师师属炮兵的6门火炮负责掩护这次行动。这时,想乘机利用法军右翼空当的布吕歇尔正带领25个中队的普军骑兵朝这个方向扑过来。雾突然散去,老将发现自己的骑兵竟然稀里糊涂地闯到了增援法军的后面,只有拼死向回冲锋了。可惜,法军步兵还是先一步形成了营方阵。为了迎战如此规模的骑兵冲锋,达武、古丁、Petit等人在几个方阵间来回穿梭,稳住阵脚,激励士气。普军骑兵反复冲锋未果,伤亡惨重,布吕歇尔胯下战马被打死。残余普军骑兵穿过法军方阵空隙,后退至5英里以外的Eckartsburg才重新集结。这次战斗充分证明了骑兵单独进攻步兵方阵时是多么乏力。
当Petit旅面对普军骑兵考验的时候,最先投入战斗的Gauthier旅也并不轻松。左翼85团正面的敌人不断增兵。先是普军第一师的部分,接着是整个普军第二师。古丁将师属半连轻炮兵的两门炮调到了该团防区,借助高地地形暂时稳定了局面并且拖住了正面普军。不过,由于没有有力的左翼支持,85团防守的高地仍有随时落入普军之手的可能。
8时30分,后方传来的行军鼓乐声让达武松了一口气。费扬特的第二师排着密集的营纵队,以第111团为先导开上了高地。工兵司令Touzard上校立即被派往费扬特处向其简单介绍了前线情况,并奉达武之命亲率111团赶往无险可守的右翼。该团在开进过程中,遭到普军一个前出炮兵连的猛烈射击,蒙受了一定的损失。后续的108步兵团受命在111团的配合下消灭这个普军炮连。108团2营用出色的战术机动完成了对这个缺乏普军步兵掩护的炮兵阵地的占领。该团1营还顺势攻占了右翼的Spielberg村。普军立即从Poppel调集第一师的一个旅对法军这个突出的右翼实施迂回。面对这个威胁,达武无奈将原本打算作为自己预备队的第33和第48步兵团相应地部署在Speilberg村右侧对抗普军的迂回。一名第三师的工兵上尉带领着这两个团中抽调的4个连利用灌木丛地形负责防守整个防线的极右翼。
其实右翼的平坦空旷地形非常适合骑兵作战。战斗开始以来普军的骑兵攻势都是在这个方向发起的。达武斟酌了左右两翼的情况后,决定把骑兵旅布置在右翼掩护这里的第二师。骑兵们到达右翼后,旅长Vialannes马上就配合步兵对已经动摇的普军发动了一次进攻,收效不错。
在右翼情况基本稳定下来的时候,左翼的85团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已经开始显现出颓势。达武命令抽调Hassenhausen村右侧的12团脱离较为安全的右翼,即刻驰援85团。12团刚刚跨过大路就遭遇了包抄85团左翼的普军步兵,战斗随即展开。85团已经无法得到12团的直接支援了。一旦85团防守的高地失守,整个第三军的左翼就有崩溃的危险。千钧一发之际,莫兰德的第一师开上了高地。达武马上做出如下部署:第三师25团逐步向左侧的85团靠拢,将Hassenhausen村交给第一师13轻步兵团防守;第一师其余四个团(欠一个营)以营纵队攻击正在包抄己方左翼的普军前出部队,稳定左翼战线;17团2营护卫Kosen桥,保障全军退路。
13轻步兵团赶到Hassenhausen村时,25团已经提前撤出了阵地。村中有大量的普军步兵和配属的一个炮连。13团的一个营展开成散兵线在两门4磅炮的掩护下发起进攻,将普军逐出村子。不过这个反击有些过头,13团追到村外马上就遭到优势普军的反击。结果不但没有追到普军,反倒使Hassenhausen村再次落入普军手中,13团只好在村外占领阵地。在左翼第一师的四个团弥合了85团到Saale河岸之间的地带,使普军完全失去了再次包抄第三军左翼的机会。截至10时30分,第三军的所有部队,除了那个守桥的营以外,全部投入了战斗。战场的主动权也开始渐渐转向法军一边。费扬特的第二师在配置合理的炮兵火力支援下已经逐步将战线由Spielberg推进至Zeckwar。
这时的普军骑兵依然在战场上占有优势。普鲁士国王见法军右翼骑兵掩护的较好,己方骑兵无机可乘,便决心在并不太适合骑兵作战的法军左翼展开行动。然而,普军的骑兵调动却被达武及时发现了。莫兰德得到达武的警告后,马上组织各团形成营纵队,同时命令炮连的七门火炮进入战斗状态。对付普军骑兵的行动中又一次见到在营方阵之间穿梭鼓舞士气的达武。第一师很快打退普军骑兵,开始攻击前进。61团直奔Rehehausen村,51团在其左翼掩护。该村有相当数量的普军步兵防守,还配有几门臼炮,所以争夺战相当残酷。最终,还是意志较强的法军占了上风,普军丢下臼炮,退到村外。左翼负责掩护的51团则经历了开战以来普军发动的最为成功的一次攻势。在普军步、骑、炮的协同攻击下,51团付出了较大的伤亡才换取了61团左翼的安全。极左翼的31团和17团1营也相应地从Saale河岸推进至Ilm河岸。情急之下,普军调集了第一后备师和近卫军的几个团沿河岸对法军发动了最后的反击。可惜,炮兵较多的第一师再一次利用了炮兵优势。密集的散弹射击将普军步兵大片扫倒,普军的反击又是无功而返。第一师乘势占领Ilm河岸边的高地,为炮兵夺取了一个可以直接威胁普军右翼的极佳的发射阵地。
右翼,费扬特经过苦战占领Zeckwar,此时正由Lochet准将率领108团向Poppel方向攻击前进,一路上进展顺利,缴获军旗一面、火炮数门,很快到达Popple村外。配属给Lochet的还有军部直属的精锐的第6突击工兵连。对Popple的进攻便是由该连在村北首先发起的。突击工兵的战斗力果然出众,一个刺刀冲锋攻入村内。村中普军正在为反击正面的108团集结部队,没料到半路杀出这么一支凶狠的法军,顿时阵脚大乱。第6连与108团里应外合很快解决了Popple的守军,1000多名普军就地放下了武器。没过多久,第二师也同样在Popple附近高地建立了炮兵阵地,全面地压制了普军左翼的火力。
随着左右两翼的顺利推进,达武开始命令中路的第三师向前。在左右两翼的掩护下古丁的部队很快占领了Taugwitz村。截至下午1时,第三军的战线又重新连在一起。这时,能让普军避免完败的唯一希望就是预备队的两个师了。这两个师在战斗期间一直被部署在Gernstadt和奥尔斯塔特之间的高地上。其中一个师的部分部队参与了对莫兰德师的反击,损失较大,但建制还算完整,可以算作半个师。这支预备队在Popple和Rehehausen之间依靠面前较宽的溪流建立防御,可以说正面的防线师较为稳妥的。可是,现在是法军的三个师对普军的一个半师,法军在两翼的优势相当明显。先前提到的两个炮兵阵地,极大地威胁了普军的预备队。无奈之下,普军只有边战边撤,最后连原来出发的阵地都没守住,一路退到Eckartsburg附近的高地上。法军官兵在胜利的鼓舞下越战越勇,一路追至高地脚下。第三师的Petit准将带领12团和21团抽调的4个连掷弹兵组成左路突击队,不顾普军火力,端着刺刀直接冲上高地。第二师Grandeau准将也不甘落后,带领111团大部组成右路突击队攻击普军。在法军如此凌厉的攻势下,普军最后一个绝佳的防御阵地也不得不放弃了。法军攻击部队战果颇丰,仅Petit的突击队就缴获了20余门火炮。下午4时30分,主要的战斗已基本结束。
追歼残敌的任务毫无疑问地落到Vialannes的骑兵旅头上。该旅马不停蹄,按照拿破仑最初指定第三军进军的方向一路追杀过去。在俘获普军大量人员装备之后,骑兵旅在距战场十几英里外的Buttstadt宿营。一直在后面担负守桥任务的17团2营作为第三军唯一的新锐后备力量被达武委以战场警戒的任务,负责全军休整时的安全。
一场恶战终于告一段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0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河兄好文!稍后将细细拜读:)
奥尔施塔特的纪念活动现在就开始啦,提早了3天,不知道往后的3天会出现多少这样的好文章哪

另前两天讨论莱比锡之问题,不由想到莱比锡之战时间上(16日)离耶拿只隔两天,战场也相当近,尤其是1806年拿破仑大军进入德意志的路线几乎一样,不知莱比锡前夜的法军官兵是否有过重拾耶拿奥尔施塔特荣耀之类的念头~

[ 本帖最后由 austerlitz 于 2006-10-12 03:3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10: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家伙!资源库的论文合辑又增新的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10: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对是精品的好文章,几天前也在准备一篇《奥尔施泰特》,被长河兄抢先了。1806年的两场战役都十分精彩,很值得一写。

达武在该战中充分发挥出了法军的战斗力和战术素养,且精于计算,并从不放弃对战役局势的主动掌握。先是以古丁师为中心顽强防守,当普军集中力量进攻古丁师薄弱的左翼时,使自己的左翼也削弱不少,达武抓住机会把弗里昂师派出去进攻普军左翼。莫兰德师关键时刻赶到战场,达武亲自统领该师纵队,并将这个师声势搞大迷惑消沉普军意志,让普军以为法军获得了一个新增军团的支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17: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河兄,你采用的是鱼鹰的资料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17: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过去对这一名役了解的较零散,读如此系统详细的介绍收益很大。
<皇帝的刺刀>中有一段莫兰德师突破8000普军骑兵的介绍:
“第3军莫兰德师,以半分队(PELETON,相当连)间隔,支队(DIVISON,相当2连)正面的纵队赶赴战场。加强2门4磅炮的第13轻步兵团为前导,其中1个营以纵队行军,其他营展开。当普军以8000骑兵发动攻击,莫兰德把除13轻步兵团的全师摆成由营方阵构成的梯队,火炮布置在方阵的角上。当骑兵被击退后,莫兰德变阵为单列营纵队,继续前进。”
8000骑兵可谓声势浩大,不但无损法军,甚至无法干扰其前进。这就是达武的部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0-12 18: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鱼鹰的书。原书作者只是想借这个战例,展示鼎盛时期法军的一些特点。所以,细节不是很准。

有意思的是,第三师在路上护卫拿破仑。我查了一下napoleon seire里面法军各团的战史。这个师的四个团都参与了1796年的意大利战事。还有的参加了远征埃及。难怪获此殊荣。

第三师的战场表现也无愧于这个荣誉,奥尔斯塔特之后有几个上校团长升到了准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0-12 23: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师的Petit是不是后来进入了近卫军?在枫丹白露告别时掌鹰旗和滑铁卢率2个近卫营反击夺回普郎尚努瓦的都是他吧?谁知道他的结局如何?
又想起了,滑铁卢青年近卫军的司令Duhesme应该就是马伦哥战役中的军长迪埃斯梅,雨果说他交出剑后被普军杀了,又有说法是布吕歇尔还让军医为他治伤,那种是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1-29 12:32 , Processed in 0.03065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