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royantaul

奥匈帝国军队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3 17: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ViveI'empereur 于 2008-10-3 17:42 发表
不知道是树皮饭,还是树叶汤


那倒不至于,前线比后方好些,即使是国内城市,只不过是油肉水果蔬菜少点,面包还是有的,只不过土豆的配给量差不多是面包的五倍,我记得好像1917年的时候德国城市一个成年人每天大概都有一公斤土豆的配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3 18: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记得一战的时候,德国老百姓确实吃过树皮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3 18: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1917年的时候还没到那个程度吧,最惨的是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8-10-3 19: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ANCER 于 2008-10-3 18:06 发表
1917年的时候还没到那个程度吧,最惨的是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吧。

1916年起皇家海军的封锁战的价值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最简单的就是粮食......
PS:蓝拿推荐的那个isohunt.com上面有一套一战讲座的门mp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7 17: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补记

普米热尔要塞的陷落,不仅标志着奥匈帝国从此丧失了独立对俄作战的能力,从德国的盟友降格成附庸,更严重打击了处于哈布斯堡皇室统治下的中东欧诸民族对帝国的信心,原来,帝国是可以战胜的,原来,帝国最坚不可摧的堡垒是可以被攻陷的,民族独立的浪潮开始从情绪转向行动,哈布斯堡帝冠更加摇摇欲坠。
要塞守军的投降,主要原因是,野战大军主力崩溃,从此再也不会有解围的可能性(要塞守军当然不会知道德军在几个月后的介入),再加上霍申道夫的瞎指挥,要塞储备物资大部分被调运去装备和供养那些在卡尔帕腾崩溃的野战部队去了,要塞储备物资已经不足,守军也就没有了底气,再加上最顽强的马扎尔部队被消耗,守军部队分部队在投降时已经是罗马尼亚人,波兰人和乌克兰人为主体,没有战斗意志。
然而毕竟,那些以马扎尔人为主体的匈牙利团队为了保卫要塞而英勇奋战了超过半年时间,因此,一直到现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玛格丽特大桥傍的“普米热尔保卫者”纪念碑仍然矗立着,纪念着那些为保卫要塞而献出生命的匈牙利战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7 17: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部队资料:第41-50步兵团

布科文纳第41步兵团,荣誉称号:“欧根大公步兵团”
建团:1701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11军第30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27乌克兰人,百分之54罗马尼亚人,百分之15波兰人,百分之4其他民族。
驻扎:全团驻策尔诺维茨
补充区:策尔诺维茨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冯.韦德普尔耶
领章色:姜黄
纽扣:银色
荣誉团长:欧根大公

波希米亚第42步兵团,荣誉称号:“布仑瑞克和吕纳堡公爵奥古斯特步兵团”
建团:1685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9军第29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86德意志人,百分之14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二营,第三营驻特丽萨城,第一营驻卡登,第四营驻讷维耶
补充区:特丽萨城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沃勒尔
领章色:橙黄
纽扣:银色
荣誉团长:布仑瑞克和吕纳堡公爵奥古斯特

匈牙利第43步兵团,荣誉称号:“巴伐利亚王储鲁普内希特步兵团”
建团:1814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7军第34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74罗马尼亚人,百分之20马扎尔人,百分之6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三营,第四营驻白教堂城,第二营驻卡兰思贝
补充区:卡兰思贝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施里希廷
领章色:樱桃红
纽扣:金色
荣誉团长:巴伐利亚王储鲁普内希特
匈牙利第44步兵团,荣誉称号:“阿尔布雷希特大公步兵团”
建团:1744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4军第31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88马扎尔人,百分之12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二营驻维也纳,第三营驻卡珀斯瓦尔,第四营驻比勒卡
补充区:卡珀斯瓦尔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冯.弗兰肯哈特
领章色:桃红
纽扣:金色
永久荣誉团长:阿尔布雷希特大公

加利西亚第45步兵团,荣誉称号:“斐迪南大公步兵团”
建团:1816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10军第24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46波兰人,百分之47乌克兰人,百分之7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四营驻普米热尔,第二营驻塔夫尼克,第三营驻萨诺克
补充区:萨诺克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乌尔斯派格尔
领章色:色拉红
纽扣:金色
荣誉团长:斐迪南大公

匈牙利第46步兵团,荣誉称号:无
建团:1762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7军第17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79马扎尔人,百分之20罗马尼亚人,百分之1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二营,第四营驻泽格德,第三营驻阿夫托瓦奇
补充区:泽格德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塞尔特维奇
领章色:鹦鹉绿
纽扣:金色
荣誉团长:无

施蒂尔马克47第步兵团,荣誉称号:“雷兹科夫伯爵步兵团”
建团:1682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3军第28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77德意志人,百分之23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二营,第四营驻果尔茨,第一营驻奎斯卡,第三营驻马尔堡
补充区:马尔堡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麦耶
领章色:钢绿
纽扣:银色
荣誉团长:雷兹科夫伯爵

匈牙利第48步兵团,称号:洛尔步兵团(地名作为荣誉称号)
建团:1798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5军第14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82马扎尔人,百分之18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三营,第四营驻奥登堡,第一营驻萨拉热窝,第二营驻纳戈尔卡扎
补充区:纳戈尔卡扎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冯.鲁普雷斯特
领章色:钢绿
纽扣:金色
荣誉团长:无

下奥地利第49步兵团,荣誉称号:“海斯男爵步兵团”
建团:1715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2军第4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98德意志人,百分之2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二营驻布仑,第三营萨拉热窝,第四营驻圣普尔滕
补充区:圣普尔腾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亨克
领章色:深灰
纽扣:银色
荣誉团长:海斯男爵

匈牙利第50步兵团,荣誉称号:“巴登大公弗雷德里希步兵团”
建团:1762年
隶属(截至1914年8月):第7军第35步兵师
士兵构成:百分之22马扎尔人,百分之71罗马尼亚人,百分之7其他民族。
驻扎:团部,第一营,第二营,第三营驻卡尔斯堡,第四营驻斯脱拉克
补充区:斯脱拉克
团长(截至1914年8月):陆军上校冯.扎帕尔
领章色:鹦鹉绿
纽扣:银色
荣誉团长:巴登大公弗雷德里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9: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zhangyiyanyu 于 2008-7-23 10:04 发表
很长知识呀,以前很少关注奥匈帝国的。
我看文中说在对意大利作战中已经开始缺少大炮了,可是奥匈帝国好像对意大利作战还是比较顺利的,难道意大利军队就差到那个程度
據説隆美爾連長用了一個德國排就戲耍了一個意大利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5 14: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军队战斗力,不算西欧的。德国>俄国>奥匈>意大利。(个人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5 19: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喀尔巴纤山口保卫战

取得胜利的俄军,尽情地在加利西亚享受着他们的胜利,粮食,牲畜,女人,都是他们的战利品,当时的俄罗斯一名随军记者曾经引用托翁《战争与和平》中的原话形容说:“正教军队变成了一群无法无天的匪徒。”
这种情况使俄军高层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士兵自发的抢掠大大缓解了俄军后勤的压力,担心的是,部分俄军部队完全跑散,收拢极为困难。
4月上旬,俄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部队收拢起来,此时,俄军在进攻方向上发生了争论,部分俄军将领主张,转兵西北,攻击德属西里西亚,而部分俄军将领则希望继续向西南进攻,攻击奥属匈牙利腹地。
时间,在无益地争论中一天天过去,俄军并不知道,德军新参谋总长法尔肯海因上将已经决策,先东后西,西线已经形成的堑壕战格局不利于德军发挥其运动战的长处,因此,德军主力将在1915年5月完成东调,力争于俄属波兰这个天然的突出部内聚歼俄军主力,迫使俄军退出战争。
4月中旬,整个德国东西向的铁路线上,挤满了军列,德军西线精锐纷纷向东移动,由兴登堡元帅的东线总司令部统辖,秣马厉兵,准备进攻。
此时的俄军,才开始步履蹒跚地向奥匈喀尔巴纤山各个隘口发动试探性进攻。
由于俄军的暴行,造成了奥属加利西亚的难民潮,这些难民极大地阻碍了俄军的前进交通,同时,奥军对铁路的彻底破坏也给俄军的运输造成了非常大的苦难,1个月前,波姆-艾尔莫利撤退的时候,就是撤一段就拆毁一段铁路,桥梁涵洞车站设施甚至路基都一概炸掉。
庞大的俄军跟在难民后面,身穿从波兰人那里抢来的衣服鞋袜,吃着抢来的黄油熏肉,赶着抢来的牲畜拉的木板大车,滚滚向前,仿佛也是一支难民队伍一般。
4月12日,俄第13集团军发现前面的难民不走了,把交通完全塞死,于是派出哥萨克骑兵部队驱赶,当终于清出一条道路的时候,俄军才傻眼地发现,极具战略意义的塞姆加隘口的铁路隧道已经被奥匈军炸毁。
早在4月10日,根据奥匈参谋总部的命令,喀尔巴纤山所有隘口的铁路隧道全部被炸毁。
守卫塞姆加隘口的是奥匈王家匈牙利地方防卫军的第91步兵师(新建)和第131独立步兵旅(新建),兵源来源全部是隘口附近几个县的王家匈牙利地方防卫军的补充营,这些后备补充兵都是当地人,在耳闻目睹了俄军在加利西亚的行径后(守军和难民队伍有接触),不禁毛骨悚然,尽管士兵中的波兰人和乌克兰人对奥匈帝国政府没有什么忠诚度,可是他们也实在不希望自己的家人遭受加利西亚人曾经遭受过的一切,他们决心死战到底,决不让俄军通过,因为背后就是家乡!
战斗在13日打响,俄军决心不顾一切,穿越隘口,守军一个营固守由被炸毁的铁路隧道形成的瓦砾堆,其余部队占据隘口两厢的高地,对隘口中央的鞍部地带形成覆盖性交叉火力。
俄军在雨中三步两滑地攀登着鞍部的瓦砾堆,不停的被两边高地的交叉火力所覆盖,伤亡极为惨重,当俄军终于攀上瓦砾堆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则是雨点般的手榴弹,俄军被硬生生地砸了下去,由于交通条件的及其恶劣,俄军没有能够携带任何重炮,而守军因为是新编部队,师炮兵营也没有大炮,其实是当步兵营使用,双方展开了一场奇异的轻武器对抗。
一直打到下午,俄军高层才反应过来,应该先扫清隘口两侧的高地上的奥匈军!于是俄军开始转而攻击隘口两侧的高地,奥匈军占据高地地利,利用猛烈的机枪火力,压得俄军根本抬不起头来,没有炮火支援的俄军仰攻陡峭的山壁,十分吃力,就算没有守军,在雨中攀登如此陡峭的岩壁,也是吃力,更何况上面机枪火力极为凶狠。
俄军第一天的攻击无果而终后,第13集团军参谋长当晚赶到前线,亲自部署第二天的进攻。
第二天,俄军根据集团军参谋长的统一部署,利用兵力优势,开始进攻,俄军用两个团的兵力,正面硬冲隧道废墟,以三个团兵力向左侧高地冲击,以三个团兵力向右侧高地攻击,以三个团作预备队,集中集团军下属第17军和第23军的全部迫击炮进行火力支援,力争拿下隘口。
守军全部兵力才6个团,而俄军投入攻击的兵力就有8个团,还有3个团担任预备队,应该说,俄军是具备了压倒性的兵力优势的。
俄军用迫击炮轰击两个小时后,冲击开始,进攻铁路隧道废墟的俄军进攻正面极为狭窄,兵力雍塞成一团,刚开始进攻就被打得伤亡惨重,然而俄军不顾伤亡,踩着尸体,疯狂地向前拥;进攻两侧高地的俄军甚至抛弃了步枪,赤手空拳,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
俄军对高地的进攻基本没有任何效果,然而毕竟牵制了高地上奥匈军的注意力,减小了奥匈军两侧交叉火力对隧道废墟的支援,正面进攻的俄军不顾伤亡,反复冲击,下午14点,俄军发动第4次进攻,踩着尸体堆成的慢坡冲上了废墟顶端。
出乎俄军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守卫废墟顶部的奥匈军并没有崩溃,他们以十倍于以往的英勇冲出战壕,和俄军进行刺刀见红的白刃格斗,甚至参谋军官也挥舞着没开锋的礼仪军刀,红了眼的扑上来,刺刀断了,就用枪托砸,营部的勤杂兵也拿起工兵刀进行搏斗。
血肉横飞的白刃战仅仅持续了20分钟,然而双方伤亡都惨重至极,奥匈军一个营基本拼光,俄军起码付出了一个半营的代价和宝贵的时间。
增援上来的奥匈军对废墟上所有还站立着的人进行无差别射击,将俄军硬打了下去。
被打下去的俄军迅速又冲了上来,在隘口的铁路隧道废墟上形成了绞肉机式的反复争夺,王家匈牙利地方防卫军的士兵们,这些或者四十出头胡子巴沙的半老头子们,或者17岁以上不到21岁胎毛还没退净的少年们,以超出所有帝国精锐部队的战斗精神英勇地战斗着,甚至是疯狂地战斗着,战斗一次又一次倒退回冷兵器时代,刺刀的碰撞声和士兵的嘶喊声盖过了枪炮的轰鸣。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俄军终于退却了,守军利用堆积在隘口后面村庄中的枕木和石料(奥匈军在炸毁隧道之前居然预备了重修的工料,真不知道是高瞻远瞩还是愚蠢透顶),重新构筑了工事。
这种战斗周而复始地又进行了3天,俄军每天都感到自己似乎是接近胜利了,然而却总是差那么一口气,被守军击退,当然守军兵力也被大量消耗,俄军判断,守军不超过8个团(倒是满准),耗光守军兵力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18日,守军全部预备队已经顶了上来,再也无兵可调了,俄军根本不顾伤亡,3比1甚至4比1都赔得起,集团军参谋长仍然沿用第一天地兵力部署,发动进攻,今天,一定要淹没奥军,跨越隘口,广阔富饶的匈牙利平原就在眼前了!
18日下午13时到15时之间(具体时间有争议),突然,重炮的声音响了,炮弹散乱地飞入俄军的进攻队列,尽管炮击十分散乱,然而对俄军士气打击是巨大的,俄军进攻部队立刻垮了下去:守军哪里来的重炮?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炮击又停止了,俄军顾不得疑惑,突破就在眼前,重整后的俄军再次发动了进攻,高呼着乌拉的人潮扑向确定无疑的毁灭。
炮声又响了,然而落弹却不再散乱,而是准确而凶狠地落到俄军进攻部队的头上,密集的炮弹完全淹没了俄军,瞬间的急剧伤亡甚至让俄军不知所措到忘记了逃跑,由于欺负守军没有重炮,俄军的出发阵地非常靠前,现在一起被炮轰,集团军参谋长重伤,担任预备队的部队也伤亡惨重,俄军士气终于崩溃,第13集团军开始溃退。
原来,隘口守军的5天坚守,给奥匈军野战部队争取了宝贵的重整时间,17日,本来就在撤退中保持完整的波姆-艾尔莫利集团军完成物资补充后开始向隘口靠拢,18日下午,他将自己的重炮部队部署在隘口后的村子里,眼看战况紧急的他下令不等测量和计算诸元完成,也不等炮位固定完成,先开炮再说,这就是下午那阵散乱炮击的由来,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炮兵技术支援部队迅速完成了固定炮位,储备弹药等作业,终于开始正式炮击俄军,久攻不克的俄军被炮击打垮。
随着奥匈军野战部队的重整和增援,俄军趁胜夺取喀尔巴纤山隘口,进入匈牙利腹地的时机也就丧失了,这个时候,德军已经完成部署,准备进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5 22: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royantaul 于 2008-10-15 19:55 发表
取得胜利的俄军,尽情地在加利西亚享受着他们的胜利,粮食,牲畜,女人,都是他们的战利品,当时的俄罗斯一名随军记者曾经引用托翁《战争与和平》中的原话形容说:“正教军队变成了一群无法无天的匪徒。”
这种情况使俄军高层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士兵自发的抢掠大大缓解了俄军后勤的压力,担心的是,部分俄军部队完全跑散,收拢极为困难。


读了这段话感觉真是哭笑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23 03:07 , Processed in 0.14168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