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永远奋斗

[博采] 【善良的大灰狼】——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11.


    穆展言在一个礼拜后回来,那一个礼拜,我觉得真是比什么时候都还漫长。

    他回来的那天,我正坐在别墅侧面小花园里的秋千上。我隐约听到穆展言的跑车驶进来的声音,虽然心里挺激动的,可我没有立即跑出去,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在生我的气,并且我还没有原谅他呢。

    接着,我的秋千突然前后动荡起来。转头看到穆展言已经站在我身后了,他轻轻地来回推着秋千,动作十分轻柔。

    我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转过脸来。

    “怎么,你不欢迎我回来?”他说。

    “才怪,这是你的家。”我说。

    “可是你才是这儿的小主人。”他十分好脾气地对我说。

    “才不是。”我说,我还在和他赌气,我才不会忘记他前几天怎么对我的。

    “那个漂亮的小姐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吗?你们在巴黎玩得愉快吗?”我从秋千上跳下来,挑衅地看着他说。

    “谁告诉你我是和她一起去的。”他对着我的眼睛十分委屈地样子,停顿了一下又说,“哦,我女儿不喜欢怎么办呢?”

    然后,我发现这几天的委屈瞬间烟消云散了,穆展言的表情和语气分明就是在讨好我。

    反正她不会再来了,我就原谅他了。

    在那以后,穆展言真的再也没有带过任何的女子回家,除了梅苏以外,梅苏只是他的助理而已,我一点都不介意她常常来。

    我在15岁那年,初中毕业。但我一个朋友都没有交到,大概大家都觉得我难以相处。我所亲近的人除了穆展言就只有梅苏了,我原本的父母也一直都没有遇见过,其实我只会偶尔记起他们,他们的脸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慢慢模糊了。

    有一段时间我居然还特别留意电视里播放的节目,母亲说过要演戏,但我没有在任何一个频道看到过她的演出。很快,我就不再去想了,是她先不要我的,我才不在乎她现在怎么样了。

    就连一些女孩子发育期间的生理知识,还是梅苏来告诉我的,索莉亚算哪门子母亲。

    那段时间,穆展言找了好几间高中的学校来让我挑选。对于我的学业,他总是特别有耐心,而我总显得很不耐烦,我对他已经是越来越放肆了,有时候他也会大发雷霆,但我一点也不害怕,他发现后就会更加地生气。

    有一次,穆展言不在,梅苏独自来看我。这次她没有穿套装,她穿一件大T恤也挺耐看的,还戴着一副黑色粗边框的眼镜。

    “穆展言自己在工作,你这个助理怎么到是闲下来了?”我十分好奇地说。

    “我们公司那幢楼,这两天全部停工,要彻底地换线路了。”梅苏在我身边坐下,然后推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好像不欢迎哦?”

    “才不是,我只是奇怪穆展言不用做事怎么还是每天一大早就出去了,你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问道,和梅苏的话题总是离不开穆展言三个字。

    “穆先生不在吗?”梅苏疑惑地说。

    “你又想来隐瞒我是不是?你们别以为我还是小孩子,我就要比你高了。”我说。

    “我发现你这个小孩的疑心怎么那么重?穆先生去哪里是不是都向你汇报的,你们谁才是父亲呢?”梅苏带着责备对我说。

    “你猜这两天他都到哪里去了?”我继续问。

    “穆先生怎么受得了你的?真让我怀疑。”梅苏几乎要抓狂的样子。

    可是,他究竟到哪里去了呢?我发现我的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这个了,连梅苏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记得了。

    我这种几乎病态地疑心连我自己都觉得讶意,我是跟谁学来的呢,身边的人都不是这样子的。

    我坐在客厅里直到穆展言回家,可他回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而我已经睡眼朦胧。

    看到他的时候,我使劲揉自己的眼睛,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到哪里去了呢?”我问道,声音有点响,吓了我自己一跳。

    “卓琳琅,你这是在跟谁说话?”

    “你去哪里了?”我接着问。

    “卓琳琅,你很关心我今天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是吗?”穆展言面带讽刺地对我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跟穆展言说话的时候总是争风相对了,而他也不再那么温和了,我好怀念那么小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柔声地对我说,“琳琅,我在这儿,不要害怕。”那个时候的他。

    我不知道是谁破坏了那样的氛围。

    见我不说话,他的语气稍微缓和了点。

    “卓琳琅,你已经15岁了是吗?”他说,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我点点头。

    “我今年已经37了,我比你大了22岁是否证明我们之间的代沟已经很深了呢?”他又说。

    他第一次对我透露他的年龄,我更加觉得意外。

    “你认识我的那一年就已经比我大22岁了。”我说。

    “的确是,你越来越大,我却越来越老了。”他说,语气有点自嘲。

    “穆展言你一点都不老。”我立刻说。

    “谁说不老,你看我都已经在长白头发了。”他说着指指自己的脑袋,苦笑着说。

    在我眼里,他一直都是高大英俊并且成熟的,他还是和我8岁时认识的时候一样,常常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那些衣服几乎都是梅苏去挑的,梅苏总是会买一打白衬衫带过来。但我的衣服大多都是穆展言亲自去选购的,而且每次都会挑深深浅浅的绿色。他说我适合绿色,其实不管他挑什么样的,我都喜欢。只要是他给的,我全部接受。

    “你37岁了为什么还不结婚呢?”我问他。

    “有几个孩子是喜欢继母的?卓琳琅,你是吗?”他直视着我说。

    我当然不是,我心里明白得很。只要有穆展言就足够了,我才不需要继母。

    于是,话题进行不下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穆展言还是每天一大早就出去了,我依然会好奇。我再也待不下去了,只好打电话来叫梅苏带我出去。

    我老早就想学驾车了,如果我会开车的话谁也别想阻止我去哪里,可是被穆展言很严厉的拒绝了,他说我还是未成年不适合,我只要把学习学好就好了。

    梅苏开一辆银色的车,我见过这辆车,其实就是穆展言的。

    我还是坐在后坐上,谁开我都坐这个位置。我看到梅苏的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嘴角向上扬起来。

    “琳琅,你要我带你去哪里?”梅苏说。

    “去哪里都好,”想了一下又说,“穆展言平常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你还没成年怎么可以去?”

    “谁说小孩子就不可以去?”我反驳道,其实我一直都想知道穆展言常常会在哪里,他白天做什么我是一点都不了解。

    “当然不可以。”梅苏异常坚决。

    “我才不听你的。”

    梅苏把车驶到了市中心,到处都是人群,熙熙攘攘地穿梭不停,我一点也不喜欢看到这么多的人。

    难道穆展言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那他干吗还要住到山上。

    我已经很久没有身边都是人群的感觉了,长久以来我都生活地比较安静。

    梅苏把车停好,然后拖我下车。

    “跟着我,别迷路里,你要是走失了,我就没法向穆先生交代了。”梅苏拖着我的手说。

    我觉得她的手很硬,一点都不柔软,我低头看到她手上十分明显的关节,血管也十分清晰。

    我只比她矮一点点而已,不需要多久,我就可以赶上她了。

    “你在想什么呢?”她说。

    “哦,没什么。”

    “是不是不习惯?没关系,以后常常带你出来走走,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每天都往外跑,哪里能闲得住。”

    她一边走一边跟我说,我听了一半也忘了一半。

    “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梅苏突然停下来对我说。

    “我要柠檬蛋糕。”我说。

    “那么多年了你还没吃腻?养你真是很容易呢。”梅苏笑着说。

    我比较想吃的是很多年前穆展言给我的那块柠檬蛋糕,那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我怀念那时候的他,现在我总是觉得柠檬蛋糕不像那时候吃的那么好吃了,他对我也没有像那时候那么好了。

    我一个人的话还真是比较容易迷路,每条路都长得相似,每段路上的行人也都相似,分不清谁是谁。遇到的每个人我总是盯着他们看,然后就忘记了。

    梅苏带我进了一家餐厅,她点了柠檬蛋糕给我,她自己喝咖啡。

    我们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上,从这里看出去可以看到很多行人。

    都是柠檬蛋糕,味道怎么差那么多呢,也许是我一点都不觉得饿的缘故。

    “不好吃吗?”梅苏望着我说。

    我摇摇头。

    “那怎么皱眉头了?你这个样子到我这个年纪会满脸皱纹的。”

    “你很老了吗?”

    “那到也不是,可比你总大多了。”

    “你跟穆展言一样,总是倚老卖老,总有一天我也会赶上穆展言的年纪的。”我咬咬牙说。

    “真希望是这样,女人一旦到了我这个年纪,最怕时间走地太快。”梅苏带着惋惜对我说。

    “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呢?”我问道。

    “结了婚的女人老起来更快,结了婚就是生孩子,有了家庭就带着牵挂,心里有了牵挂怎么能不老吗?”梅苏说。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继续问。

    “你这个小孩怎么尽问这些有的没的?穆先生没有教你这些吧?”

    “我才不需要谁来教呢——”

    我忘记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看到梅苏的眼睛一直望着我身后的方向,于是我也看过去。

    那个白色的背影可真像穆展言,可是,他旁边的女伴又是谁。

    “也许不是。”梅苏会意地轻轻对我说。

    “不是才怪。”我放下手中的蛋糕就急忙往外走,梅苏紧紧跟着我。

    我认错才见鬼了,谁的白衬衫穿得会比穆展言好看,谁的身上也有青草的味道,我仿佛闻到了那种味道。

    “别去叫他,穆先生此时也许有事。”梅苏拖住我的手说。

    “你总是帮他,穆展言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了?”我甩开她的手说。

    穆展言并没有看到我,他只顾着说笑,一点都没发现我的存在,他身边的女郎是谁,他对着我的时候也不见得会笑地那么开心,又是短头发的漂亮女郎,原来他喜欢短头发的女郎,短头发谁不会剪呢。

    穆展言拉开车门让那个漂亮的女郎坐在他身旁的位置上,他以前都让我坐后面的,他真是偏心。

    “梅苏,跟着他。”

    梅苏当然不会听我的话去跟踪她的老板。

    “把钥匙给我,我自己开。”我伸出一只手对着她。

    “你又不会开车拿钥匙做什么,哪有员工跟踪老板,女儿跟踪父亲的,成何体统了?”

    “把钥匙给我!”我放大声音,跺了一下脚说。我看到穆展言的车已经在启动了。

    “撞到人怎么办,真不该带你出来。”

    “撞死了更好,穆展言现在大概巴不得我死了,他好逍遥快活了,你也是,你们大人都是讨厌鬼。”我赌气地说。

    梅苏重重地呼吸了一下,然后把车开到我前面。

    “坐好。”她说。

    我迅速地跳到后面去坐好。

    一直跟在穆展言的跑车后面,我觉得我现在的火气大得不得了,我巴不得穆展言此刻看到我,可他就是没发现我跟在后面,什么人能让他那么投入。

    “载你这一程,我恐怕就得另谋高就了。”梅苏说,我在镜子里看到她的脸此刻黑黑的。

    “穆展言会把你开除吗?”我问。

    “你说呢?”她苦笑着反问。

    “那他也会把我开除了是吗?”

    “穆先生怎么忍心开除你这么漂亮的女儿。”接着,梅苏又劝慰道:“琳琅,一个人如果要获得幸福,首先要有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你是说我不知好歹?”

    “你别扭曲我的好意,琳琅,你理智一点。”

    我的确不怎么理智,可是看到穆展言身边的女郎,我就觉得火冒三丈了。

    穆展言的车在一幢公寓前停下来,远远地我看到那个短发女郎把手缠绕在穆展言的脖子上。

    “有个母亲也好,有些事是不能够和父亲交流的对吗?”梅苏把车停下后,回过头望着我说。

    “我有你就够了,才不需要母亲。”我说。

    “如果我嫁给穆先生,你可会喜欢?”

    梅苏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讨厌假设性的问题。”我说。

    从车子上下来后,穆展言早就进屋去了。

    “你认识这儿吗?”我说。

    梅苏摇摇头,“跟你一样,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个地方。”

    我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

    “怎么了?”

    “我要回家。”我说。

    “不想再更进一步地跟踪了?”梅苏试探性地看着我。

    “你不后悔现在回去?”见我不答,她又问。

    “你好罗嗦,我要回家。”我大声说。

    “好,我们回家。”

    我明显地看到梅苏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害怕穆展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回到家后,我本来想躲到我那个大窗台上去,又怕穆展言不发现,所以干脆到外面去等他。

    我侧着脑袋,望得脖子都酸了才看到他的跑车驶过来,在一瞬间我突然有点害怕那个女郎也在车里。

    “为什么在外面?怎么不进去?”他下车后就问我。

    “等你回来。”我说。

    他露出惊讶地一瞥,然后往里面走,我跟在后面。

    “今天愉快吗?”穆展言坐下后说。

    我不答。我原本想审问他的,现在好像倒转过来了,穆展言总有办法扭转局面。

    “跟踪我不好玩吗?你好像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高兴。”他突然说。

    我的心里突然一震,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接着,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其实问了也是白问,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穆展言哼了一声不答,我觉得那种声音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我讨厌这种声音,他的不客气却增加了我的勇气。

    “我讨厌你。”我用劲力气说。

    “为什么呢?”穆展言出奇意料地没有对我发脾气。

    “你是不是要娶那个短头发的女人?”我继续很大声地问。

    “哦,你提醒我了,我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

    穆展言的语气十分轻描淡写,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我会讨厌你,还有那个短头发的女人。”我说。

    “卓琳琅,阿萌不叫那个女人,注意你的语气。”

    原来她叫阿萌,穆展言叫我可没这么亲切的。

    “我就是讨厌你。”

    “卓琳琅,你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吗?”

    此刻,穆展言已经面带愠色了,我知道我又冒犯他了。

    “我才不要和那个女人住在一起。”我瞪着他说。

    “卓琳琅,我跟你说过她叫阿萌,你再这么不客气,我会把你送到无人的荒岛上去。”

    “你最好现在就把我送去。”

    “卓琳琅,你最好不要认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

    “穆展言是个大色狼,是讨厌鬼,我才不理你。”我说着就往外走。。

    跑到房间里,胸口又闷又烫,于是我把窗台上一个盛了清水的透明瓶子奋力摔在地上。

    这种突兀的举动,给我一种慌乱的感觉,那么似曾相似。母亲就是那样的,我发誓我不会像她的。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在大窗台上待了一整个晚上,穆展言一直没有来找我。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我就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了,大概这次他真的对我生气了,大概他不再喜欢我了,他因为那个阿萌的女人才生我的气的。

    他又不告诉我去哪里了,而我也不想再问苏菲了,但总觉得心神不宁。

    梅苏又来看我,她仿佛什么都知道,可对我却是连一句劝慰的话都没有。

    “带我去剪头发好吗?”我说。

    “穆先生说过你可以剪吗?”梅苏说。

    又是穆展言,我才不管他呢。

    “我要去。”

    “不行。”

    “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剪。”我威胁她说。

    “还是不行。”

    “我真的会自己剪的。”
   
我怕她以为我在开玩笑,就又强调了一遍。可是,梅苏还是从容不动地坐着。

    于是,我走到自己的房间,把头发解下来,不假思索地就剪掉一捋。

    “琳琅,你究竟是怎么样的孩子?”梅苏突然站在我身后。

    她接过我的剪刀说,“真应该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了,这些年穆先生把你宠坏了。”

    “别把我当作神经病。”我说。

    “你怎么会是神经病呢?算了,我带你去剪。”她十分无奈地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

    变成短发的我一点也没有我想象中漂亮,比穆展言身边的短发女郎都丑,剪得太短了,脸反而看起来肥嘟嘟的,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

    原来以为穆展言又会出去好多天,可是让我惊讶的是他当天就回来了。

    看到我的时候,他很明显地一震。

    “眼前这个怪物是你吗?卓琳琅。”他十分怀疑地说。

    “我不是怪物。”我反抗道。

    “你不是怪物那一定是我是怪物了,看不懂你这惊天动地的变化了。”

    我原来以为穆展言应该是高兴的,他是喜欢短头发的,可是他没有。

    “是我把你宠坏了吗?”

    穆展言说完这句话后离开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感觉好遥远。

    高中入学的通知下来了,是穆展言挑选的学校,他没有来征求我的意见。直接叫老欧和梅苏陪着我去报道。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亲自带我去入学,让我十分失落。

    学校离的非常远,我像是被穆展言给流放了。

    办好入学手续后,老欧并没有马上送我回去,而是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一所公寓里。

    我下车后,才看到梅苏从后车厢里拖出两个箱子。

    “为什么来这里?”我极不礼貌地对她吼道。

    “琳琅,这是我今天早上给你整理的,你看还缺少什么我再带给你。”梅苏说着把箱子拖进去,我这才看到苏菲也在里面。

    看到我,她给了我一个非常热情的微笑。

    “要搬家吗?”我说。

    “你喜欢这里吗?这儿离学校十分近。”梅苏朝屋子里张望着问我。

    “穆展言在哪里?”我说。

    梅苏叹息一声,走到我身边,用手摸摸我的脑袋,温和地说:“琳琅,别再剪掉了,你看多可惜。”

    “穆展言去哪里了?”我几乎就要哭了。

    “苏菲在这里,我也会在你不上课的时候来看你,你不会觉得寂寞的。”

    我觉得梅苏在逃避一些什么,他故意避开了穆展言这个话题。

    我心里应该十分清楚了,我被流放到这儿了,我得罪他了,所以被他丢在这个死气沉沉的鬼地方。

    “我做错什么了吗?”我说。

    “你还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没有人会否认这点的。”

    我真受不了梅苏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最大的错是冒犯穆展言了。”

    “不是。”梅苏轻轻地答。

    “走走走,通通都给我走地远远的,都是讨厌鬼,我才不稀罕你们谁来看我,穆展言最好一直都不记得,做他女儿真是倒霉。”我说着把梅苏往门口推。

    梅苏摇摇头,和老欧离开。

    这栋公寓的布置还是穆展言的风格,简单明了,我的房间也依旧是绿色调。

    可是,只有我和苏菲两个人,显得特别空旷,一点很小的声音也会变得格外响亮。

我怕她以为我在开玩笑,就又强调了一遍。可是,梅苏还是从容不动地坐着。

    于是,我走到自己的房间,把头发解下来,不假思索地就剪掉一捋。

    “琳琅,你究竟是怎么样的孩子?”梅苏突然站在我身后。

    她接过我的剪刀说,“真应该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了,这些年穆先生把你宠坏了。”

    “别把我当作神经病。”我说。

    “你怎么会是神经病呢?算了,我带你去剪。”她十分无奈地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

    变成短发的我一点也没有我想象中漂亮,比穆展言身边的短发女郎都丑,剪得太短了,脸反而看起来肥嘟嘟的,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

    原来以为穆展言又会出去好多天,可是让我惊讶的是他当天就回来了。

    看到我的时候,他很明显地一震。

    “眼前这个怪物是你吗?卓琳琅。”他十分怀疑地说。

    “我不是怪物。”我反抗道。

    “你不是怪物那一定是我是怪物了,看不懂你这惊天动地的变化了。”

    我原来以为穆展言应该是高兴的,他是喜欢短头发的,可是他没有。

    “是我把你宠坏了吗?”

    穆展言说完这句话后离开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感觉好遥远。

    高中入学的通知下来了,是穆展言挑选的学校,他没有来征求我的意见。直接叫老欧和梅苏陪着我去报道。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亲自带我去入学,让我十分失落。

    学校离的非常远,我像是被穆展言给流放了。

    办好入学手续后,老欧并没有马上送我回去,而是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一所公寓里。

    我下车后,才看到梅苏从后车厢里拖出两个箱子。

    “为什么来这里?”我极不礼貌地对她吼道。

    “琳琅,这是我今天早上给你整理的,你看还缺少什么我再带给你。”梅苏说着把箱子拖进去,我这才看到苏菲也在里面。

    看到我,她给了我一个非常热情的微笑。

    “要搬家吗?”我说。

    “你喜欢这里吗?这儿离学校十分近。”梅苏朝屋子里张望着问我。

    “穆展言在哪里?”我说。

    梅苏叹息一声,走到我身边,用手摸摸我的脑袋,温和地说:“琳琅,别再剪掉了,你看多可惜。”

    “穆展言去哪里了?”我几乎就要哭了。

    “苏菲在这里,我也会在你不上课的时候来看你,你不会觉得寂寞的。”

    我觉得梅苏在逃避一些什么,他故意避开了穆展言这个话题。

    我心里应该十分清楚了,我被流放到这儿了,我得罪他了,所以被他丢在这个死气沉沉的鬼地方。

    “我做错什么了吗?”我说。

    “你还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没有人会否认这点的。”

    我真受不了梅苏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最大的错是冒犯穆展言了。”

    “不是。”梅苏轻轻地答。

    “走走走,通通都给我走地远远的,都是讨厌鬼,我才不稀罕你们谁来看我,穆展言最好一直都不记得,做他女儿真是倒霉。”我说着把梅苏往门口推。

    梅苏摇摇头,和老欧离开。

    这栋公寓的布置还是穆展言的风格,简单明了,我的房间也依旧是绿色调。

    可是,只有我和苏菲两个人,显得特别空旷,一点很小的声音也会变得格外响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13.


    直到高一上半年结束,穆展言一直都没有来看我,也不打电话给我,只有梅苏每个礼拜来一次。

    刚开始的几个月,我忍不住想听到他的声音,于是我偷偷打过去,然后听到有人接就立即挂掉。我想只要我和他道歉,他就会亲自来接我回家了。可是,我才不愿意和他道歉,其实我并没犯什么大错,他完全可以不必要对我这么无情的,他真是个冷血的家伙,渐渐地我对他都要心灰意冷了。

    差不多有半年,头发长到了耳根下面,我没有再去剪掉。原来一直都自认为自己是个极不受欢迎的孩子,离开穆展言的光环,我的身上再也没有值得炫耀,让别人羡慕了。

    在高一上学期即将结束的那几天,我突然又觉得又有某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了。并且我走回家的时候总觉得身后有个黑影,但是我很快就抓到了他。

    他看到被我发现的时候样子十分窘迫。

    “跟着我你想干吗?”我很厉声地对他说。

    “我只是想做你的朋友?”他十分羞涩地对我说,他连抬头看我一眼都不敢。

    他的个子一点都不高大,我觉得连我都比他高,他的眼睛也不是又黑又亮的,而且他的脸上还有零星的痘痘,他穿着厚厚的棉衣,十分笨重的样子,我真不喜欢他的外表。

    “这个送给你。”

    我看到他十分犹豫地从棉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

    “什么东西?”我问他。

    “巧克力。”他像是鼓足了勇气,终于抬头来看我。

    “为什么呢?”我直视着他说。

    “我喜欢你,想跟你做朋友。”他说的断断续续,声音特别轻。

    可是我最不喜欢这些行为幼稚的男孩了。

    “请收下吧。”他说着又把头埋下去,手放到了我前面。

    我注视了他几秒后,十分凶悍地对他说:“你再敢跟着我,我会打你。”我说着并且挥了挥我的拳头。

    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我偷偷回过头去,他没有再跟上来。

    这个我不认识的男生是第一个说喜欢我的人,但我讨厌他。在整个高中时代都没有再有人对我说过喜欢我,也没有人送我巧克力,也没有人在回家路上像个贼似的跟在我身后。

    我看到我身边的女生都不是那样的,她们似乎都比我受欢迎。她们会有男孩子追,虽然才十六七岁,但她们已经学会化漂亮的妆还有和男孩子调情约会,从来没有人教过我这些。

    而她们有些人明明就比我难看很多,可我就是不如她们受欢迎,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而穆展言始终没有接我回去,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14.


    一个狂风暴雨,雷电交加的晚上。

    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发誓我真的有看到穆展言就坐在我的床边担忧地望着我,他的眼睛十分憔悴,他温热的手掌有力地握着我,像小时侯那样温柔地说,琳琅,别害怕,我在身边的。

    可是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却找不到他,我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也没有。

    我问苏菲穆展言是否来过,她告诉我没有。

    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是因为我太想念他的缘故了,他怎么可以一直不来看我,他怎么可以把我捡回来之后又不要我了。

    头发又重新长到半腰的那一年,我已经满18岁,我的个子也已经超过梅苏了。

    我从来没有认真地喜欢过学习,考大学这一年也没有努力过。很多时间,都是自习,我的同学都为考大学而熬夜,埋头苦读,而我变得十分清闲。

    我没有努力学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像她们那样普遍都变得驼背并且戴上厚眼镜,眼皮一整年都是浮肿,脸上还因为睡眠不足而长满了暗疮。

    成绩不好没有关系,反正现在连穆展言也不在乎这个了,他是对我彻底失望了吗。

    没有考上大学,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从来就不那么喜欢读书的。

    可是不读书要做什么,穆展言曾经问过我,我到现在始终没有想过我可以做什么。

    高考结束的那天,我十分轻松地走回家,我很奇怪我的一些同学考完后居然哭了,太让我纳闷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老远就看到穆展言的车子停在公寓外面,就算很久没看到,我也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我还是不相信似的用力揉自己的眼睛,我的心里怔怔地,站在门外半晌不敢进去。

    外面阳光热烈,我的背上黏糊糊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汗流浃背的感觉了,非常陌生。

    曾经有很多次,我渴望回来的时候穆展言可以突然出现给我一个惊喜,可是他始终没有,让我心灰意冷。

    我盯着穆展言的那件白色衬衫,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了啊,可还是觉得看上去十分亲切。

    “卓琳琅,你不认识我了吗还是不欢迎。”穆展言走到我身边,伸出一只手摸我的脑袋,“再长下去就要赶上我了,梅苏说你长得很快,果然如此,你每天都吃什么呢可以长这么高。”

    “我讨厌你。”我低低地说。

    “你的成绩还是糟糕的很,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好好学呢。”穆展言此时简直就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我最讨厌你了。”

    “哦,是吗?你打算讨厌我多久呢?”他说着抚摩我的长发,“以后不准再剪掉了,不要把自己弄成一个丑八怪,没有人会喜欢的。”

    “你会在乎吗?谁让你把我丢在这里的,我是狗熊吗,是你的玩具吗。”我还是觉得无比地委屈。

    接着我咬咬牙,“你不是喜欢短头发的女人吗?”

    “谁告诉你的,我喜欢我的女儿留长头发。”

    “我才不是你的女儿呢。”我赌气着说。

    “是因为我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吗,我道歉好不好?”

    我几乎就以为穆展言现在是在低声下气地讨好了,我却还不知足,所以幸福总是离得我远远的,有时候我觉得我可以抓得住了,可总还是会溜掉。我看着它走远,却无能为力。

    这天,穆展言带我回家,回到我们原来住的山上了。我装出很不乐意的样子,其实心里却高兴地要死,我做梦都渴望他带我回家。

    仿佛我不曾离开过这个家,一切依旧那么使我感到舒心,只不过我又长大了一些。

    这个晚上,我睡得十分塌实。梦中会惊吓而醒来的事情我不会再让它出现在我的身上。

    接连几天,我都十分兴奋,仿佛小时候刚被穆展言捡回来,我们谁都没有提那个叫做阿萌的女子。

    没有外人夹在中间,我和穆展言的相处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融洽,我怀疑我做梦都是在傻笑着的。

    高考的成绩十分不理想,其实这并不影响我的心情,只不过穆展言格外严厉地训斥了我很久。

    “我不念书了好不好?”一个午后,我小心翼翼地问穆展言。

    “不念书你现在还能做什么?”穆展言挑了挑眉毛看着我。

    “我可以结婚啊。”我突然间冒出了这个念头,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在外面交男朋友了?”

    “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结婚了。”我开始变得倔强。

    “是谁?”穆展言开始变得严厉。

    “我想嫁给你好不好?”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穆展言的眼光不再对着我。

    “你只是个孩子。”

    “法律规定孩子不能同你结婚是吗?”我生气地问他。

    “你也懂得法律吗?”穆展言语气十分不屑。

    “你不喜欢我了是不是。”我很小声地问他。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说想同他结婚,虽然是没有经过思虑说出来的,可是对我而言那是极其强烈的念头。

    “琳琅,我老了。”

    穆展言望着我,我看到他的黑眼睛里的眼神十分复杂,我不敢对视了。

    许久之后,我一直会想起我的这一次求婚,穆展言在那个时候其实并没有直接的拒绝我,他只说我是个孩子,他是个老人。我跟他的距离仅仅只是相隔在我们中间的22年时光,如果那个时候他直接娶我就好了,那样后面的故事应该会很不一样,可是他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15.


    在不久之后,我就被他送进大学了,是一所挺有名气的大学,我那么糟糕的成绩,我不知道穆展言是怎么样才把我送进去的。

    尽管我很不喜欢念书,经管已经念到大学了我还是很不喜欢。可是,穆展言答应每天送我去学校,条件是我必须要顺利地毕业。他知道,不管他怎么教训我,我的成绩总是会不理想的,我真的不适合念书。

    但是,不念书我真的会不知道要做什么。我没有朋友,没有学历,穆展言又不娶我,像我这样离开穆展言就一无所有的人,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是适合我去做的。

    在大学里,我还是没有交到朋友。我发现,人的命运就像是被安排好的。像我,小时候不受欢迎,到现在还是这样一个人。

    在大三的时候,系里转来一个男生。

    我第一次见到的是他的背影,他也穿白色棉布衬衫,个子高大,我觉得他像极了我小时侯见到的穆展言的背影,或许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感受到了穆展言身上的青草清香。

    所以,我迷惑了,我觉得我是被这个背影诱惑了,似乎又回到从前。

    那一天,我极其不礼貌的跑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停下来,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其实,他跟穆展言长得并不像,可是同样很好看。

    他不像穆展言那么英俊,可是我觉得他真的很漂亮。

    后来,他成了我大学里唯一的朋友,我叫他阿诺。

    那时候,我记得阿诺轻轻松开我的手,并且很友好地对我微笑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觉得很奇妙,因为我总是会遇到阿诺,这个漂亮的大男孩。有一次,我居然还很主动地和他打招呼,就这样,我们熟悉了。

    阿诺还告诉我一个让我十分震惊的消息,他说我跟他其实很早就认识了,在小时候的派对上。他说,他其实叫张峥俊。他说那次派对回家后,他就回家立誓说要娶派对上的小公主卓琳琅了,那时候大家都笑话他。

    我当然也没有忘记。只是我没想到,那个我认为比我还小还幼稚的小男孩长大后这么漂亮。

    知道这件事后,我很开心,我觉得只有对着小时候相识的人,我的心里才会塌实一点。我告诉穆展言的时候,他居然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那是一段让我快乐的时光,有一年多的快乐时光。因为阿诺和穆展言都在我身边,比任何时候都让我感到安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16.


    在一个周末。

    苏菲没有叫醒我,我睡到中午才懒懒地起来。原本我的心情十分惬意,只是再一次见到阿萌,让我又震惊又惶恐。

    从那天开始,我觉得噩梦又出现在我身上了。因为阿萌的频频出现,我和穆展言之间的争吵渐渐变得多了,我连看到阿诺都不觉得开心了。

    在一次比较猛烈的争吵之后,我对穆展言说我要走了,这次不需要他把我送走,我自己会很识趣地走。而他一点都不挽留我。

    所以,我只好走了,其实我的心里并不想走。可是,不走又能怎样。

    只能够般到阿诺住的房子里,房子很宽敞,他并不介意收留我。

    我还是没有顺利地毕业,在毕业前夕的一段时间,我不再去学校,我以为只有这样穆展言才会来找我,我没有办法,我渴望被他训斥,只是他也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17.



    我开始怀疑,穆展言对我的究竟是怜悯还是爱。竟然会以为他很喜欢我,可是他凭什么要喜欢我这个从来就不受欢迎的孩子,小时候的我真是很天真。

    离开一段时间后,梅苏来看我。给了我一个厚厚的大信封,她说是穆展言让她给我的。我十分好奇,所以梅苏走了之后,就立即拆开来看,让我失望的是里面只有现金。

    所以当梅苏隔一段时间后又来看我时,我对她十分不礼貌,我知道我不应该迁怒她的。

    但是梅苏很友好地拉着我进屋,她说,“琳琅,你又长高了。”

    我望着她,几乎是在俯视。的确,她比我矮许多,“我穿高跟鞋。”我对她说,并且伸出一只脚。

    “是啊,琳琅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姑娘了。”

    我隐约听到梅苏在叹息。

    “又是穆展言叫你来的是吗?这次他要给我多少,会有多少呢,我只配得到他的钱是吗。”我痛恨自己发出这么尖锐刻薄的声音,只是不这么说我会很难过,我不想让自己那么难过。

    梅苏从我跟前走过,她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径自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微笑着看着我:“琳琅,如果没有看到你那么高,年轻地光芒四射,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已经老了。”

    我走到沙发旁坐下,即使现在不是一个人,高跟鞋发出的声音还是又空荡又响亮。

    “我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做他的私人助理了,那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这么多年自己在做什么,除了固定的收入,什么也得不到。”梅苏坐到我身边缓慢地说。

    见我不响,她又说:“穆先生下个月结婚,和谁你心里也知道。”

    说完后,她突然笑得很灿烂的看着我,这种笑容让我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开始讨厌你了,有什么事情都是你这个外人来跟我讲。”我紧紧咬着嘴唇,含糊不清地对她说。

    “我的确是个外人,可是你——”

    “我也不是穆展言的自己人,我明白,不要你跟我讲,我是被捡回来的嘛。”

    梅苏不再和我争辩,她好脾气地跟我告别然后走了,她叫我照顾自己的时候我甚至都没看她一眼。

    梅苏走了以后,阿诺刚好回来,他带了一盒蛋糕给我,居然是柠檬的。

    阿诺穿一件白色休闲西服,他沐浴在阳光中刺眼的让我厌恶不已。

    “你穿白色丑死了,像个鬼一样。”我冲他吼了一声。

    可是,阿诺一点也不生气,温和地替我打开蛋糕盒子。

    柠檬蛋糕的清香瞬间洋溢在四面八方,阿诺每次都买香味十分浓郁的蛋糕,他说就是闻着也像吃了一样,那种感觉特别满足。

    “我已经不喜欢吃柠檬蛋糕了,难吃死了,鬼才喜欢。”我继续又很大声地跟他说话。

    阿诺停下手,突然看着我,“你喜欢吃什么,下次再带给你。”

    “我饿死了,下次再下次,你是不是想我饿死,我死了你就可以结婚了是不是?”

    “小公主,我没有要结婚。”阿诺的表情显得十分委屈的样子。

    隔了一会儿,似乎很久,阿诺牵着我的手往外走,他的手十分温热,我顺从地跟着他。

    阿诺的背影跟穆展言真相似,我小时候看到的穆展言仿佛就像现在的阿诺。

    在餐厅,我没有看阿诺,直接叫了食物来吃。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食物,我只觉得饿。于是,只好拼命地吃,吃到吐,我像个饿死鬼一样,怎么都吃不饱。

    “阿诺,为什么还是那么饿,怎么办?”

    “原来以为你会不一样,我像个傻瓜一样,你凭什么要跟其他人不一样。”对着阿诺,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后来,阿诺一直抱着我,抱着嚎啕大哭的我。

    后来,我都不敢再想起这件事,我想那个时候我的样子一定十分丑陋,餐厅里的人都看着我,我还记得我骂了那些看着我的陌生人,是阿诺把我拉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18.


    后来,我忍不住回家。

    我还是觉得有点庆幸,因为阿萌不在,我总是害怕有别的女人出现在这栋房子里。

    看到我的时候,穆展言一点儿也不意外,我很久没回来了,他真是一点儿也不在乎,顿时我有点泄气。

    苏菲看到我很开心,经管我以前对她一点也不亲切。小时候的我,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现在也是。

    我是在花园里的秋千旁找到穆展言的,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修理一盆植物,我从来没有见他整理过。

    “回家了?”他只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手中的活。

    “我还可以回家吗?”我坐到秋千上自己荡起来,假装漫不经心地对他说。

    “只要你高兴的话。”穆展言这次没有抬头看我,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结婚后,我还可以回家吗?”

    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大剪刀,走到我旁边来。

    “琳琅,这儿还是你的家,不是吗?”接着,他又说:“我们以后不住在这里。”

    “我们是指你跟那个女人是不是?”我生气地用力荡起秋千,又高又远,感觉像要飞起来。

    “你可以叫阿萌的名字,但不是那个女人。”穆展言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一只手抓着秋千,迫使我停下来。

    “我讨厌你,你总帮着外人。”

    “阿萌不是外人。”

    “我知道,以后我才是你们家的外人,不要你告诉我。”我从秋千上跳下来,奋力挣脱穆展言的手掌。

    “是我没有把你管教好才让你变得蛮不讲理了对吗?还是我把你宠坏了,我的小琳琅不是这样的对吗?”

    我觉得穆展言突然间变得忧伤起来,可是,我眼里的穆展言一直是最英俊最自信的。我从来不认为有一天他会悲伤,是我的错觉吗。

    “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不要你结婚。”我抓住穆展言的手使劲摇晃,热切而渴望地看着他。

    “我以后会听话,我不会自己把头发剪掉,我会好好念书,我会顺利毕业,你不要娶她好不好?”

    我觉得我几乎是在哀求。

    “我已经答应阿萌了。”穆展言不再看着我,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不知道他一直在想些什么。我总想窥探他的秘密,总是什么都发觉不了。

    “可是,你以前也没有拒绝我呀,

    “琳琅,我老了。”

    我发现穆展言真的老了,在我面前他会说自己老了。是我长大了吗?可是,我8岁的时候和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直都只是22年啊,我看不出和小时候有什么分别,只是很明显,我觉得他已经不喜欢我了。

    “娶她跟娶我有什么分别,你现在喜欢她不喜欢我是不是?”

    “怎么样我还是会娶阿萌的。”

    “可是,我不会祝福你们的,我会诅咒你们的,一直一直。”我生气又很着急拼命跺脚。

    “琳琅,有些事只有当你老的时候,你才会懂得。”

    穆展言今天格外好脾气,一直没有对我发火。只是我宁愿他很生气很生气,宁愿他发很大的火然后把我送走,接着不来看我,最后在他气消的时候来接我回家,这样我们就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像小时候那样。

    我原来以为长大是件幸福的事,但我觉得害怕,我觉得我会失去他。

    “就算我会不开心,以后都不开心,你也会娶她的对不对?我早就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一点儿都不,连我的父母亲都不喜欢我,你怎么可能会喜欢?”

    我看到穆展言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很难过,难过地想要哭,难过地想要把房间里的玻璃瓶都砸碎。

    “结你的鬼婚去吧,我才不稀罕,我才不在乎,我才不理你。”说完这句话,我不去看穆展言的脸色,直接迅速地跑到他的视线之外。

    一路上,我都恍恍惚惚。我知道,怎么样我都不可能改变事实的。

    后来,穆展言还是结婚了,我没有参加,躲在外面偷偷观看。

    这天回家后,我请求阿诺娶我。

    “阿诺,我们结婚好不好?”我对阿诺说。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起很久以前对穆展言说过同样的话。

    阿诺居然答应我了,我觉得有些意外,恢复了一些自信,还是会有人愿意娶我的,漂亮的阿诺就愿意的。

    我不知道穆展言会不会在乎,但我打电话告诉他了。电话里,我不知道他的表情会是怎样的,他是否会松一口气,小时候的琳琅终于长大了,可以嫁人了,终于不用再依赖他了。

    电话挂断不久之后,穆展言就出现在阿诺的家门外。

    早知道这样,穆展言会来找我,在他结婚以前,我是否应该先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卓琳琅,结婚对你而言是一件有趣的事是吗?”

    见到我后,穆展言就瞪着眼睛看着我问我,很明显他在生气。

    “回答我。”见我不答,他又厉声问我。

    “我不结婚,是不是要让你养我一辈子?”我不甘示落。

    “琳琅,你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我这个老头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穆展言在我面前总把他老了这件事放在嘴边。每次听他这么说,我都觉得他看上去很孤单的样子。可是,他结婚了也会孤单吗?现在一个人的人是我。

    “我从来都不觉得穆展言是个老头。”

    “这算是夸奖吗?”他干笑了一声。

    “当然。”我微笑着告诉他,然后我问,“你会反对我嫁人吗?”

    穆展言轻轻哼了一声,“我可以反对吗?”

    我在心里强烈地渴望他的反对,只不过我常常都很失望。

    穆展言走了之后,我一个人沉思了许久。他既不是反对,也不像是赞成,他是个让人难以琢磨的怪人。

    我却后悔了,我喜欢阿诺,只是因为他是我唯一的朋友而单纯的喜欢而已。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我的心情变得复杂。脑海里,小时候被穆展言牵在手心里的情景总是断断续续地出现。

    现在,我只想回到那个时候,然后永远不要再长大。如果有一个时光机就好了。

    我还是没有嫁给阿诺,我留了字条说了对不起,我丢下他自己逃走了。

    没有嫁给阿诺,我并不觉得有多失落,反而松了一口气。

    对于阿诺,一直以来我都是自私的。

    我的无情似乎让他很伤心或者他生气了,因为我逃走以后,他没有来找过我。而我还是一次次的偷偷躲在穆展言的新家外张望,像个贼一样,每次都害怕给人发现。

    我觉得我快要变成神经病了,我想进去找他,可是我又很生他的气。我不想这样躲在外面,可又忍不住这样躲在外面。

    有一次,我偷偷站了很久后,被阿萌撞见了,我十分窘迫。

    “是琳琅吗?”她抓着我的手臂说。

    阿萌化着好看的妆,穿一条好看的裙子,戴着好看的珍珠耳环。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我从来都认为应该全部是属于我的,如果没有她的话。

    “不进来坐吗?展言在家。”

    她叫地很亲切,我十分恼火。

    我转身想走,她却拉住了我,她说,“琳琅,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是你父亲,我说得对吗?”

    阿萌看我的眼神很复杂,我却不知道那代表什么。

    “不用你管。”我很用力地甩开了阿萌的手,我十分讨厌她。

    那天起,我不敢在频繁地出现在他们家门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19.


    在一个阳光强烈的午后,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角出现细纹了,仔细看现在这张脸,跟许多年以前母亲的那张脸真的十分相似。

    那么多年以来,我的世界一直都那么渺小,里面只有一个穆展言,但我没能让自己成为他生活里的中心。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这么难过。

    有一天,梅苏打了个电话给我,她说她辞职了。我听了觉得只有一点点的意外。

    我问她以后怎么办,她说继续找工作,再好好找个男人嫁了,然后生个可爱的宝宝,像任何一个普通的家庭那样,因为她突然十分渴望那种平淡却温馨和睦的家庭生活。

    她又劝我去旅行,她说旅行中有许多奇迹,又有许多新鲜的事物,容易使人忘记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她又说人总要有几次新的旅程,她还说人生是个舞台,她希望我不是孤单一个人在跳。

    我对梅苏说谢谢。这些年,她教会了我许多,但我总不会当一回事。

    连我自己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听从他的话。真的一个人去旅行了。

    慢慢地我发现,旅行其实是挺有趣的一件事。虽然很多时候我都会记起穆展言,想到他现在正和阿萌在一起,我就会无比地生气,无比地委屈,简直就要发疯了。可是,每当我遇到一件新鲜的事,看到奇异地景象,我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开心。

    离开很久以后,在一次途中我打开邮箱,发现有几封新的信件。

    首先是梅苏,她说她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即将出世的小宝宝,她很紧张也很害怕还很渴望,十分期待这个那么晚才出世的孩子,她希望这个孩子跟小时候的琳琅一样的可爱,她还希望这个孩子出生后能够认识我,她还说穆展言离婚了,又领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跟小时候的琳琅十分相似。

    我原本最渴望的便是听到穆展言离婚的好消息,可是在漫长的旅途中,我几乎忘记应该怎么去幸灾乐祸。我原以为我会开心地手舞足蹈,但我没有。

    阿诺也给我写了信,他的信十分简单,他说小公主你还会回家吗,回家好吗?

    还有一封陌生的信是在我开始旅行一年后发过来的,他说他是穆展言,他说琳琅你回家好吗?他说琳琅对不起,他说他老了,他说他一直忘记了我在长大的同时他在老化,所以他跟我的距离才越来越远了。

    也许是因为梅苏,也许是因为阿诺,也许是因为穆展言。我迅速地停下了继续往前的脚步而往回走。

    只不过,我没有去看梅苏,也没有去找阿诺。我迟疑着应该怎么出现在穆展言面前,我不知道他见到我会有什么表情。

    在繁华的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从我身边穿流而过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会不会穆展言就这样从我身边经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


    我越来越感觉到,命运是十分玄妙的。

    在一个露天餐厅外面,一个老人坐在那里,他正在喂一个孩子吃东西。

    我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一对一老一少。

    我慢慢地走过去,距离越近,我走地越慢。他动作迟缓,慈祥地看着小孩,抚摩她的长头发,替她擦嘴角的残渣,帮她把外套穿好,把她从高高的木椅子上抱下来,我看得出他抱起她的时候很吃力,这个人没有任何地方像穆展言的,但我知道他就是穆展言。

    我在他们不远处站立了很久,看着他们站起来。他朝我的方向注视了一会儿,可是很快就牵着那个孩子的手往我的反方向走。

    这些年来,我不断地旅行,不断地换发型。我原来以为不管我怎么改变,他都会第一眼就认出我来的,可是他没有认出我来。

    我有点难过,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老人,已经不再是我小时候眼里的那个神了。而我也不是那个被丢弃的小孩子,不再强烈地渴望依靠这个男人了。

    那个穿着绿裙子的孩子跟我记忆里小时候的自己在一瞬间似乎融为一体了,我仿佛又回到那个炎热的夏天。可是,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从前,都是我被他牵在手心里,跟在他后面一路小跑仰望他。现在,那个孩子已经走到他前面了,他低下头去看那个孩子,他的脚步没有以前灵活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老的那么快。

    我突然间觉得脸上冰冷,眼角湿润了。我已经混淆不清我是因为穆展言没有认出我来,或者是因为在穆展言的生命里已经又有一个孩子来代替我了,或者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已经没有未来了而难过。还是因为我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那么多年了,我始终不知道,穆展言对我是怜悯还是爱。而我也已经模糊,对于他,我究竟是依赖还是爱。

    阳光从头顶上洒下来,让我觉得晕眩。我一直望着眼前两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往事慢慢在脑海里模糊不清。

    记得谁曾经告诉过我,心如果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明天,也许我还是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孤独地跳舞,停不下来。也许还是走许多路,去许多地方,一个人流浪。也许我会渴望找个栖息的地方,种一棵树,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也许……

(完)


网友评论
语言凝练,比喻贴切,人物、环境、心理描写到位,人物刻画鲜明,故事吸引力很大,作者对这篇文章是用了极大心血的,值得一读。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20 09:03 , Processed in 0.14000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