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0095|回复: 29

奥地利炮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2 21: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14 编辑

奥地利炮兵
        约瑟夫·文策尔·李希滕施泰因(Joseph Wenzel Liechtenstein)是奥地利近代炮兵之父,他成为炮兵总监并且在七年战争爆发时为奥地利军队提供了精良的新火炮和专业的炮兵团队,全部成果包括用一个简单的螺丝装置来抬高或压低大部份的炮管,李希滕施泰因也废除了既慢又浪费并且危险的在炮口下由开放式平顶盛钢桶装载散装的火药。
        在和平时期,李希滕施泰因每年花费5万佛洛林用以尽可能的确保有效完成年度的军事训练,演习内容包括用枪和炮弹射击目标,并且,所有的演习都准确和真实的反映了炮兵们持续攻击和围攻的表现,每一个计划都在认真的实施,其中不容许有任何的迂腐和琐碎。(克里斯托弗·杜福《战争工具》,Christopher Duffy - "Instrument of War")

约瑟夫·文策尔·李希滕施泰因(Joseph Wenzel Liechtenstein),由法国肖像画家亚森特·里戈(Hyacinthe Rigaud)创作,路易十四的画像亦由此人创作。

        在拿破仑之前奥地利炮兵成为了世界的榜样,其火药和弹药的质量享有很高的声誉,法国著名的格里博瓦体系(French Gribeauval system)就是基于奥地利李希滕施泰因体系(Austrian Lichtenstein system)改良的,炮手们大多招募自德意志的省份,奥地利的炮兵能成为世界的榜样,与其说是早并明智的采取改革措施,倒不如说是因为人们的高效率才得以实现。跟大多数欧洲军队的情况一样:他们是义勇军而非正规军。炮兵的军衔和文件都是用德文所写。其中军士和军官算是炮兵专家,炮兵与工程师要服14年兵役,与之相比步兵只需服6年兵役。
       奥地利炮兵的团队素质很高,在1805年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战前桑托维斯齐(Czartoryski)亲王指出:奥地利将军,军官甚至士兵脸上的焦虑的神情令人印象深刻,炮兵们没有败给这股压力并且表示对火炮的威力有绝对的信心。(亚当·耶日·桑托维斯齐《亚当·桑托维斯齐亲王回忆录》,Adam Jerzy Czartoryski - "Memoirs of Prince Adam Czartoryski")
        在1811年奥地利以英国康格里夫的发明为基础组建了火箭部队。

点评

关于“Liechtenstein”译名的讨论: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621  发表于 2012-9-14 10:42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收起 理由
月光丸 + 10 支持,阁下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19 编辑

        包括马塞纳(Massena)元帅在内的数个法国指挥官,都很景仰奥地利的炮兵和他们的高超技艺,以下两个例子可以显示奥地利的炮兵是多么优秀:
  • 1813年在莱比锡(Leipzig),布勃纳(Bubna)将军派遣2个骑炮兵连(12门炮)在庞斯道夫(Paunsdorf)附近阻击拥有21门火炮的萨克森军和法军,经过30分钟的炮击后,尽管接近1:2的劣势使奥地利炮兵处于不利的局面,但奥地利人只损失了6门火炮却击毁了7门敌军的火炮。
  • 1809年在埃斯林(Essling),奥地利炮兵将死亡与毁灭的弹幕倾斜到了拉纳(Lannes)攻击纵队上,因为巨大的伤亡法国步兵不得不撤退。


    奥地利“香肠车”,截自napoleonistyka.atspace.com

        唯一影响奥地利军队的是缺乏骑炮兵,奥地利的一些骑兵在1780年代被编成骑炮兵,这些机动部队通常装备新型6磅炮和7磅榴弹炮,炮手们没有马骑,而是坐在改装弹药箱车上,俗称香肠车(Wurst-Wagen),他们横着一前一后的坐着,另一些坐在弹药箱车的特制的座椅上。后来,1808年新的炮兵法规开始实施,香肠车被废除了,驮弹药的马被推广到每个骑兵连,显然这是为了提高他们的机动性。与其他部队相比,奥地利炮手仍然没有独立的骑马队,而且他们还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坐在带有简易垫料的弹药车上,虽然他们无法追上骑兵,但远远快于步行的同僚,他们移动一般都很缓慢所以需要在战斗中受重点保护,虽然士兵和火炮都很优秀,但他们在战斗中的效率不如英国或法国的骑炮兵。
对比法国和奥地利的火炮是相当有趣的,奥地利的炮兵拥有比俄罗斯和法国更高质量的火药和弹药,然而,他们的战术和组织远远落后于法国。
        奥地利的骑炮兵坐在弹药车盖子上而法国人则骑在马上,这导致奥地利炮兵在野地与道路上移动缓慢,但他们能快速的准备和部署大炮。奥地利的炮兵们缺少马,因此他们对于敌人的炮手来说是个较难瞄准的目标,同时这也使得维持费用更低且所需的空间也更小。
        与奥地利炮兵相比,法国炮兵更加身手矫健与富于创造力,他们的炮也比奥地利的炮拥有更长的射程和更大的口径。在1798年法军缴获的奥地利6磅炮等同于法国的5磅炮(奥地利的磅比法国的磅小)。

点评

而这些炮兵则来自奥军克勒瑙将军的部队,他早年就俘虏过拉纳,堪称拉纳的杀手: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643  发表于 2012-9-14 10:49
另外在拉纳被火炮击中之前还有一个法国将军被同一个炮连的奥军大炮击倒,他就是普泽将军: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742  发表于 2012-9-14 10:47
关于布勃纳将军: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742  发表于 2012-9-14 10: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18 编辑

        新的奥地利炮兵组织拥有108个炮兵连,742门野战炮,意在提供集中火力打击敌人。但在实践中,这一宗旨并不总能实现。此外,炮兵专家与将领们产生的分歧往往会干扰到工作效率。个别炮兵排的排长被卡尔大公(Archduke Charles)形容为苍老且虚弱,并且逐渐向更加高龄化方向发展,对于这个问题军方大众仍然倾向于视其为个别的不引人注目的一部分,而且将军们又往往缺乏正确使用火炮部队的经验。卡尔大公指出:炮兵作为多兵种合成的军队的一部分却遭到忽略(埃里希·冈瑟·罗森贝格《拿破仑的劲敌》,Gunther Erich Rothenberg - "Napoleon's great adversaries")。
        奥地利火炮的准确性是相当优秀的,根据帕蒂·格里菲斯(Paddy Griffith)的记载,奥地利炮兵优于英国,普鲁士和比利时的同行。
        在1809年的阿斯本-埃斯林(Aspern-Essling)战役中,奥地利炮兵给拿破仑的军队制造了大量的人员伤亡,拉纳元帅在被奥地利炮弹重伤后死去,作为法国最能干的元帅之一,同时也是皇帝要好的朋友,拉纳的死对法国军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拉纳去世的详情:拉纳坐在水沟旁边,一个小的3磅跳弹击中了他两腿交叉的地方,拉纳说:“我受伤了,没什么要紧的,给我你的手好扶我起来。”拉纳试图站起来但失败了,他被抬到后方,外科医生紧急包扎了他的伤口并将元帅的一条腿截掉了,他以极大的勇气亲自钻孔。随后拿破仑走过来跪在担架边,他抱着元帅哭了。后来拉纳的另一条腿也被截肢,七天后他死于伤口感染。)



拉纳之死,截自napoleonistyka.atspace.com

        同年7月的瓦格拉姆(Wagram)战役中,奥地利炮兵的轰击使得法军和萨克森军开始动摇。为了鼓舞部下拿破仑骑着马从一队线列走向另一队线列,并使他们缓慢地恢复了士气(詹姆斯·R·阿诺德《拿破仑征服奥地利》,James R. Arnold-"Napoleon Conquers Austria")。这场战斗也给法国炮兵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奥博赫鲁(Augustin-Marie de Aboville),这位法国近卫骑炮兵司令被一发炮弹撕掉了一条胳膊,近卫炮兵的德奥鲁(Comte Antoine Drouot)将军的脚部也被奥地利的霰弹击中了;德兹代雷·查拉波斯基(Dezydery Chlapowski)军官所在的拿破仑近卫轻骑兵团几乎被奥地利炮兵消灭殆尽,他写道:皇帝叫我去……当他说完,我向他敬了礼,我们接到了皇帝的命令,一个炮弹击中我的头饰并使它飞向了天空,皇帝笑了起来,对我说:“对于不那么高的你来说这是个好工作”。

点评

Rothenberg 罗森贝格  发表于 2012-9-14 10:55
关于德鲁奥的长篇介绍:http://bbs.napolun.com/thread-32754-1-1.html以及小传: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843 他名字中“Comte”即是英语中的Count,德语中的Graf,即伯爵。  发表于 2012-9-14 10: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0 编辑

奥地利炮兵的组织
        1809年奥地利炮兵组织成4个炮兵团,每个炮兵团下属4个炮兵营,每团共2811人
第一炮兵团(波西米亚)
荣誉上校:
弗朗茨·舒哈姆男爵,中将(Baron Franz Schuhay,FML)
指挥官:
1805-1808 卡尔·冯·斯特劳斯(Karl von Strauss)
1808-1815 卡尔·法施因男爵(Baron Karl Fasching)
第二炮兵团(下奥地利)
荣誉上校:
1804-1807 约翰·冯·施瓦兹纳男爵,少将(Johann Freiherr von Schwarzinger,GM)
1807-1835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冯·埃斯特大公,步兵上将(Erzherzog Maximilian Josef von Este,FZM)
指挥官:
1805-1808 安东·维希特尔·冯·瓦亨堡(Anton Wachter von Wachtenburg)
1808-1811 文策尔·冯·施利亨贝格(Wenzel von Frierenberger)
1811-1820 伊米利·冯·施坦因(Emerich von Stein)
第三炮兵团(摩拉维亚)
荣誉上校:
1804-1817 卡尔·冯·霍洛欧男爵,中将(Karl Baron von Rouvroy,FML)
指挥官:
1801-1807 安东·克莱默·冯·科隆巴赫(Anton Kramer von Kronenbach)
1807-1808 安东·施瓦因·冯·格利特(Anton Chevallier von Gillet)
1808-1810 赫尔曼·卡尔根伯爵(Hermann Graf Kaigl)
1810-1815 约翰·法施因男爵(Johann Baron Fasching)
第四炮兵团(内奥地利)
荣誉上校:
1802-1818 利奥波德·冯·恩塔贝格男爵,步兵上将(Leopold Freiherr von Unterberger,FZM)
指挥官:
1774-1808 普罗科普·桑塔克·桑讷施坦因(Procop Sonntag von Sonnenstein)
1808-1813 约瑟夫·欧索·冯·阿斯本男爵(Josef Baron Russo von Aspernbrand)
1813-1824 雅格·孟亚力克兹(Jakob Majanicz)
庞巴迪兵团
指挥官:
1798-1807 约翰·瓦利施凡·冯·布勃纳(Johann Wahrlich von Bubna)
1807-1808 文策尔·施利亨贝格(Wenzel Frierenberger)
1808-1811 约瑟夫·冯·斯莫拉(Josef von Smola)
1811-1822 安托·马纳(Anton Manger)
炮兵后勤营
指挥官:
马利斯·冯·马斯菲德(Mareschvon Marsfeld)中校
(来源:安东·杜雷克扎克《历史上的奥地利炮兵》,Anton Dolleczek - "Geschichte der osterreichischenArtillerie",维也纳1887年版)

点评

“布贾纳”布勃纳? Bataillon翻译成“营”更为合适  发表于 2012-9-14 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0 编辑

        炮兵后勤营一共8个连(战时增加到8个营),总共1179名士兵。取代了特设的德意志列兵,为炮兵在战斗中移动大炮。这些后勤人员未经过多少训练。1808年有总共有8个后勤连,1814年增加到了33个。
        乔治·纳艾泽格尔(George Nafziger)关于这些后勤人员作用的见解:这些劳动者连接了每一个炮兵连与后勤连,发挥了与法国见习炮兵营一样的作用。一般来说,这些部队负责师级的炮兵后勤。平时一个后勤营的编制由一名军官和8个连组成。后勤连的编制为181名官兵,然而在战时,连的编制必须扩大到手头的工作所必需的数量,每连都会在必要时超编。(乔治·纳艾泽格尔《拿破仑入侵俄罗斯》,George Nafziger - "Napoleon's Invasion of Russia",1998年版)
        每个炮兵营有:4名军官,14名军士,2名鼓手与159名士兵。
1792年的火炮编制系统
(乔治·纳艾泽格尔《帝国的刺刀》,George Nafziger - "Imperial Bayonets")
   火炮          军士 炮手 后勤人员 马匹
12磅步兵炮        1   5      10     6
6磅步兵炮        1/2  5      8      4
6磅骑兵炮        1/2  6      -      6
7磅榴弹炮        1/2  6      7      3
7磅骑兵榴弹炮    1/2  5      -      4
预备10磅榴弹炮    1    ?     4     4
注:每两门炮分配一名军士
炮兵连组织
- 步兵旅属炮兵连(轻火炮) - 隶属步兵旅
- 固定火炮(重火炮) - 他们成为预备炮兵
- 骑兵连(轻火炮) - 隶属骑兵部队
见下文:
瓦格拉姆:1809年7月5-6日
第三军团
卡尔·科勒弗拉特-克拉科夫斯基伯爵(Johann Graf Kolowrath-Krakowsky)
轻装师
- - - 轻骑兵:
- - - - - 第2乌兰(Uhlan)枪骑兵团
- - - - - 鲁普科菲兹(Lobkowitz)自由猎兵军团
- - - - - 1个志愿营
- - - - - 骑炮兵连
- - - 步兵旅:
- - - - - 2个志愿营
- - - - - 边防军旅炮兵连
- - - 步兵旅:
- - - - - 第56步兵团
- - - - - 第7步兵团
- - - - - 第9旅炮兵连
战列步兵师
- - - 步兵旅:
- - - - - 第1步兵团
- - - - - 第23步兵团
- - - - - 第12步兵团
- - - - - 第11旅炮兵连
- - - 步兵旅:
- - - - - 第20步兵团
- - - - - 第38步兵团
- - - - - 第12旅炮兵连
- - - - - 第8固定火炮连
预备炮兵
- - - - - 第10固定火炮连
- - - - - 第11固定火炮连
- - - - - 第56固定火炮连
- - - - - 第55固定火炮连
第四军团
弗朗茨·奥尔西尼·罗森贝格亲王(Franz Furst Rosenberg-Orsini)
轻装师
- - - 轻骑兵:
- - - - - 第3骠骑兵团
- - - - - 卡利维尔(Carneville)自由军团
- - - - - 1个志愿营
- - - - - 第3旅炮兵连
- - - 步兵旅:
- - - - - 第3步兵团
- - - - - 第50步兵团
- - - - - 第2志愿营
- - - - - 第25旅炮兵连
战列步兵师
- - - 步兵旅:
- - - - - 第8步兵团
- - - - - 第22步兵团
- - - - - 2个志愿营
- - - - - 第14旅炮兵连
- - - - - 第13固定火炮连
预备炮兵
- - - - - 第15固定火炮连
- - - - - 第16固定火炮连
- - - - - 第17固定火炮连
- - - - - 第18固定火炮连
掷弹兵团
约翰·李希滕施泰因亲王(Johannes Furst zu Liechtenstein)
掷弹兵师
- - - 掷弹兵旅:
- - - - - 4队掷弹兵营
- - - 掷弹兵旅:
- - - - - 4队掷弹兵营
- - - - - 第52旅炮兵连
掷弹兵师
- - - 掷弹兵旅:
- - - - - 4队掷弹兵营
- - - - - 第56旅炮兵连
- - - 掷弹兵旅
- - - - - 5队掷弹兵营
- - - - - 第3旅炮兵连
- - - - - 第17旅炮兵连

点评

“瓦格朗:1809年7月5-6日” 瓦格拉姆(Wagram) (Line) Division 战列步兵师  发表于 2012-9-14 1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1 编辑

奥地利炮兵的装备
共有742野战炮
- 12%是12磅炮
- 60%是6磅炮
- 12%是轻型3磅炮
- 17%是榴弹炮
        奥地利的炮木制部分涂赭色,金属零件则用黑色的。马车和弹药车被漆成黄色。油漆增加了木材对各种潮湿和恶劣天气的抵抗力。所有物品都被烙上各自的标记,方便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隶属,同时也可以让炮兵负责的照顾它们。
火炮     实心弹   霰弹   葡萄弹   破片弹   
6磅炮     94          26        --          --
12磅炮   123        40        12          --
榴弹炮     --         12         --         72
        8门6磅炮连需要的8辆两轮弹药货车,32名炮兵和48名后勤人员。 4门12磅炮和2门榴弹炮连需要3辆四轮弹药货车,20名炮手和46名后勤人员。 1813年,一个炮兵连包括6门6磅炮,2门榴弹炮和8个弹药车。
        奥地利骑炮兵经弹药箱或四轮马车运输到指定地点。这些弹药箱不同于寻常之处在于因为它们有而其他弹药箱没有盖子,这些盖子就是骑炮兵们的座位。
        这个系统的缺点是:意外发生的几率和操作的难度都要比骑马频繁和困难得多。
        这个系统的优点是:可以用弹药箱车或马车运送炮手,免去了对昂贵的马匹的需求。
        奥地利弹药的质量不如法国,英国和德意志(巴伐利亚,符腾堡,黑森-达姆施塔特)炮兵使用的弹药。普鲁士的弹药的质量跟奥地利差不多。

12磅炮弹药供应的对比
1.法国   - 222发
2.俄罗斯 - 172发
3.奥地利 - 150发
4.普鲁士 - 114发
5.英国   - 84发
(来源,安东尼·莱斯利·道森《威灵顿的大爆炸:英国12磅炮》,Anthony Leslie Dawson -"Wellington's Big Bang: the British 12-pounders")
各国野战炮精度对比
近似一个连大小的目标
国家         信息来源                         范围      %命中率
奥地利      劳埃尔马(Lauerma)              1000米      40-70%
普鲁士      劳埃尔马(Lauerma)              800米          35%
英国         休斯(Hughs)                   950米        26-31%
比利时      法洛特(Fallot)                 900米          20%
(来源:帕蒂·格里菲斯《法国炮兵》,Paddy Griffith - "French Artillery",第14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8 编辑

约瑟夫·萨莫拉男爵


        约瑟夫·萨莫拉(Josef Smola)出生于1764年,他在1780年正式成为了奥地利第一炮兵团的炮手。他参加了与土耳其的战争,并作为连指挥官在1791年到奥属尼德兰服役。1793年他因内尔温登(Neerwinden)战役而被授予玛利亚·特雷西亚骑士十字勋章。
        戴夫·霍林斯(Dave Hollins)写道:在1793年,作为先遣部队的一部分,萨莫拉的炮兵连增加了两门3磅炮,并将米兰达(Miranda)的师封锁了几个小时,最终迫使这个师退了回去。在他本人的命令下萨莫拉的炮兵连又增加了10门12磅炮,2门3磅炮和2门榴弹炮。这让法国军队不得不撤退,他的骑炮兵随后加入反击。他果断的行动为他赢得了玛利亚·特雷西亚勋章(MTO)。
        在整个比利时战役中,从拉温(Lowen)战役决定性的炮兵攻击,到1794年6月26日弗勒吕斯(Fleurus)战役被重伤,他都表现出他是一个熟练且前卫的炮兵。在奥地利骑兵著名的胜利——卡托-康布雷齐(Cateau-Cambresis)战役中,他在施瓦岑贝格麾下指挥炮兵。1796年的埃伦布赖特施泰因(Ehrenbreitstein)堡垒防御证明他的同样熟悉炮兵的防御战术。
        在1799年的第一次苏黎世战役,萨莫拉指挥一组炮兵连阻止了法国人跨越利马特(Limmat)的企图。他用他的炮摧毁了在曼海姆的莱茵河上的桥梁。1800年5月5日在莫斯基尔希(Mosskirch)战役他身受重伤。于是他作为数学教授重返庞巴迪(Bombardier)军校。



        在1805年第二次卡拉迪罗(Caldiero)战役中,他指挥左翼炮兵。1809年,他成为第三军团的炮兵主任并被晋升为上校。他作为临时炮兵总部的主任直到霍洛欧中将(Rouvroy,FML)到达并接过指挥权。他指挥火炮阻击了法军在阿斯本的袭击,随后建立了在最后阶段轰击法军阵地的“192门炮的炮兵连”。瓦格兰姆战役中萨莫拉从受重伤的霍洛欧中将手中接过了指挥权继续攻击法军。1813年他被晋升为少将并被委任为意大利的炮兵主任。他参加了1815年在法国的作战。他被晋升为中将并成为冯·萨莫拉男爵(大卫·霍林斯《拿破仑战争中的奥地利指挥官》,David Hollins - "Austrian Commanders of the Napoleonic Wars1792-1815")
        凯文·基利写道:“他在1793年内尔温登增强骑炮兵排的进攻表明他很熟悉他的职业,他是一个积极的和富有想象力的军官,他应当受到提拔。这场战役还表明他能够在紧要关头独立思考并理解集结火炮和步兵与炮兵合作的原则。不幸的是,在奥地利军队中这是异类而不是常态。”(凯文·基利《拿破仑战争中的炮兵1792-1815》,Kevin Kiley- "Artillery of the Napoleonic Wars 1792-1815")

点评

Neerwinden“内尔温登”  发表于 2012-9-14 1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3 编辑

1809年阿斯本-埃斯林,萨莫拉“恐怖”的炮兵连
        “现在发生在战场上的事情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火炮火力集中轰击,卡尔大公的撤回使得在法军中央作战的奥军士兵士气低落,约瑟夫·萨莫拉中校,奥地利“霍亨索伦”第二军团的炮兵主任,将他指挥的炮兵组织成为一个极大的200多门炮的炮兵连,他们的使命是摧毁法军的中央阵地并打通通往洛鲍(Lobau)岛桥头的路。”
        在埃斯林的库瓦涅(Coignet)描述了奥军炮兵集火对法军线列的效果:
        我感到非常急促的想要解手,但不能向后移动。(……)我不能形容我们在这个位置所忍受的痛苦。(……)炮弹落在我们队列中,在一瞬间“削倒”了我们三个人,被炮弹撞到的熊皮帽在天空中飞行了20英尺。(……)损失变得非常沉重,我们必须将近卫军排成一条线列督战以保证士兵们继续向敌人前进。(……)
        埃劳兹尔·布利斯(Elzear Blaze)补充了这“集火”是怎样的恐怖:
        谁有天赋和非凡的精神能冷静的面对巨大的危险?缪拉,勇者中的勇者,总是冲在他的骑兵的前面,回来时他的剑上总是带有血渍。这种勇敢尚属我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我见到的最勇敢的行为(从未见过别人做到过的)是多尔塞纳(Jean-Marie Dorsenne)将军:他站着一动不动,背对敌军,面对着自己损失惨重的团,说道:“站好你们的队列。”他一次都没有看向身后。在其他时刻,我曾尝试效仿他,我试图背对敌人,但我从来没有保持在这个位置上——好奇心总是使我不由自主的回头看这些子弹来自何方。
        萨莫拉熟练地领导炮兵压制寡不敌众的法国炮兵。接着,法国人试图重新让马牵引起火炮并转移,但他们因为束手无策而大发雷霆。法国步兵不得不站起来相互推动着向多瑙河前进。普泽(Pierre-Charles Pouzet)将军,拉纳元帅的一个老朋友,在这场战役中阵亡了。圣伊莱(Louis-Vincent-Joseph Le Blond de Saint-Hilaire)身受重伤,他的脚被炮火毁掉了。拉纳看到他的朋友的背部正盖着一条毯子。拉纳后来被一发炮弹打碎了两个膝盖,这是致命伤。他和圣伊莱已经被紧急撤离战场,他们会在战役结束后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哪些是奥地利人需要知道的?在重炮炮兵的轰击之后,他们应该发动一场全面且协调一致的对法军的进攻。(……)但奥地利人并没有发动进攻。(凯文·基利《拿破仑战争中的炮兵1792-1815》, Kevin Kiley- "Artillery of the Napoleonic Wars 1792-1815")
        后记:萨莫拉在阿斯本-埃斯林集合奥地利的火炮组成的宏伟的炮兵连并非独例,在1799年8月的诺维(Novi),保罗·克赖(Pál Kray)将军部署了40门火炮并猛击田埂上的法国步兵。

点评

Pál Kray 保罗.克赖,很有骑士风度的一位将军: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666  发表于 2012-9-14 11:26
Pouzet 即前文提到的普泽将军。Saint-Hilaire 圣伊莱,法语中h不发音,类似的翻译还有Hautpoul,奥普尔。  发表于 2012-9-14 11:25
Coignet 夸涅或者库瓦涅,以回忆录出名。Dorsenne 多尔塞纳将军,小传: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313。  发表于 2012-9-14 11:23
需要注意的是此处的“Hohenzollern”是指第二军指挥官霍亨佐伦-黑兴根亲王:http://bbs.napolu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5620 此人曾三次参加打败拿破仑的战役。  发表于 2012-9-14 1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una 于 2013-4-1 18:23 编辑

奥地利工程师
        在1809年瓦格拉姆,奥地利工程师陆续掷出浮动物体与装了石头的船顺流而下以摧毁法国的浮桥,他们也用火船进攻,并在安泽斯道夫(Enzersdorf)进行实地考察。
        在18世纪,军事工程师的基本任务就是建立与攻击堡垒,这方面的工作没人能优于法国人,没有人能比得上塞巴斯蒂安·勒·普雷斯特雷·德·沃邦(Sébastien Le Prestre de Vauban)给予人们的启迪(……)他强化了法国边境的多重堡垒,发明了成熟的攻陷堡垒的方法并且建立了一个受到完善训练的专业的工程师团队(……)1758年路易十五派他的一名炮兵工程师上校——让-巴蒂斯特·德利布瓦·德·瓦凯特(Jean-Baptiste Gribeauval de Vaquette)为玛丽亚·特蕾西亚提供进一步的援助,1759年3月10日帝国战争委员会(Hofkriegsrat)接受了他为奥地利服务。在摩拉维亚的诺伊施塔特营地,德利布瓦将最新的围攻战术令人印象深刻的演示了出来。这是对奥地利人的骄傲的一次诱惑,这位实力不凡的军官被纳入了奥地利军官团的一员。(克里斯托弗·杜福《战争工具》,Christopher Duffy - "Instrument of War" )
        根据约翰·斯达莱尔(JohnStallaert)的资料,工程师兵团由专门的军官组成,他们控制着两个营的运营与作战,坑道工兵(Sappers)负责设防,矿工(Miners)则在进行攻城培训,在战时,他们与先锋一起行动,不熟练的工兵一般会在战役结束后被解散。
1805-1809年奥地利的工程师编制
9个先锋支队(pionier divisions),每个分纵队398人,他们需要在行进的部队前面进行专业化的劳作:清除障碍,修复和拓宽道路以及投掷木筏桥跨河。
1个坑道工兵营(sapper battalion),共760人,他们负责侦查地形,建立营地,以及计算和实地考察地形等。
1个浮桥工兵营(pontonier battalion),共770人,他们负责搭设跨越大型河流的浮桥。
1个矿工营(miner battalion),共637人,他们都是健康强壮的人,从矿工以及其他适合的行业人员中招募。他们的军官在数学与科学领域有着丰富的知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采矿与构筑防御工事。

点评

因为1809年之前奥军没有现代师的编制,另外根据部队的人数,division翻译成“分纵队”是否合适?另外还有前文提到的battalion,营。  发表于 2012-9-14 11: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21: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 ^=)已发完,文章中的错误请各位前辈指教
@装甲掷弹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4-7 02:19 , Processed in 0.0286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