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6185|回复: 25

消失的军团-戴尔隆的第一军在四臂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3 05: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iron duke 于 2014-11-13 18:54 编辑

滑铁卢战役最大一个谜团,莫过于四臂村-利尼双会战戴尔隆军团诡异的往返行军。各种版本回忆众说纷纭,本文尝试追踪一下那天究竟第一军发生了什么事。


戴尔隆的第1军早晨的时候仍很分散。下属的4个步兵师中,第4师(迪吕特)和第2师(东泽洛)在瑞梅,离四臂村不到15公里;往后7公里,是在马西耶讷的第3师(马科涅);再往后15公里,是还远在蒂伊的第1师(奇奥)。整个第1军步兵纵队绵延22公里。戴尔隆在凌晨3点左右给各部下达了集中命令,大约在中午,各师全部到达瑞梅一带。


12点15分,戴尔隆接到了奈伊要求进军弗拉讷的命令。前面两公里远,驻戈斯利的雷耶军才出发,最后离开的热罗姆师1点钟还未开出营地。等了约一个小时热罗姆师才走完,戴尔隆的前卫在1点半至2点进入戈斯利。在这里,戴尔隆又原地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因为当地一个农民声称左侧出现了大批英-比利时军队。不知四臂村已经开战的戴尔隆,担心威灵顿从蒙斯方向偷袭,忙派出骑兵侦察。待查清楚是个误报,重新出发已经是3点。


4点多,纵队一半过了戈斯利和弗拉讷中间的罗马古道,离前线还有5、6公里的时候,遇到一名被拿破仑从利尼派来传令官。传令官通知第1军,皇帝命令立即转向利尼,迂回普鲁士右翼。这就是戴尔隆军忽然从罗马古道出现在利尼的原因。


有关这份命令的细节,是整个战役中最大的一个谜团。参谋部备案存档中没有调动戴尔隆的命令,有可能只是个便条或口头指示,因此寻找线索只能根据当事人的回忆。


首要当事人戴尔隆,在14年后发表的回忆中如此叙述:“我超越我的纵队,先行到达弗拉讷。在那里我遇到了拉贝多瓦埃将军,他给我看了他要带给奈伊的铅笔便条,上面指示奈伊调他的军团前往利尼。拉贝多瓦埃告诉我,他已经给部队传达命令,我的纵队已经改变了方向;他指引我如何走可以找到部队。我立即沿他指点的路追去。”


戴尔隆讲得很清楚。
送信人:拉贝多瓦埃将军,也就是拿破仑从厄尔巴岛回归时,第一个阵前起义的第7团团长,新提升的皇帝总部准将副官。
收信人:奈伊。
信件内容:命奈伊调戴尔隆军前往利尼。
送信方式:没有先给奈伊看,甚至没有先给戴尔隆看。直接传令部队转向,然后才追上戴尔隆说明,给他指明怎么找到自己的队伍。一句话,主动性强得有点过头。


然而,又过了14年多,戴尔隆在自传中变了一种说法:“皇帝派遣一名军官去奈伊那里,通知他派第1军进军利尼,意图迂回普鲁士军队的右翼。这名军官在把命令交到奈伊那里之前,遇到了第1军的前卫,并且直接指示这支纵队前往利尼方向。四点钟时我还在队伍的前方,一直不知道我的部队改变了方向;后来,间接听到消息后,我才急忙重新找到部队。”
送信人:一名军官。是谁?不清楚。
收信人:奈伊。
信件内容:命奈伊调戴尔隆军前往利尼。
送信方式:直接传令部队转向,事前事后都没通知戴尔隆。戴尔隆“间接听到”后才明白过来赶上队伍,根本没和那个传令官照面。


戴尔隆的说法为什么自相矛盾呢?这是第1军当天一系列失误的开始,戴尔隆难免会加些佐料多少给自己开脱。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记忆模糊,不由自主地增强开脱的成分。他的说法不可尽信。


另一位描述得很具体的,是第1军炮兵指挥官德萨勒:“当我们全力前进,缓缓向第2军靠拢时,一名近卫军下级军官赶到,带来了一封皇帝的信:‘戴尔隆伯爵先生,敌人正在鲁莽地落入我给他们设下的圈套。立即带领你的全部队伍进抵利尼的高地,向圣阿芒攻击。戴尔隆伯爵先生,你将拯救法国,为你本人增添荣誉。拿破仑。”
德萨勒补充说:“手头没有比利时地图,有可能两个村的地名颠倒了。我想更可能是‘进抵圣阿芒,’和‘向利尼攻击,’其他处我保证没搞错。”


按德萨勒的版本,
送信人:一名近卫军下级军官。
收信人:戴尔隆本人
信件内容:直接命戴尔隆进军利尼


但德萨勒的说法也不太靠得住,既然地名不清,显然不是当时笔记,而是凭记忆。事隔久远,很难“其他处没搞错”。


再者,只有德萨勒一人的证词讲传令的是一名下级军官。其他参战者回忆版本中,多是讲传令者是一名参谋军官,可惜几乎把可能的人列了个遍:苏尔特的副官博迪上校说是福尔班-让松上校,奈伊的副官埃梅斯上校说是洛朗上校,奈伊的表弟说他得到洛朗上校亲口承认带过命令给戴尔隆。关于具体进军目标也是各执一词,戴尔隆军的第4师师长迪吕特说是布里,富瓦说是马尔拜。


后世军史专家也是众说纷纭。F·贝克认为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便条,而是拉贝多瓦埃将军,在给传送奈伊正式命令副本时,半途偶遇第1军。他觉得军情紧急,就临时自己写个便条“假传圣旨”,希望戴尔隆军尽早到利尼战场。


这并非不可能。如果在传令时间也就是4点出发,6点多可以到利尼,完全能赶上总攻时间。相反,如果从罗马古道去四臂村找奈伊打一个来回,需要一个半到2个小时。精明的拉贝多瓦埃可能考虑到了这一点。只是,他自制的“命令”很粗糙,以至具体目标比较混乱。问题是,这只是个假设推理,没可信证据。另据博迪上校回忆,拉贝多瓦埃从没有离开过利尼。看来戴尔隆或博迪,必然有一个人记错了。


乌塞认为苏尔特的副官博迪上校的叙述最可信,他整理出的结论是:拿破仑确实给戴尔隆本人发了一份命令,传令官为福尔班-让松上校。福尔班-让松在1814年法兰西战役时只是一个游击队长,刚被破格提拔为副官,对参谋业务一窍不通。他只记得了兵贵神速,却无法给戴尔隆说明解释寥寥数笔的便条。在罗马古道口传完命令便离开,也没有及时把情况告诉奈伊。


乌塞的推论也有个重大疑点,假如拿破仑事先知道或料到戴尔隆军落在奈伊军团后面(这本身可能就较小),给他单独发令,那么当戴尔隆军突然出现在利尼战场,为什么拿破仑还会长时间无法断定敌友呢?


把乌塞的说法拓展一下也许可以得到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拿破仑可能是给了福尔班-让松、洛朗或拉贝多瓦埃一张便条,让其送给奈伊。但并没意识到戴尔隆落在了后面,而是预计他的部队到了四臂村附近。传令官却在半路碰巧遇到了戴尔隆军,指示其立刻转向。这样,他们进军利尼战场的路不是预期的那慕尔路,而是罗马古道。如果是原先计划的路,无需作详细指点,无论目标是利尼、圣阿芒、布里,都将打到普军侧后。而走罗马古道,却都是指向本军后方。


拿破仑和苏尔特过于简要的命令,传令副官的解释不清,戴尔隆对战局的不了然,使第一军在利尼神差鬼使地出现在了一个对包抄很不理想的位置,也是让拿破仑意料不到的位置。即便如此,如果第一军留在利尼战场,调整好行军方向,仍可以发挥巨大作用。遗憾的是,这一点也没做到。


戴尔隆转向利尼时,对越过奈伊执行这个命令颇为疑惑不安,立即派出参谋长德尔康布尔前往四臂村前线通报。


战场上,奈伊已收到了苏尔特在3点15分发的正式命令:“……陛下责成我告诉你,你一定要立即采取行动,以包围敌军右翼,插入敌后方。如果你行动迅猛,我军前方的敌军团将被歼灭。法国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因此你务必毫不犹豫地执行皇帝指示,向圣阿芒和布里的高地前进,以期协同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命令说,法国的命运掌握在奈伊手中。而现在的战况可以说,奈伊的命运掌握在戴尔隆的第1军手中。等得望眼欲穿的奈伊,听到德尔康布尔告诉他第1军已改向离去,如同挨了当头一棒。现在他靠什么掌握命运呢?昨天接受任命时,属下有8个师,现在只剩了3个师,与敌人激烈战斗了三个小时未休息。威灵顿以每小时近5千人的速度增兵,阿尔滕的英第3师前卫已经从西面出现,后面还不清楚有多少人。自己的第1军,却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抽走了。奈伊不理解这是为什么,皇帝那里的战斗固然重要,可是这里的情况每刻在变,皇帝未必知情。他立刻作出决定,抗命招回戴尔隆。


奈伊向德尔康布尔交待了一番目前所处的危急形势,叫他火速返回第1军告急。还有数名信使分路疾驰而出,带着同样的使命。事后,奈伊否认给戴尔隆发过调头的命令。形式上的明令可能是没有,但是和命令没什么实际区别,第1军先头第4师师长迪吕特得到信使传书:“奈伊元帅遭遇数量优势的敌军,对交叉路口的攻击已经失利。……”元帅告急,你们看着办吧。


德尔康布尔追上戴尔隆已经是6点。第1军在维莱佩尔万附近离开罗马古道,正南下圣阿芒。几公里外的旺达姆,被这支突然闯进战场的部队弄得莫名其妙,误认其为敌军。


戴尔隆听了奈伊的情况,进退两难。一面是顶头上司,一面是皇帝,怎么办?考虑良久,他决定顺从奈伊,理由是“元帅不顾和拿破仑指示的行军方向截然相反,召唤我回去,那他一定是遇到了极大的危险。”戴尔隆和奈伊都忽视了一个重要因素:时间。第1军这时离利尼战场只有3、4公里,而离四臂村战场远至少一倍。原路回去要花更多时间,起不了多大作用了。


戴尔隆还算变通,带回了第1、2、3三个师,把迪吕特的第4师和雅奇诺的骑兵师留下,用来填补右翼军团和左翼军团间的空隙,也算给皇帝有点交待。临行前他嘱咐迪吕特:“谨慎行事。”迪吕特对这个命令执行得不折不扣。留下的部队缓缓行进,和普军发生了一些规模不大的交火。唯一值得一提的成绩是赶走一小股普军后卫,占领瓦格尼里,部队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三个步兵师的主力到弗拉讷时已近黄昏,浑浑噩噩完成了一整天的“武装游行”。在四臂村和利尼战火纷飞中,第1军成了“消失的军团”。



附录 - 乌塞《1815滑铁卢》一书注解中证明命令是发给戴尔隆的有关证词:

德萨勒将军的证词,表明皇帝直接给戴尔隆下了命令,他也得到了其他十一个证词的确认。我按时间顺序作一下引述:
第一,苏尔特致奈伊,弗勒吕斯,6月17日 (参谋长备案):“如果戴尔隆伯爵执行皇帝的命令进军圣阿芒,普鲁士军队将会被全部消灭。”
第二,苏尔特致达武,弗勒吕斯,1815年6月17日(军事档案):“戴尔隆伯爵接到了错误的方向指示,如果他按皇帝的嘱咐执行,普军将遭到无可挽回的失败。”
第三,富瓦将军的日记(富瓦伯爵提供)。热纳普,6月18日早晨的记录:“皇帝申斥了戴尔隆伯爵,因为他的一个整军在16日的行动中没有去向马尔拜。”
第四,奈伊元帅致奥特朗特公爵的信,巴黎,1815年6月26日(帝国期刊,6月29日):“我正打算把第1军派上前方的时候,却听到皇帝已经把他们另作安排了。”
第五,热拉尔的代理参谋长西蒙·洛里耶上校笔记(军事档案):“去往布里的命令已经传达给了第1军。”
第六,加莫,奈伊的表兄弟,《关于奈伊元帅的辩驳》(1819),第16页:“从洛朗上校携带的铅笔书写命令,元帅已经知道他无法再指望戴尔隆伯爵。”第19页:“戴尔隆伯爵的行动完全是遵照皇帝的明确命令。我得到了信使洛朗上校的确认。”
第七,作为皇帝的内阁随员参加利尼战役的弗勒里·德·夏布隆,《百日期间回忆录》(1820),II. 第157页:“皇帝给戴尔隆伯爵发了一道直接命令,命令第1军向他靠拢。”
第八,苏尔特的参谋博迪上校(他的孙子德·蒙特农先生提供):“当时战斗已经全线打响,皇帝对我说:‘我已经向戴尔隆伯爵传令,带他的整个军进击普军右翼后方。你要把这个命令的副本带给奈伊,尽管他准已经知道了。告诉他,无论他自己的情况如何,最紧要的是执行这个命令……’我到了元帅那里。他情绪非常激动,因为当他想派戴尔隆攻击的时候,那位将军已经接到了皇帝的直接命令,并且执行命令离开了。”
第九,戴尔隆军的一名师长迪吕特的记述,(写于1827年前,因为将军在那年去世,发表于《大军前哨》1838年3月8日):“皇帝传达命令给戴尔隆伯爵,攻击普军左侧(右侧),争取占领布里。第1军奉命行军穿过维莱佩尔万附近。”
第十,奈伊的副官埃梅斯上校,《1815年战役记述》(1829),第14页:“洛朗上校从皇帝指挥部带来的急件通知奈伊,按照皇帝让他带给戴尔隆伯爵的命令,第1军正在向圣阿芒方向前进。”
第十一, 苏尔特的参谋珀蒂耶,《战争回忆录》(1844),第199页:“在紧要关头皇帝发命令给第1军,奈伊元帅知道消息时部队已经行动了。”

实际上,戴尔隆给出了一个相当不同的版本。在给埃尔辛根公爵的信里(《文件新编》,第64页),他说:“我超越我的纵队先行到达弗拉讷。在那里我遇到了拉贝多瓦埃将军,他给我看了他要带给奈伊的铅笔便条,上面指示奈伊调他的军团前往利尼。拉贝多瓦埃告诉我,他已经给部队传达命令,我的纵队已经改变了方向;他指引我如何走可以找到部队。我立即沿他指点的路追去。”

戴尔隆在他的《军事生涯》(第95页)写道:“皇帝派遣一名军官去奈伊那里,通知他派第1军进军利尼,意图迂回普鲁士军队的右翼。这名军官在把命令交到奈伊那里之前,遇到了第1军的前卫,并且直接指示这支纵队前往利尼方向。在四点钟时我赶到了队伍前方,一直不知道我的部队改变了方向;后来,间接听到消息后,我才急忙重新找到部队。”
在戴尔隆的这两段叙述中,出现了显著的不一致,但在两点上是相同的:首先,第1军转向利尼是在戴尔隆不知情情况下;其次,皇帝的命令是发给內伊,不是戴尔隆,只是因为传令军官的过分积极,第1军才先行得到了命令。

上面引用的所有证词,否定了这段带有个人动机的说法。相当明显,戴尔隆在竭力推卸责任。第1军完全无所作为是因为徒劳往返的行军。戴尔隆试图证明他对这次行军不负责任,因为他的将军们没通知他就转向右侧。他也否认按照內伊的命令折返行军的过失。他的根据是,因为命令是给內伊而不是给他的,皇帝看来是暗示他接受元帅的命令,于是戴尔隆设想他自己应该继续服从內伊。明显这种双重动机造成了戴尔隆失真和尴尬的陈述。

还有待考察原因的是,为什么皇帝在圣赫勒拿岛的叙述中否认,或者更准确说,完全忽略了他曾发命令给戴尔隆。这个命令的存在,已经得到了苏尔特在6月17日两封信的证明,更不用说还有其他十处证词。 古尔高,或拿破仑其实相同,称(第69页):“拿破仑无法理解如此行动的原因;”还有(第67页),“第1军的行动很难解释清楚。”但是在战斗的第二天,难道皇帝不能寻找和得到解释吗?博迪、內伊、戴尔隆本人都在现场,可以帮助解疑。无疑皇帝不想承认,他那敏锐的眼光和迅捷的判断在利尼战场衰落到如此地步,他也非常沮丧,由于他自己召唤的戴尔隆军走错了方向,他错误地把他们当成了敌军。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Abercomby + 100 + 9 很不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11-13 06: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给爵爷捧个场,顺便无耻的要一下爵爷好贴的转载许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3 06: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问题,可以转贴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11-13 06: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必然涌泉相报——虽然咱的泉眼有点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3 14: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后,奈伊否认给戴尔隆发过调头的命令。形式上的明令可能是没有,但是和命令没什么实际区别

安德烈·希利亚德·安特里奇的书里说的是“此刻奈伊仍纠结于‘夺下四臂村’,这也成了他第一考虑的问题,于是派副官再次去叫戴尔隆,让他向后转。”不过否认发过命令应该还不至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3 15: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否认过两次,一次是四臂村后的报告,一次是给富歇的信,目前倒是没有找到明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3 16:05: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给拿破仑的信上是责怪呆而聋没有报告,后来在给富歇的信上意思是拿破仑怎么能调走呆而聋而没通知他,然后字里行间认为自己的进攻才应该是重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3 16:0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丸 发表于 2014-11-13 14:33
安德烈·希利亚德·安特里奇的书里说的是“此刻奈伊仍纠结于‘夺下四臂村’,这也成了他第一考虑的问题, ...

他叫了呆而聋,而且还急得发疯…不然呆聋也回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3 16: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给富歇的信看,确实是企图胜,也就是纠结于四臂村。(I was obliged to renounce the hopes of victory)

“On the 16th, I received orders to attack the English in their position at Quatre Bras. We advanced towards the enemy with an enthusiasm difficult to be described. Nothing resisted our impetuosity. The battle became general, and victory was no longer doubtful, when, at the moment that I intended to order up the 1st corps of infantry, which had been left by me in reserve at Frasnes, I learned that the Emperor had disposed of it without advising me of the circumstance, as well as of the division of Girard of the second corps, on purpose to direct them upon St. Amand, and to strengthen his left wing, which was vigorously engaged with the Prussians. The shock which this intelligence gave me confounded me. Having no longer under me more than three divisions, instead of the eight upon which I calculated, I was obliged to renounce the hopes of victory; and in spite of all my efforts, in spite of the intrepidity and devotion of my troops, my utmost efforts after that could only maintain me in my position till the close of the day. About 9 o'clock, the first corps was sent me by the Emperor, to whom it had been of no service. Thus 25 or 30,000 men were, I may say, paralyzed, and were idly paraded during the whole of the battle from the right to the left, and the left to the right, without firing a sho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11-14 02: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人证:苏尔特的一个副官——

At the moment when the affair [Ligny] was closely engaged along the whole line, Napoleon called me and said, ‘I have sent Count d’Erlon the order to move with his entire corps onto the rear of the Prussian army’s right; you go and take a duplicate of this order to Marshal Ney which has to be communicated to him. You are to tell him that, whatever the situation he is facing, it is absolutely necessary that this direction is executed; that I attach no great importance to what happens on his flank today; that the key is what happens where I am, because I need to finish off the Prussian army. As for him, he should, if he cannot do better, to be content with containing the English army. [My italics]

出处在贴吧说了……这边转过来对乌塞材料的补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11-15 09:38 , Processed in 0.17263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