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拉摩的侄儿

[讨论] 近卫军在滑铁卢的最后进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4 15:4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拉摩的侄儿 发表于 2015-6-14 15:15
lol 正好借机会把这一部分梳理并讨论下 确实有太多搞不清的了
不过先等我扫个尾…

还有个问题是近卫军骑炮是否为8磅,威灵顿的缴获清单全是12磅和6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4 16: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材料,说几点个人意见
Adkin基本不写出处,可参考但不能过分信任,John Franklin指出过他有若干沿袭Bowden的问题
Field部分地方脑补过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4 16: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iron duke 发表于 2015-6-14 15:41
还有个问题是近卫军骑炮是否为8磅,威灵顿的缴获清单全是12磅和6磅。

根据Dawson和Bowden(虽然某种程度上他只有法文翻译可信度比较高)
近卫军骑炮的确是6磅

8磅是Petit回忆说的,未必准确
8磅1809年之后基本上只出现在半岛了【西班牙也是格里博瓦尔体系,便于补充】
1812年扔在俄国的也基本没有8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4 21:18: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一个常见纰漏是猎兵4团的编制,早先受乌塞影响,认为该团利尼受创过重,缩编成一个营,但查一下军官伤亡,猎兵4团是零,伤亡极小,急茬的事又那么多,还缩什么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5 00: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iron duke 发表于 2015-6-14 21:18
还一个常见纰漏是猎兵4团的编制,早先受乌塞影响,认为该团利尼受创过重,缩编成一个营,但查一下军官伤亡, ...


不过,Martinien这本书很多时候会把相隔一两天的损失合在一起,比如1812年9月5日的舍瓦尔季诺的军官损失就有很多计入了博罗季诺,所以未必没有军官伤亡

按照Mauduit的记载,猎兵4团在滑铁卢有841人两个营,掷弹兵4团倒是只有500人1个营,他反而认为掷弹兵4团是利尼损失太大缩编了……但这是个误会,因为掷弹兵4团参战的就1个营,我怀疑猎兵4团缩编是顺着这个思路“纠正”出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5 01: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装甲掷弹熊 发表于 2015-6-15 00:43
不过,Martinien这本书很多时候会把相隔一两天的损失合在一起,比如1812年9月5日的舍瓦尔季诺的军官损失 ...

很可能,按Waterloo: Myth and Reality(Gareth Glover)推测猎兵4团两个营在利尼损失200左右,并没证据合并。此外目击者都回忆该团攻击是两个纵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5 01: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把全文贴上 免得再闹误会 每一步的信息我是怎么得到的明天再专门贴……

从下午四点半至七点半的三个小时里,法军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一直将普朗谢努瓦掌握在手里,并在兵力处于极端劣势的情况下对普军造成了大量的杀伤。但是其代价却是在这个方向投入了整整25个步兵营(洛伯军X15、青年近卫军X8、老近卫军X2),至此开战前拿破仑35个营的步兵预备队如今可以用来对付威灵顿的只剩下了12个,而多方面的考虑皇帝肯定又不会将他们全部投入。
而英军防线已经远非一小时之前、拉艾圣陷落半小时之后那么孱弱。正当法军在右翼同普军奋力拼杀时,威灵顿也抓紧时间加强自己的防线,安全的两翼也让他得以将更多的部队调到中路:虽然乌古蒙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但是该地仍然被英军握在手里;从奥安开来的普鲁士第一军也总算抵达了英军左翼,这也让负责掩护该地的英军骑兵解放出来。经过一些列的调动,冯.芬克的第五汉诺威旅,维维安和范德勒的两个骑兵旅,不伦瑞克军团的4个营,以及沙塞将军的第三尼德兰师被补充到了先前被法军骑兵和炮兵严重削弱的中央防线,而这些部队虽然经验不及近卫军,但是从兵力上来讲上已经数倍于拿破仑可以调动的预备队了。
但是即便如此皇帝还是打算最后一搏,毕竟临阵退缩不是他的性格,况且这种情况下撤退和战败差不多。也就是在派遣了两个营的老近卫军重夺普朗谢努瓦之后,拿破仑下令近卫军司令忠诚的德鲁奥将军召集剩余的近卫军。除了担任最后的预备队,精锐中的精锐的近卫掷弹兵一团一营和一团二营,以及司令部守备的近卫猎兵团一团一营这三个营的老近卫军外,其余九个营的近卫军(中年近卫军营X6,老近卫军营X3)开始在拿破仑的亲自带领下以方阵队形走下高地,朝拉艾圣前进。此时近卫军所使用的方阵虽然不是一种攻击队形,但是如此布置却是基于多方面考虑的。一来是为了有效的应对敌军骑兵的冲锋,避免重遭第一军的厄运;二来是为了在兵力有限的情况下达到虚张声势的效果。许多来自英国方面的回忆称近卫军使用的队形是密集纵队,而不是空心方阵,可见其成功了。
                              
49 近卫军的方阵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普军已经通过奥兰对英军左翼进行直接增援的信息在军中产生恐惧情绪,皇帝派遣他的副官贝杜瓦耶将军去最前线的部队传达所抵达者是格鲁希的消息。这一为了提升士气的权宜之计也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经过了漫长的战斗,已经精疲力竭的士兵们又被鼓舞了起来,而他们的指挥官也接到了命令,为皇帝的最后一击尽可能的提供支援。之前秩序散乱、各自为战的士兵们开始在阵前重组,“皇帝万岁”的呼声也再一次的响彻了圣让山与佳盟高地之间的谷地。一些受伤的士兵开始自发的拿起武器。一位参加过马伦哥战役,获得过三枚勋章的老兵因为双腿已经被炮弹削去,他用双手勉强支撑地面,用洪亮的声音不停的喊道“不要管我,兄弟们!前进!皇帝万岁!”
不过就当帝国军队中最善战的单位和重新被鼓舞的一线士兵为皇帝逐渐渺茫的取胜希望做出最后的努力时,却遭到了叛徒的出卖。一个背节的卡宾枪骑兵军官穿过双方的枪林弹雨,高呼着“国王万岁”来到威灵顿的阵前,将拿破仑即将使用近卫军的消息泄漏给了英军。威灵顿也通过此人告密和法军突然增强的火力确认了拿破仑即将使出最后一击,利用这宝贵的时间他也对自己的防线作出了最后的调整。亚当旅和梅特兰的近卫军之前为了躲避法军的炮火而从最前线的位置撤下,现在又回到了他们的初始阵地。W.霍尔基特的汉诺威第三旅和迪普拉的KGL第一旅则布置在了亚当旅的右侧,面向乌古蒙的方向。沙塞尼德兰第三师的迪特迈尔旅(Ditmer)被安置在三个不伦瑞克营的后方和C.霍尔基特第五旅的左侧,第三师另一个一个旅在梅特兰近卫军的后面,范德勒骑兵旅的前方。维维安的骑兵旅则被派往布鲁塞尔大道西侧去支撑已经被严重削弱的奥姆普特达的KGL第五旅和克鲁泽旅以及不伦瑞克营。预备队仅存的三个炮兵连也被一次性的派往前线,炮手们再次被命令只准射击敌方前进的步兵纵队,而不是去还击法军炮兵。
50 近卫军的前进
大致下午七点半,来自中年近卫军的六个营最先抵达了拉艾圣之前的缓坡上,位于他们后面一段距离的是老近卫军的三个营。对近卫军做了最后的动员后,拿破仑将第三掷弹兵二营布置在远及乌古蒙的地方,用来监视右翼英军的动向并掩护己方侧翼,剩余部队则被交予奈伊做最后一击。身处第一线的中年近卫军5个营以梯队展开,位于最右侧的先头营是第三掷弹兵一营,依次往左为第四掷弹兵一营,第三猎兵一营,第三猎兵二营和第四猎兵团。法军指挥官再一次发扬了身先士卒的精神,每一个方阵的前端都由一个高级军官亲自带领。走在第三掷弹兵一营最前排的是近卫掷弹兵的指挥官弗里昂将军和波雷.德莫尔万准将,奈伊元帅的第五匹坐骑被射杀后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担任第四掷弹兵团一营的指挥官是阿尔莱准将。第三猎兵团一营由近卫猎兵的副司令米歇尔将军指挥,第二营由跟随拿破仑从厄尔巴岛返回的马莱上校统帅。第四猎兵团由昂里翁准将率领。每两个方阵之间还布置有从属于近卫骑乘炮兵的两门8磅火炮,由近卫骑乘炮兵的迪尚将军统一指挥。在他们后面,正在赶来的老近卫军三个营组成了第二梯队,从右至左分别为第二掷弹兵二营,第二猎兵团二营和第一猎兵团二营。除此之外,部分来自第一军和第二军的士兵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这次决定帝国命运的进攻仅仅得到了极少量的胸甲骑兵支援。虽说大冲锋过后,已经人困马乏的骑兵需要一段时间重整秩序,但是法军中唯一未参战的骑兵单位,在四臂村对英军造成大量杀伤的皮雷将军的第二轻骑兵师却遭到了遗忘。在整天的战斗里他们一直被闲置在尼维尔大道附近掩护法军左翼,除了几次极小规模的接触外鲜有伤亡。另一个严重问题近卫军第一梯队在前进过程中并没有专门布置担任掩护任务的散兵,(尽管有资料称来自第一军和第二军零零散散的士兵自发的为近卫军提供散兵掩护,其数量和状态并不足以扰乱敌军的秩序),虽然可以解释为一个近卫军营4个连的编制不像战列步兵和轻步兵那些拥有6个连的单位,能在组成方阵后留出额外的兵力作为散兵,但是以整个步兵营组成散兵线为攻击部队提供掩护的战例同样不胜枚举。
更严重的问题是,与骑兵冲锋一样,奈伊将近卫军进攻方向指向位于拉艾圣至乌古蒙之间威灵顿最为厚实的中右翼防线,而没有打算在拉艾圣周边最薄弱的地带寻求突破。此外奈伊的调配还使得各营之间有着太多的空隙,这也让法军的攻击正面变得格外稀疏、各自孤立。再一次皇帝对元帅的举动勃然大怒,“奈伊又犯傻了,他白白的葬送了我们一天的努力。他已经毁掉了我的所有骑兵,现在近卫军也在劫难逃……”一个副官被命令前往奈伊那里告知他改变方向,以密集队形攻击位于拉艾圣后方的英军防线。但是再一次元帅对皇帝的命令置若罔闻。“现在改变已经为时过晚,我们必须在这里突破敌军的防御或者战死沙场,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由于奈伊的坚持,近卫军继续沿着决定他们命运的道路前进着。虽然英军的炮兵火力已经因为弹药枯竭和炮手的伤亡较之前大为减弱,但是是近卫军每前进一步依然有不少人倒下。不过就如同那个几个小时前第一军的进攻一样,没有人因为这种挫折表现出任何的胆怯与畏惧。在他们英勇的指挥官的带领下,这些帝国最无畏的士兵已经做好为他们的热爱的皇帝与国家献身的准备。
由弗里昂亲自指挥的第三掷弹兵第一营和只有一个营的第四掷弹兵团先后登上了陂脊。由于烟幕笼罩,除了数个被炮手抛弃的炮兵阵地和四处横躺的尸体外在有限的视野内根本看不到敌人。只有当他们翻过陂脊朝背坡进发时,右前方的不伦瑞克营才进入了视野。面对善战的老兵不伦瑞克营没做多少抵抗就败退了下来。在他们一旁的是芬克指挥的汉诺威第五旅,依然保持方阵队形的年轻的士兵们在很远的距离就朝近卫军开火,等到他们进入有效射程距离后已经弹尽粮绝,没有办法也只好向后退却。眼见侧翼失去了支撑,周围的汉诺威第一旅和第一拿骚团也紧接着陷入骚动,这一紧张情绪似乎还传染给了不远处正与第四掷弹兵团交战的英军第五旅。他们的指挥官C.霍尔基特少将试图维持秩序,但是一发子弹从他的面颊穿过阻止了他的英勇举动。正在率领第一拿骚团二营反击的奥兰治亲王也中弹受伤,在副官的劝说下他勉强同意离开战场。同时受伤的还有在队伍最前端指挥作战的弗里昂将军,返回后方的途中他遇到了正在焦急等待结果的拿破仑。弗里昂告诉皇帝一切进展顺利,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不足1000人的两个中年近卫军掷弹兵营走到这一步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想要再进一步又谈何容易。而挡在他们前面的正是一个老朋友,指挥着尼德兰第三师的沙塞将军和他手下迪特迈尔旅的3000名生力军。作为尼德兰革命失败的流亡者,沙塞早年一直跟随法兰西共和国和帝国军队作战,直至1814荷兰同法国脱离宗属关系后他才返回母国服役。由于喜爱刺刀冲锋的缘故,拿破仑赠予了他“刺刀将军”的美名。因为过往的经历他很受威灵顿的怀疑,这一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里沙塞所部也一直作为预备队在布赖讷拉勒度过。而此刻刚刚来到战场的他们就立刻成了威灵顿的救星。
51 荷兰炮兵
“当我看到在法国近卫军的追赶下,英军在慌乱中开始撤退时这场战役似乎就要输掉了……没有片刻的犹豫,我立即立即下令由斯米森少校(Van der Smissen)指挥的炮兵登上前面的高坡朝敌军开火。”尼德兰第三师所属的8门火炮从侧翼射出的火力迅速洞穿了近卫军的方阵,在这毁灭性的打击下近卫军就如小麦一般被成片的收割下来。沙塞持剑在手,率军前进,堵住了因为一线部队接连后撤造成的防线空洞。“此时在我们同法国近卫军之间没有任何一支部队、任何一个友军……”在“奥兰治王室万岁,国王万岁”的口号中,迪特迈尔旅的全部6个营发起了冲锋,据在场的英军士兵回忆他们从来没见过荷兰比利时人这么英勇。不过即便受到如此大的打击,近卫军还是试图守住阵地。“随后我们之间进行了几轮排枪射击,但是法国人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蒙特)不过僵持并没有维持多久,“炮兵很快便装填完毕,并对法军‘纵队’进行了又一轮的射击。”(科赫中尉)雨点般的霰弹再一次射入了近卫军松散的队列,迪特迈尔后续的几个营和已经恢复秩序的不伦瑞克营也穿过烟雾纷纷朝他们杀来。重压之下第三掷弹兵一营开始失去秩序向后溃逃,一旁的第四掷弹兵团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52 沙塞将军带领他的士兵进攻。因为半岛战争期长期代表法军同英军为敌,沙塞很不受同僚中的英国军官的欢迎,以至于尽管在这一天的战斗作出突出贡献,他的名字也未能出现在威灵顿本人撰写的战报里。
左则的中年近卫军第三猎兵团的两个营同样没有交到好运,并且相对于右侧的两个掷弹兵营他们还承受了敌军更为猛烈的火力。当他们艰难的翻过陂脊,沿背坡走下并打算高呼胜利时,躲藏在麦地里的英军近卫步兵旅在他们前面不足50米的地方突然冒了出来,“起立,近卫军。开火。”在威灵顿的亲自命令下,由梅特兰指挥的英军近卫步兵师第一旅的一千余名士兵以四列横队朝近卫猎兵进行了第一轮排枪齐射。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打击,近卫猎兵们大惊失色。仅仅第一轮齐射据称就有300人倒了下去,两个营的指挥官米歇尔将军和马莱上校更是双双阵亡。慌乱之中他们试图变换成横队与英军近卫军对射,但是阵型变换中的慌乱和节节攀升的伤亡让他们逐渐处于了下风。英国近卫军也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又经过几轮齐射他们用刺刀冲锋将法军击退,并把他们一举赶下了斜坡。
最后抵达的是因利尼战役伤亡过大而由两个营改编为一个的第四猎兵团,该团的到来也使得正在追击第三猎兵团的英国近卫步兵旅担心侧翼遭到威胁而撤回到了先前的阵地。但由于第四猎兵团已经是背坡上的最后一支法军,英军的所有火力都指向了这里。除了在正前方同英国近卫旅交火外,更为糟糕的是他们的侧翼还受到了亚当旅第五十二轻步兵团和部分九十五来福枪团士兵的射击。将部队旋转90度,进行如此别具匠心机动的正是1811年拉阿尔武埃拉战役中被波兰枪骑兵血洗的约翰.科尔伯恩爵士。虽然方阵在理论上可以应付多个方向的敌人,他们的还击也给第五十二轻步兵团带来了一定的杀伤,但是面对英军漫长横队射出的交叉火力却无法坚持太久。巨大的伤亡下第四猎兵团也开始失去秩序,未等朝他们冲锋而来的英军赶到,最后一个中年近卫军单位也宣告崩溃。至此法军的最后一击彻底失败。
眼见一个个近卫军营从斜坡上败退了下来,从右翼杀来的军队也被证实是普鲁士人,而不是皇帝所声称的格鲁希,士兵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恐惧和绝望的情绪如雷电般在法军中蔓延,“近卫军撤退了”,“逃命吧,我们被骗了”代替了“前进,皇帝万岁”的呼声,德隆各师对左翼英军的进攻,雷耶第二军和骑兵部队的重整也戛然而止。威灵顿看到了时机的到来,他下令全军追击。而最先击退中年近卫军的沙塞师在这之前就已经冲下斜坡朝,朝撤退中的法军杀去。
53 威灵顿下令全军追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5 02: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后续部分可以独立成一个很不错的讨论帖了,要是楼上没意见,把第128楼之后的回帖分割出来新开一贴怎么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5 0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我除了任人宰割还能有什么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5 13: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其代价却是在这个方向投入了整整25个步兵营(洛伯军X15、青年近卫军X8、老近卫军X2),至此开战前拿破仑35个营的步兵预备队如今可以用来对付威灵顿的只剩下了12个,而多方面的考虑皇帝肯定又不会将他们全部投入。

好像出入了两个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1-17 10:22 , Processed in 0.14459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