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6988|回复: 11

[我心] 灾难·荒谬·抗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21 02: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灾难·荒谬·抗争

在灾难刚刚发生的几天里,我还在潜心解读着加缪,解读着局外人默而索直面荒谬的勇气。我一度是那么成功地抵御了价值缺失和本体界不存在带给我的长久的失落与彷徨,于是也能冷眼旁观世象人生,独立于这个社会的道德体系与价值判断之外,坐在一棵枯树的树洞里,仰望天上的流云,——我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实。


可,在日朗天青之下聆听着低沉的警报声的我,还是被拉回了传统价值的礼拜堂——不,是我主动走了回去。在真切得让我目眩让我悄怆的全人类的苦难面前,我注定不能置身局外,不能为了拒绝痛苦而修炼成为没有爱的空壳。鸣汽笛、降半旗……这些曾是怎样被我视作“形式主义”的仪式呵,如今却真的成了哀恸最好的寄托。默而索呵默而索,此刻我们的爱与哀愁,我们引以为豪的仿佛是人类特有的情感,难道真的在荒谬面前就失去了全部意义么?脱离了物质世界的真实存在,却摆不脱感情世界的真实存在,即使虚假我们也不能离弃:如果我们是为了在其中获得慰藉!


一件事情使我看不见另一件事情,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由于就近在身边,使我抛却了旁观世象的决心。我无法忘记被摧毁的村庄、被蹂躏的田园、被压在倒塌屋梁下的生命——这一切横在我和良心之间,令我相信:在宿命般无法抗拒的苦难面前,人类间相互的关怀与抚慰,让微弱蝼蚁的我们也能构筑起摧不毁的精神家园,让这不朽的精神也超越了死亡。这些理想,如耀眼的阳光:虚幻么?可它分明有支撑起生命的力量;逃避着荒谬么?可它却把价值缺失的荒原照亮。


回忆起来,就在几周前,我们还在为与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摩擦而抗议,可一瞬间,这些喧嚣声仿佛一下子销声匿迹,显得那么渺远——是呵,与死亡相比,政治纠纷是多么奢侈。


的确,我一直宣称自己游离于国家间利益的争端之外,宣称自己超越于狭隘的“民族”的概念,因此悲剧性宿命降临的时候,我看待它的目光依旧不曾局限在“国难”二字之上:我深信,这更是全人类的灾难。因为我看到,那个曾奉战犯为英灵的大和民族向我们献出了丰富的抗灾经验,那个近年来只会逞口舌之能的大韩民族向我们派出了营救生命的斗士,那个热衷于争取霸权的美利坚民族也真诚地为遇难的生命哀悼……这一切,分明早已超越了意识形态的禁锢;人性的光辉,分明播撒在人类共同的苍穹。


这一切不恰似《九三年》里那位女酒倌说的话么:“我送酒给所有人喝……给蓝党的人喝,也给白党的人喝,尽管我属于蓝党,甚至很忠诚于蓝党……人都要死了,就顾不上他是什么政治观点啦。临死的人应该互相握手。你打我,我打你,愚蠢透顶!”那朴实的声音是怎样地振聋发聩呵,字字句句彰显的,是人性中的博爱,是人道的绝对真理,是对普世价值的呼唤,更是对个体生命的尊重。


长久以来,国人推崇的是集体主义的精神,但就在这种高尚的意识中,我们却可能无意间忽略了群体之中每个个体的价值与尊严。可令我欣慰的是,在这次灾难中,我们真正地把“人”当作了独立的生命而不再是整体利益的奴隶。擎着人道主义的火把,我们近乎完美地用行动诠释了“以人为本”的三昧,用相濡以沫铺就了通向未来的基石,用超自然的意志和人文关怀开拓出一片永不坍弛的精神疆域。


在不可抗拒的自然面前,人类,渺小而又无奈。可,是抗争,让人类在自然面前不再无助。“乌云向我们投下阴影,可乌云后面有星星,星星向我们射来光芒”,雨果这一席话,也能成为信仰之源。信仰的虚幻能让我们抵御自然灾难的荒谬性么?也许不能,可有了信仰的濡养与全人类的相互扶持,我们便有了抗争的勇气。加缪没有错,面对荒谬,抗争是不二法门。记得他在《鼠疫》中展现阿赫兰城人民共同抵抗鼠疫的伟大譬喻么?在这场悲壮而深沉的抗争中,有了同行者,人类便不再踯躅于泥潭荒途,这场斗争,我们所向披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1 17: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集体为大众个人的安全行动起来,这个集体就诠释了真正的尊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2 09: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明显的理想化倾向,,,,,,
不过这场灾难确实需要我们将普罗米修斯的精神火种传递下去:勇敢,坚强,博爱,无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2 13: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2 15: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灾可以摧毁一切,唯独无法摧毁人类的意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2 16: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吧,文字里的cat风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09: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的帖子

既是【我心】,又怎容得他人书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4 10: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7# 的帖子

  这就对了。

不过对标题中“荒谬”作解似乎较模糊,我的理解:荒谬的是人本身,一会儿互相指摘,一会儿又拜神互相争做普罗米修斯,这不,现在又开始在救灾物资上唧唧喳喳。

大多数人还是脱离不了物欲的鄙俗,鄙修饰风俗,偏正。这也决定了国家政治其实的荒唐,因为也是一种名利间的游戏罢了。

是不,ca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10: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的帖子

游戏,呵呵,“政治是这样玩的”——这也是我越来越不愿意周旋于政治问题之上的缘故吧~人一旦涉及关切自身利益的问题,难免变得狭隘,一个国家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无法不用自己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无法摆脱自我的限制……所以我希望今后自己关注的,是对一些基本价值的尊重,即便是在这个“荒谬”的世界……

其实对于荒谬这个词,我想它是一种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冲突,就像加缪在《西续福斯的神话》里阐述的“荒谬既不存在与人之中,也不存在于世界之中,而是存在于二者共同的表现之中”,就像我们千年来在找寻本体的迷宫里艰难跋涉,可“上帝死了”的呼声无疑宣告了我们这样一种想法的破产,面对这个找不到“本来面目”的世界,荒谬感便由此诞生。其实我们在面对自然灾害时,不也有一种荒谬感么?还有《鼠疫》中的鼠疫寓意着的纳粹主义,这些都背离了我们坚持的基本价值,可我们不能集体自杀,不能在哲学上寻求逃遁之路,我们只有用抗争去面对。自然界的灾难带给我们的荒谬实属无奈,可如阁下所说,人与人之间的扯皮、人性中的卑猥,我们自讨的荒谬,岂不是更让我们感到可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4 10: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冲突,这个说的残酷点就是矛盾。荒谬这个词还是温情脉脉的, ,至少给予一种人道上的弹性空间。然而,矛盾往往存在难以调和性质,若要攻破一种矛盾,势必使用新的矛盾来激化以便终结旧平衡。

古典之天地人三元认知,其实给予了很多思考,比如天灾和人祸的问题,比如人道和天理的问题,其实所谓天,和神无异,诸神代表一种强大的理想化力量和道义,被凡人借来东打西杀。然而这种游戏产生了两个世界观:哲学 和 宗教。

比如地震,哲理上偏好的人势必要求一种贯彻公理的处置方法,如预报,如赈灾,如重建,如中央和基层的畅通。 宗教上偏好的人势必要求一种混沌的处理机制,如大喊爱,大喊钱多钱少,大喊分配多寡.....

两者统一起来就好了,如此这般,才能颠覆道德谴责的“荒谬”更多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拿破仑

GMT+8, 2022-7-7 17:46 , Processed in 0.02419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