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iron duke

[讨论] 关于拉纳的遗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8-24 05: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达武元帅 于 2007-8-23 17:28 发表
大家可以翻阅科兰库尔的回忆录(我看到的版本是《随拿破仑远征莫斯科》),里面有科兰库尔关于拉纳的评论,从他的记载来看,拉纳很可能说过直谏拿破仑的遗言。

但科兰古本人没有参加1809战役,他的评论可能受部分传说影响。
马尔博的说法(临终没有“进谏”)当然也不一定全可靠,不过他毕竟亲自参加过那一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0-27 19: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没下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 22: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认为不是劝皇帝不要打,而是希望皇帝快点打完后对国家,对自己进行整理.同时作为臣子的最后希望皇帝能平平安安的,(给皇帝最好的国家环境自然是不用打仗).同时也希望皇帝能对其家有所照料,(就算没明说,可他一定知道皇帝听了他的遗言一定感动).总之不愧是拉纳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5 21: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本,我五年级时看的,那时对皇帝不甚了解,我还当好 真是恶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3 05: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最后的尼采 于 2011-4-3 05:42 编辑
拉纳的遗言:"我用不着把我的妻子儿女嘱托给你.我既然是为国牺牲,你的荣耀足以保护他们......但切记你周围都 ...
xixi 发表于 2007-6-2 21:44



    在逻辑上,这段遗言是可信的;在情感上,我更愿意相信拉纳说出了反战的话,甚至谴责拿破仑滥用权力、涂炭生灵,劝他胜利后班师回国,并说出了多年在战争中沉思的结果:希望帝国回复到共和制......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说出最真实最刺耳的话语;只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人才会彻底敞开心扉,而拉纳作为皇帝最好的朋友,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自然没有顾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3 12: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9 11: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Napoleon.QC


    俄国欧洲部分的面积超过英法奥普西班牙等国的总和,入侵这样一个国家在当时的条件下是不可想象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 21: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顺手节译了那篇遗言考据文


原文地址
http://www.napoleon.org/en/reading_room/articles/files/474771.asp

居伊·戈德莱夫斯基(Guy Godlewski)的观点:

首先介绍一下加西古医生。
卡代·德·加西古(Cadet de Gassicourt),1769年生,他的父亲是一位著名药剂师。加西古原本是律师,后来承袭了父亲的事业,并自称是1809年战役中拿破仑皇帝的首席药剂师。他是荣誉军团成员,百日王朝期间及波旁王朝复辟后主持王室药房。1821年,加西古医生去世。
正是这位加西古1818年出版了一本1809年战争回忆录《Voyage en Autriche, en Moravie et en Bavière fait à la suite de l'armée française pendant la campagne de 1809》。他的回忆录虽然遗失了,但曾被别人引用。在回忆录127页,他提到了拉纳元帅著名的临终遗言:
“我不会求你照顾我的妻子孩子,我为你而死,你自然会因荣光保护他们,即便我向你直谏,你也不会薄待我的家人:你刚刚做了一件很大的错事,尽管这个错误夺走了你最好的朋友,你仍然不会改过,因为你欲壑难填。这种欲望会使你失败的,你毫不留情地无谓地牺牲那些最能为您效劳的人,他们死去时,你毫无惋惜之情。你被阿谀献媚者包围,我看不到哪一个朋友能向您直言相谏,他们会背叛你。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吧。这是民意和众望,您的力量永远也不会超过现在;但您可以更孚众望,受人爱戴。请原谅一个将死之人的话,因为他在乎你……”【这段我基本引以前的翻译版本了】
加西古接着补充:“元帅再也说不下去,伸出手来。皇帝拥抱了他,但没有回答。我从一些目击者那儿听说了这件事,他们都听到了(这段遗言),并复述了同样的内容,至少口吻类似。”
但问题在于,加西古的另一本回忆录《Réflexions préliminaires》没有这个场景,而该书据说写于1812年。马夏尔·拉佩尔(Martial Lapeyre)有该书抄本,该抄本包括作者的各处修改,可见加西古对其重视程度。此书133页有如下文字:“我们谨慎地假装不去注意。”紧接这句话,他又写道:“6月6日,蒙特贝洛公爵死了,梅西耶尔·拉雷(Messieurs Larrey)、瓦雷利昂(Vareliand)和我对尸体做了防腐处理。”但是,在1818年出版的回忆录中,这两句话中加了新的段落,即拉纳死前的直谏。
为什么加西古要在六年后加入这段话呢?为什么他偏要加一段自己没有亲身见证的传闻呢?
第一种可能:波旁王朝复辟期间,关于拿破仑帝国的书籍很难通过出版审查,除非作者表现反波拿巴倾向。也许加西古为了顺利出版回忆录加了这段描写,甚至可能是审核机构让他加的。
第二种可能:他刚获得荣誉军团勋章,也许这份光荣正是靠不光荣的篡改换来的。
第三种可能:这种可能可与前两种并存,即加西古单纯记下了关于拉纳之死的谣传。
这些谣言早在帝国时期就开始流传,但被当时在场的珀莱和马尔博驳斥了。马尔博在回忆录中说:“一些心怀恶意的人说拉纳元帅指责皇帝,恳求他停止战争,但我当时一直撑着元帅的上身,听到了他说的每一个字,我发誓他绝没有说这种话。恰恰相反,元帅很感动皇帝的关怀。皇帝为了军务被迫离开时,对他说:‘你会活下来的,我的朋友,你会活下来的!’元帅紧握双手:‘我希望如此,如果能活下来我将继续为法兰西和陛下效力!’”
当时的首席军医拉雷也详细记录了拉纳临终前的情况,包括他何时衰弱、何时兴奋、何时说胡话,但他同样没记录那所谓的遗言。
此外,1816年7月14日,拿破仑同拉斯卡斯交谈时,愤怒地驳斥了这番诋毁:
“皇帝说:‘不幸的拉纳一直叫我的名字,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靠着我。出于本能,此刻他只想着我,他只想见我。当然他更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他却没提他们。他对他们无所期待,因为他保护他们。同样道理,我也是他的保护者,我对他意味着无尽可能和崇高权威,我是他的救世主……’
“有流言说拉纳临终时愤怒地斥责皇帝,还说他总是疏远皇帝,表达自己的不满。
“对此,皇帝说:‘简直荒唐!拉纳很爱我。他是这世上我能绝对信任的人。因为他过于急躁,他的确说过反对我的话,但他不会容忍别人的这些造谣。’”
一切已然明了,拉纳的遗言是后人捏造的。

让·林登(Jean Linden)的质疑:

虽然加西古没有亲眼见证遗言,但拿破仑的仆人康斯坦目睹了这一幕,而他记下的遗言和加西古书中的完全相同。
康斯坦回忆:“元帅临终前夜,他叫住了我:‘亲爱的康斯坦,我知道我就要死了,我希望你的主人以后还会遇到(像我这样)忠诚的人,告诉皇帝我想见他。’……我正准备走时,皇帝来了。接下来是一片沉默,所有人都走开了,但是卧室的门是半掩的,因此我们能听见一点里面的话,两人的对话又长又艰难。元帅的声音依然响亮坚定,他提醒皇帝自己曾(立下)的功劳……”后面的话就是加西古书中的遗言。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加西古是从康斯坦那儿知道了遗言。
乍看之下,康斯坦的话与马尔博的矛盾,但实际并非如此。马尔博只是说元帅在洛鲍岛上没有直谏,而康斯坦描述的场景显然发生在后面几天。
从拉纳平时为人来看,这段遗言也符合他的性格。首先,他是拿破仑真诚的挚友;其次,他反对拿破仑的一些政策,而且未曾隐瞒自己的看法。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又饱受高烧折磨,因此他完全可能用比较激烈的方式临终直谏。
拿破仑和科兰古提到拉纳时,说过:“他死得像一个英雄,但他的行为像一个叛徒。”在圣赫勒拿岛上,他也对赞美拉纳和内伊的古尔戈说:“你把拉纳想得太好了,他和内伊一样,都是那种为了利益不惜叫你开膛破肚的家伙。当然在战场上,他们是无价的。”
因此我相信康斯坦的话,拉纳临终前的确曾直谏拿破仑。

居尔·戈德莱夫斯基对质疑的反驳:

康斯坦的回忆录并不可靠。他的回忆录是1830年出版的,比加西古的还晚。尽管他俩对遗言的记载完全相同,但并不能证明加西古引用了康斯坦的话,相反,更可能是康斯坦直接摘用了加西古的回忆录。康斯坦的抄袭痕迹不止此处:他还引用了年轻的药剂师福尔坦(Fortin)写给资助人加西古的信、拉纳死亡报告、拉纳遗孀去斯特拉斯堡哀悼丈夫的详细经过。
事实上,康斯坦的回忆录也非出自他本人手笔:后两卷是维尔马雷(Villemarest)执笔的;前四卷是梅利奥特(Meliot)兄弟,奥古斯特·卢凯(Auguste Luchet)和尼扎尔(Nisard)执笔的。因此康斯坦回忆录和所谓的布里昂回忆录、朱诺夫人回忆录一样,没太大参考价值。波旁王朝复辟期间已经有了不少拿破仑时代文字作品,因此作者们可以互相抄袭。为了让故事看起来更真实,康斯坦的代笔者们甚至伪造了他充当拿破仑和拉纳之间信使的桥段。拿破仑一贯讲究礼节和等级,他从没让一个仆人替他和元帅们居间传达。参见圣赫勒拿岛上的马尔尚,他的职务和康斯坦差不多,但他一直被排除在皇帝与将军的谈话外,直到最后数月。因此康斯坦不可能替拉纳传话。
再谈谈马尔博。马尔博的确只说拉纳刚负伤时没有直谏,但此后几天他一直守在拉纳身边,甚至看着他在自己怀中离世。对元帅的死前情况,他和拉雷最有发言权。马尔博从未提过康斯坦来访,拉雷也没提过。
至于拿破仑对科兰古说过拉纳像叛徒这种话,联系前文便可知道,他并非指拉纳临终前的表现,而是指爱尔福特会谈期间他对沙皇说了些错误的话,导致法俄未能达成协议。
综上所述,我得出结论:拉纳的遗言是加西古编造的,康斯坦回忆录的作者又抄袭了他的书。

评分

参与人数 1军饷 +10 收起 理由
月光丸 + 10 正名是件好事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 12: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所谓的谏言实在有点矫情,不是拉纳的风格,而皇帝的“记下来”那句更是戏剧色彩浓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5 15: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的公知编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9-20 09:01 , Processed in 0.14289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