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2492|回复: 3

[整理] 比若元帅论战斗中的精神要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6 21: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装甲掷弹熊 于 2013-5-26 23:16 编辑

比若(Bugeaud de la Piconnerie, Thomas Robert),法国元帅(1843年被授予元帅衔)1784-1849
1804年比若以列兵身份加入近卫军Vélites,1805年参与奥斯特里茨会战。1806年成为军官,以少尉身份参与耶拿会战,普图斯克会战后升为中尉,后参与埃劳会战
1808年第二次围攻萨拉戈萨时升为上尉,1809-10年在絮歇手下作战,升为少校,并曾实际指挥过一个团
波旁复辟后比若被提拔为上校,百日期间跟随絮歇在阿尔卑斯地区作战
波旁第二次复辟后归隐,七月王朝时期复出,并最终成为元帅

以下文字摘自马恩全集第十五卷,是恩格斯对比若在七月王朝时期一次讲演的摘录,可以说是一份很有见地的拿破仑时代团营军官对于战术和心理的论述。本人对原文部分翻译问题进行了修正

先生们!部队打仗的艺术对战斗行动的成败有很大的影响;由于这种艺术,正确的战斗部署可获胜利,而在部署不好的情况下,也可防止最坏的后果。士气高、指挥强、用正确的作战原则教育出来的部队与像大多数欧洲军队那样组织和训练的部队之间的差别,就像成人与小孩之间的差别。我根据20个会战的经验,确信这种情况是真的。我希望你们也确信这一点,并且用你们所有的一切办法来帮助我提高第五十六团的精神状态和战斗训练,达到这样高的水平:使世界上任何帝国或王国的近卫军在对双方同样有利的地形条件下都不能抵抗我们哪怕是5分钟。

先生们,你们大多数都看到了步兵战斗,这些战斗仅仅是彼此平行配置的部队远距离的胆怯对射而已。

双方在期待胜利时,看来都指望了偶然事件,或者指望了它们的子弹能够引起对方的恐惧心理。双方消耗了千百万发子弹,但是,唯一的结果是双方死伤了一些人,这样一直到出现了某种多半与作战部队无关的情况,迫使这些横队中的一个横队退却为止。以这种方式耗尽了自己的弹药,队伍又大大稀疏了的部队,是很少愿意采取新的努力的,所以一支根据更正确的原则行动的生力军,就很容易使他们溃逃。

训练良好的步兵应该按另一种方式进行战斗。现在我们试图确定一下应该使我们大大优越于欧洲各国步兵的那些原则。

先生们,这些原则绝不是关在书房里空想出来的结桌;它们是我根据1808年西班牙战争以来的经验而制定的,它们一直使我在同西班牙人、英国人① 和奥地利人的斗争中得到成功。我希望你们也用它们做指导,因为它们同你们在你们参加的战斗中的亲身观察是相符合的;你们应该尽一切可能把它们传授给自己的部下;一旦这些原则深入到了从鼓手到团长的全团的意识,第五十六团就可以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那时只有同时对它采取行动的几个兵种的联合力量才能把它打败,而光靠步兵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即使在人数上大大超过它也不行。
恩格斯原注:① 比若元帅曾以少校或中校军衔在加泰罗尼亚指挥了絮歇元帅军队的一个营。大家都知道,在西班牙的这支法军部队得到了最大的成功,阵地守得最久。

战斗有精神和肉体两个方面。我认为前者最为重要;但我们先从后者讲起吧。

进行远距离射击是坏步兵的特点;好步兵是爱惜弹药的。正因为射击是步兵最主要的力量,它就不应该白费弹药,而必须教它把瞄准练到最精确的程度。如果还不是进行射击的时候,那就要把自己的部队控制在敌人的射程以外,或者隐蔽在掩体内。射击的时候一到,那就要坚决而沉着地冲向敌人,这可以使你们完成任何任务。如果敌人意外地坚守阵地,并且让你们非常接近了也不开火,你们就应该首先齐射,并且注意到你们的兵士每次射击总要装两发子弹。由于采用两发子弹射击,我不止一次地取得了成功。在激战中,我也会忘掉了下相应的命令,但是你们应该记住这一点;我认为这有重大意义。由于沉着、果断和两发子弹射击,你们很少有必要再来一次齐射,不管你们攻击敌人的阵地也好,反击敌人的攻击也好。

凡是对作战的问题稍微有一点点研究的人,都会同意不这样也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们拿着装好子弹的武器走近敌人,而敌人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弹药,敌人怎么能够抵抗你们呢?敌人的精神状态被瓦解了,因为他在不可能不具有杀伤力的近距离齐射面前感到了恐惧,于是就会退却。那时就齐射吧,冲进敌人的队伍和捕捉俘虏—— 这比打死要好。在你们用刺刀杀死1个人的时候,你们本来是可以俘获6个人的。这样的战斗使胜利者付出的代价很小;你们在进攻时要损失几个人,但是你们一接近敌人并击败了他,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损失。先生们,这种战术会保证你们胜利,而且如果全军掌握了它,那末不管战斗部署怎样不好,它都会取得胜利。后者不在我们的权限之内;但是如果给我们指出了一个我们应该在那里进行打击的地点,我们就应该做到击溃我们面前的任何敌人。迪盖-特鲁安Duguay-Trouin(熊注:1673-1736,著名法国私掠船长)的战术就是如此,而且他之所以享有盛名,主要是由于这种作战方法,而不是由于他的所有其他才能。他接近敌人的军舰,而且他的大炮是装好炮弹的,而乘员却躺在甲板上;当他的军舰刚一接触敌船,他的乘员就一跃而起并向敌船的甲板进行了最猛烈的射击,然后接舷战就已经没有困难了。

除了以上所说的以外,我们还应该利用别的办法,因为我们必须要有尽可能多的优势。巧妙地利用散兵将是一个重要的辅助手段;他们的行动,无论在进攻或防御中,始终应该在密集队形的兵士的行动之前。在进攻中,他们将找到远距离观察所无法发现的地褶,并且将对敌人队伍进行飓风般的射击。这将扰乱敌人并妨碍他准确地瞄准不进行射击而成展开队形进攻的步兵。应当尽可能派他们到那些不发生决定性搏斗的地点去。但是,如果情况要求他们在进攻横队的前边行动,那末最后他们应该退到它的翼侧,以免妨碍它的行动,然后再试图走到敌人的冀侧,以便从精神上瓦解敌人并捕捉俘虏,或者他们应该通过营与营之间的间隔退却,或者平卧在地上让步兵横队走到前面去。

散兵像成展开队形的步兵一样,不应该白费弹药。问题不在于,不应当简单地子弹交流,—— 这些子弹应该有助于取得成功。为此,应当在步兵成横队进行攻击之前的那个时刻,给散兵指出他们在开火之前必须占领的阵地;他们刚一开火,步兵横队就进入攻击。你们明白,如果让散兵紧靠敌军孤立地呆上一会儿,他们就会被击退,他们的任务也会完不成;你们则势必给他们增援,以击退迫使他们退却的敌人散兵,不过这样就非常不利了。所以只有à propos〔及时地〕把散兵投入战斗,这是极为重要的;最适宜的时机差不多总是攻击时机。如果敌人在这个时机以前就开始以自己的散兵扰乱我们,我们就以突然的、短促的、但是坚决的攻击打退他们。你们一定能迫使他们退却,不过不是像通常所做的那样,派出同他们平行的散兵线,而是从翼侧迂回他们,或者以一个连的兵力打断他们的战线(这个连要以集中的兵群涌上去)。这是精神作用的结果,让我来说明如下。

散兵是不可能有精神的力量和团结的感情的,因为这些东西是集体精神和统一指挥的结果。每个散兵在某种程度上自己就是自己的指挥员,他所考虑到的只是本人的力量。他看到大的兵群跑步向他挺进;他太弱了,以致于坚持不住;他退下来。他的左右邻也是一样,并且又影响到自己的左右邻,后者无意识地仿效他们,或者害怕被截断,逃了起来;他们跑到更远的后方聚在一起,重新射击。

我们的攻击连将不回击这种射击;它或者再次退却,或者在某一地褶隐蔽起来。没有比这些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散兵的连续性小战斗更愚蠢更有害的了;你们浪费弹药,使自己的人精疲力竭,却没有改善情况,于是往往在决定性时机你们会感到东西不够用,因为你们把这些东西这样白白地浪费掉了。我特别强调这个时机,是因为白费弹药是我国步兵,也是其他一切国家的步兵的一个最大缺点。在许多情况下,在半小时的射击以后和在取得某种成功以前,你们会听到四处都在大声埋怨,说子弹完了;为了求得子弹补充,兵士们便离开战斗队形,而这常常导致失败。一次最大的会战,一个兵士60发子弹就应该够用了。1815年,比若上校(即作者本人)指挥的第十四战列步兵团在阿尔卑斯山进行了8小时的战斗,节省了三分之一的子弹。在这8小时内,敌人不断地射击,而第十四团只还击了几个齐射,而且还只是在奥军转入攻击,迫近它的阵地的时候。该团总是在齐射后立即转入白刃冲击,于是,不用继续散兵射击和乱射,就决定了敌人攻击的结局。双方回到了自己的相隔很近的最初阵地;奥军继续进行射击,而第十四团则不作射击,一直到敌人重新发动攻击。

这个例子的目的也在于帮助你们领会和珍视防御战的正确原则,即:自己永远在最后的决定性时机进行攻击;但是在防御中,以及在进攻中,还有一个异常有效的制胜方法,这就是尽可能避免在部队平行配置的情况下作战,因为在这种配置下,优势在某种程度上是相等的,而且,只有依靠精神优势和更有效的两发子弹射击才能使其结局有利于我。所以在决定性时机,我们将力求包围敌人的冀侧。在防御的条件下,在起伏地上,这一点是相当容易实现的。当敌人已经完全展开了攻击的时候,我们把我们的一部分预备队成纵队派到阵地的翼侧,这些分队在决定性时机出现,向前推进和展开,以便从翼侧攻击敌人;我们派散兵到敌人后方,当每个营或者向敌人冀侧推进的分队刚一展开,他们就立即攻击,不给敌人以挫败攻击的时间。敌人受到正面和翼侧同时的攻击,一定很快就被击溃。

这种方法在我们进攻时也是可以利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不大的纵队在展开的横队的两翼后边推进,在相当接近敌人之后,也改变成横队,延长自己部队的正面,组成一个包围敌军横队的半圆形;如果这样做我们的兵力不足,进攻的横队的翼侧营在行进中改变成纵深疏开纵队,走到敌人翼侧,重新组成横队并攻击,而由散兵占据它们中间的间隔。我认为这个机动对达到目的是非常适合的,而且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如果营长很善于测定距离,使这个机动开始得不太早不太晚的话。当然,在夜间或起伏地可以使你们潜入敌人翼侧的时候,首先应该利用这一点。

退却时应该特别节省弹药。当你们用射击来防御时,你们会使自己的处境恶化,因为你们一点也不会离自己的指走地点更近一些。有时你们甚至必须跑步才能走到敌人的射程以外。这常常成为避免被消灭的唯一办法。由于采用了被错误地称之为系统退却的方法,进行缓慢的逐渐的退却,有许多部队都被消灭了!唯一合理的方法在于用任何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退却时这个目的就是迅速地走到敌人的射程以外,因为情况不允许你们继续战斗;你们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应该由于错误地理解了荣誉感而给自己提出投入战斗的目的,这种战斗对你们说来只能是毁灭性的,而且正如你们确信的那样,要再摆脱这种战斗,常常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迅速退却,在方法上才是正确的。从我们当代一位伟大的统帅的一生中,就可以举出这种退却的例子。

在马塞纳元帅从葡萄牙退却的时候,奈伊元帅接到命令要用后卫部队阻挡英军前进,以便辎重队有时间通过隘路。他以他所特有的毅力来完成这个任务,但是因为英军援军源源而来,要继续保持住占领的地区就不可能了。他放弃这个地区之后,不得不往下退到一个狭谷,再登上河谷后面的另一丘岗的斜坡;在这段时间内,他的部队可能受到敌人的射击,因为敌人当然不会放过机会马上占领放弃了的阵地。元帅认为,如果缓慢退却,他就会遭到巨大损失;所以他命令各营旗手、司令部通信兵和其他的人在高地后方标出一道新的战线,战线的经始应由参谋军官制定。这事刚一完成,各营就根据他的命令跑过山谷并占据了这道战线,战线就这样好像魔杖一挥地出现了。没有这个出色的预防措施,我们会损失许多人,而且事情可能会以我们的被击溃而告终。同时很明显,当骑兵威胁着你们的时候,这种机动是不适用的;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尽量更决地退却,同时保持自己队伍的适当队形。

我不止一次地听到那些冒充战术专家的人说,应该以慢步进行退却;我一向都觉得这个原则是有毛病的。无疑,有时候一部分部队应该挡住敌人,保证其余部队的退却时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不必慢步行动,你们应该战斗,而且常常应该向前推进和攻击,以便重新提高自己部队的士气和破坏敌人的士气。但是,当这支部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当目的达到了,当敌人部队越来越集中而使这支部队不可能继续战斗的时候,它就应该尽快退却,越快越好。

因此,我们要学会迅速地、方法正确地退却,尽管不保持队形;应当学会立刻恢复自己的队伍,在敌人的一个翼侧以展开队形或普通队形跑步改成横队,并且始终最精确地瞄准。

我始终认为士气比体力重要。你们要树立士气,就要使兵士养成高尚的精神,使他们爱光荣,有团的荣誉感,首先是发扬他们的爱国精神,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颗爱国的种子。只要你们能够取得兵士们的信任,你们这样来教育他们,就能够容易完成大事业。为了取得信任,你们应该履行你们对他们的一切义务,同他们交朋友,常常跟他们谈战争,谈作战方法,使他们相信你们有办法很好地领导他们。在火线上,你们应该给他们做出高度勇敢和十分沉着的榜样。

你们应该特别注意能够有助于提高你们兵士的勇气和削弱敌军勇气的一切。正是为了这一目的,第五十六团从来就不让敌人攻击它;在决定性时机它总是把战斗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并攻击敌人。在防御中,它配置在它预定进行战斗的战线后面,以便在决定性时机向这个战线推进。在这种情况下,精神因素的有力影响是明显的:配置在自然条件有利、防御设备很好的阵地上的部队,拥有一切物质上的优势;而布置在这里的部队如果它们只限于在原地作战,也仍然差不多一定要被赶出这个阵地的。可以说,精神方面也好,物质方面也好,良好的防御始终应该用进攻来实现。在敌人的翼侧和后方的进攻行动差不多总是有效果的;即使进攻行动只是由一小群兵士进行的,也对敌人的精神状态发生特殊的影响。在采取这种行动时,最好的机动就是在攻击横队的翼侧后边组成密集纵队,这些纵队在你们同敌人刚一进入直接接触的时候就展开并包围敌人。既然这种机动是极其有效的,你们就必须警告自己的兵士,叫他们预防他们自己也可能受到这样的攻击,并且给他们指出,怎样保护自己免受这种攻击。还必须预先告诉他们后方可能有人惊叫“我们被包围了!”、“我们被截断了!”,等等;应该告诉他们:后方的殿后兵和精兵分队有严格的命令用刺刀杀死或者枪毙敌人的所有奸细或我们自己的散布恐慌的坏兵;一切敢于威胁我们翼侧和后方的敌人部队,将被我们的预备队迅速消灭,我们的兵士这时应该考虑的只是如何击溃我们面前的敌人。

其次,你们在改善自己部队的精神状态时,要注意不使你们的队伍由于兵士借口护送伤员而渐渐稀疏。战斗过后,如果我们不是离得很远,我们对伤员会给以应有的照顾;但是,我们的主要任务,我们的首要责任,是夺取胜利。胜利了的军队的伤员任何时候也不会被丢下不管的;而失败了的军队的伤员就不得不遭受无数苦难了。所以,在战斗时期,看护伤员是一种假怜悯,而且往往简直是对胆小怕死的一种伪装。在这种情况下,军官们应该再做出忠于事业的榜样,受伤时拒绝那些应该进行战斗的兵士们的任何援助。

在奥斯特里茨战役期间,可以看到,我们的许多伤员把那些要送他们去医务所的伙伴们打发回营了。

保持兵士的勇气的最好办法之一,是军官在战斗的各个阶段的出色行为。如果团在炮兵的火力之下被阻呢?那时他们应该在自己兵士们的前边自豪地走来走去,并且用愉快的交谈和鼓气的话语来保持他们的情绪。如果猛攻敌人的时间到了呢?那时他们应该准备自己的兵士去猛攻,再一次告诉他们上述的射击原则,并且建议他们在白刃战中尽可能地彼此靠近些,一听信号就迅速集合。

有个防止你们兵士过早开火的好办法;这就是军官们在进攻横队的前面骑马前进。团长可以说:“兵士们,你们可不要射击自己的军官呀!我在开火的时候到来之前将走在你们前边。”这样投入战斗的兵士,总是很勇敢的,而且很少遭到失败,因为他们很少会遭到具有这种坚强精神和遵循着这种作战原则的敌人。

如果出现骑兵,就必须提醒兵士们,我们的方队有力量使他们成为攻不破的。至于我,我可以向你们表示,我真希望在我们将要参加的第一次战斗中,我们受到骑兵的攻击—— 我深信这会给第五十六团带来光荣。

对士气的最严厉的考验是退却。有人常说,法军不太适合这种战斗,这等于说,法军是坏兵。这是胡说。最近40年来,很多事实都证明了法军在好的指挥员的领导下是能够完成出色的退却的。人们常常认为民族性格是失败的原因,其实应该归罪于那些指挥不当或不能提高部队士气的将军们。

古语说:“你要做绵羊,别人就要剪你的毛。”在退却期间你们应该做狮子;你们给予跟踪追击你们的敌人三四次有力的打击之后,别人就会尊敬你们。甚至只有不多的战斗经验,也能够容易在后卫战中获得某种成功,而这就大大有助于提高退却的军队的士气,使追击部队十分犹豫起来。你们在退却时总是有可能选择战斗地点的;在那里你们集结和布置自己的部队,要便于包围在追击时大大伸长的敌人纵队的头部。每个人的任务应该事先准确地规定好,战斗应该又快又猛。决不能表现出任何的犹豫或动摇;敌人纵队的先头部队必须打掉,然后你们快退,避免跟即将源源赶到的援军战斗。

先生们,我说的已经够使你们了解和珍视士气的威力了。当军官们知道如何鼓舞自己的部下,这一点有了把握的时候,士气就高涨起来;巧妙的、合理的和勇敢的行动有助于士气的巩固。你们应该努力在和平环境里使自己的兵士们明确地认识到你们在战争条件下能做到什么。这一点你们是做得到的,如果你们不只限于训示、检阅和枯燥的操练的话;无疑,所有这一切都是有益的东西,但是它们并不影响兵士的精神状态。你们应该同自己的兵士谈我们过去的战争,给他们讲我们的勇敢军队的功勋,引起他们超过这些功勋的愿望,——一句话,要想方设法使他们爱光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1 21: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的真好,基本把燧发枪时代的精华总结出来。
这个就是Isly大捷的指挥官呀,去年初看图解帝国篇里把他吹成六千步骑破六万骑兵把我吓尿.
记得大概一万法军对二万摩尔人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01: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挖个坟。
关于弹药的部分很有趣。
我特别强调这个时机,是因为白费弹药是我国步兵,也是其他一切国家的步兵的一个最大缺点。在许多情况下,在半小时的射击以后和在取得某种成功以前,你们会听到四处都在大声埋怨,说子弹完了;为了求得子弹补充,兵士们便离开战斗队形,而这常常导致失败。一次最大的会战,一个兵士60发子弹就应该够用了。1815年,比若上校(即作者本人)指挥的第十四战列步兵团在阿尔卑斯山进行了8小时的战斗,节省了三分之一的子弹。在这8小时内,敌人不断地射击,而第十四团只还击了几个齐射,而且还只是在奥军转入攻击,迫近它的阵地的时候。该团总是在齐射后立即转入白刃冲击,于是,不用继续散兵射击和乱射,就决定了敌人攻击的结局。双方回到了自己的相隔很近的最初阵地;奥军继续进行射击,而第十四团则不作射击,一直到敌人重新发动攻击。

可以跟老苏这段对比阅读
珍存三天的子弹,有时要珍存到够用整个战役,假如子弹来源没有保障的话。射击要少而准,刺刀要刺得狠。子弹会上当,刺刀不会上当。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5 18: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stavus 于 2018-8-6 02:06 编辑

比若的原文可参见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OPgwAQAAMAAJ&pg=PA41

Œuvres militaires du maréchal Bugeaud, duc d'Isly, p. 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8-12-10 23:14 , Processed in 0.1678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