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6823|回复: 72

[讨论] 对拿破仑未消灭普鲁士的一点探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5-28 22: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拿破仑皇帝本有意彻底消灭普鲁士,但在提尔希特条约中“出于对沙皇的友谊”,给威廉第三留了条裤衩,以致后患无穷。

个人以为,拿破仑是由于耶拿之战的速胜过于轻敌了,所谓“卑下的国王、卑下的民族、卑下的军队”,已不入皇帝法眼。以为将其大卸八块,限制军队,降为二流国家,即可高枕无忧,于是放普鲁士一马,作为钓沙皇的小甜点。

正因皇帝未摧毁普鲁士的国家机器,故普鲁士才会有厉行改革强国,阳奉阴违扩大军队,然后乘拿破仑跌倒,一举翻盘的机会。倘若皇帝摧毁普鲁士,将其彻底瓦解成若干小邦,恐怕1813年的战局即不会如此吃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29 00: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法不错,但不知道把普鲁士瓦解成若干小邦的可行性有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29 09: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普鲁士领土是典型的军事扩张成果。譬如拿破仑给普鲁士留下的西里西兰、波美拉尼亚等地,多系腓特烈大帝及其先人武力横夺,没有成为普鲁士领土的必然性。武力得到的也可用武力剥夺,拿破仑皇帝完全可以利用德意志小邦林立的传统,采用众建诸侯以分其力的手法,彻底肢解普鲁士,将普鲁士国王贬回勃兰登堡选侯。

德意志与西班牙不同,没有长期处于一个国家统治下的历史。所谓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又没有罗马,更谈不上什么帝国。纵观德意志历史,统一是异态,分裂是常态,皇帝完全可以德制德,而不必担心爆发如西班牙这般持久的抵抗。

再说国际形势,奥地利是普鲁士世仇,梅特涅见普鲁士倒霉,欢呼雀跃不已。惟一可以对普鲁士存亡产生影响的只有俄国。然此时俄国刚刚一败涂地,不可能产生激烈反应。可见消灭普鲁士在外交上亦可行。

普鲁士得以苟延残喘,究其根本,还是皇帝过分低估轻敌。当然,不排除其有保留普鲁士以制衡奥地利的意图。

[ 本帖最后由 杨文理 于 2006-5-29 13:4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29 14: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拿破仑未消灭普鲁士主要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和国际关系的约束,并非是“轻敌”。

首先,普鲁士作为一个欧洲大国和陆军强国,已经在欧洲政治格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非可有可无的。如果拿破仑要彻底消灭普鲁士,则必然触怒欧洲各大国。

对奥地利而言,虽然奥地利和普鲁士是世仇,但就当时情况来看,普鲁士不仅是其北面屏障,而且在打败拿破仑这一战略目标上也是一致的,梅特涅也许可以幸灾乐祸一时,但绝对不会对普鲁士亡国等闲视之,虽然奥地利已经数次大败,也必然在将来会进行干预,而且名正言顺。

对俄国而言,普鲁士不仅是盟友,更是其西部屏障和进入欧洲的桥头堡,所以沙皇虽遭大败,仍然不会容忍拿破仑的大军直接在他家门口安营扎寨,法俄势力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地带。

对英国而言,消灭普鲁士更是不能接受的,英国必然会竭尽全力破坏这个行动,因此,消灭普鲁士在外交上亦不可行。

对普鲁士而言,既然要亡国了,那它的国民会束手待毙吗?普鲁士王室固然软弱,但经过百年锤炼的普鲁士军官团和容克,包括他们的人民,其尚武精神也不是一场战争所能打掉的。所以,让普鲁士割地赔款他们还可以接受,亡国之耻我看他们宁可牺牲生命也不会接受,拿破仑如果消灭普鲁士,必然引起普鲁士境内的人民战争,而这样的战争当时的军人和政治家是无法妥善解决的。拿破仑与其自找麻烦,不如按照惯例处置为好。

第二,消灭普鲁士与拿破仑大战略不相符合,拿破仑建立莱因同盟,其目的就在于合并德意志诸小邦,增强莱因同盟的力量,易于同奥普形成三足鼎立的形势,防范法国东部边境。如果消灭普鲁士,看起来似乎能够得到很多便宜,消灭一个对手。但是战略平衡会被打破。拿破仑难道独吞普鲁士全境?不可能。为了安抚奥俄,必然付诸于瓜分政策,这样,俄国会将其领土深入中欧,恶化法国战略环境,法国反而得不偿失。即使将普鲁士打散,那么其故地必然成为真空地带,各大势力必然将为此争夺不休,拿破仑此举不仅不能维持耶拿战役后法国的战略优势地位,反而造成了混乱的局面,这也是不可取的。

我以为,拿破仑削弱普鲁士是一个很大的失策。类似于沙姆尼特人对罗马人所做的一样。普鲁士割地赔款,但元气尚存,这样非但不能让普鲁士丧失同法国为敌的力量,反而侮辱了它,刺痛了它,让他的民族精神觉醒,而世代与法国为敌。实际上,普鲁士是可以拉拢的,拿破仑如果尊重其大国地位,一来可以活的普鲁士的敬畏,二来显示大国风度,避免激起普鲁士的反法情绪,而且还可以与之结盟,利用普鲁士与英奥俄进行周旋,反过来普鲁士也可以在法国的支持下得到一些好处,并加强其作为法国和莱因同盟东部屏障的作用,拿破仑可以借此维持德意志境内的战略平衡,巩固自己在中欧的霸主地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29 16: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狄奥多西陛下对普鲁士的分析,鄙人保留意见。

其一,提起“普鲁士军团和容克贵族”的荣誉感,不能不让人记起其在“模范追击”中的表现。法军兵锋所向之处,一片降幡,甚至有马德堡市民敦促守军速向无重型攻城武器的法军投降的奇事。普鲁士军人的荣誉感扫地以尽,故皇帝有“卑下的民族、卑下的军队”之称。这充分表明了歌德所称德意志乃一盘散沙的正确性,亦证明了德意志平民缺乏现代“国民”意识。所谓朝秦暮楚,“一小群暴君就是德意志”(歌德语),只要皇帝不直接将其吞并入法国,而是由一群德国代理人代为统治,大规模民变恐不能想象。

其二,就制衡而言,皇帝完全可以将普鲁士肢解成诸多小邦,然后组成类似莱茵同盟的政治实体。如此不但可以起到制衡奥地利,及缓冲俄国之功效,就操控而言,亦便利得多。由于小邦力弱,必然增强对法国的依附性,即便生出异心,亦难以在短期内形成气候,此即众建诸侯以分其力。

其三,就外交而言,英国与法国在1806年可见的将来,没有达成妥协的迹象。所谓敌人支持的我们就要反对,英国愈是倚普鲁士为心腹,愈说明消灭普鲁士的必要性。

在提尔西特,皇帝欲以涅曼河为界,瓜分地盘,消灭普鲁士,沙皇对此并未激烈反对。因对于俄国而言,真正的大门口是在波兰,不能忍受的是波兰独立,因其必然引起东到乌克兰的连锁反应。至于普鲁士,则是个次要目标。只需捏着波兰这张牌,如沙皇所期,“多少给普鲁士留点东西”固然不错,倘若就此不留,亦不能造成提尔西特条约的难产。拿破仑帝国与沙皇俄国的真正缓冲地带是华沙大公国,而普鲁士本土对于俄国而言,鞭长莫及矣。

至于宽待普鲁士可以赢取“友谊”,鄙人以为不可能。其一,法国一日不封建复辟,奥、普一日不会安心,如果试图以直报怨,那必然换来恩将仇报。其二,只要普鲁士作为欧陆强国存在,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必然会引发与法国的冲突。一旦时机适宜,出现新的反法同盟,普鲁士决计不会落人后。而一旦翻脸,一个完好无伤的普鲁士与一堆四分五裂的小诸侯的动员能力,及所能造成的危害,自然不可同年而语。

拿破仑削弱普鲁士的行动,的确是失策。不过并非不该去削弱,而是削弱得不够。诚如狄奥多西陛下所言,普鲁士割地赔款,但“元气未伤”,赚了点蝇头小利,却遗下大患。从皇帝的目标,在其生前保留“旧省份”以外的征服成果而言,消灭普鲁士,当利大于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29 22: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消灭普鲁士是可行的,战败的普鲁士无法抗拒法军的征服和占领,再说德意志的民族性一直不强,耶拿之后根本没有激起太大的民族感情,完全抹掉普鲁士并不存在太大的障碍。但是有个问题,抹掉普鲁士会给帝国带来的利益如何?

这样做必然会激起奥国的对帝国的高度警惕,因为欧洲大陆的均衡局势被打破,奥国必须为自保而更加接近俄国。另外一旦普鲁士的北部出海口被完全占领,英国就不会再有一丝的求和希望。至于俄国,亚历山大的目标和野心使他决不会只把眼光盯在波兰。所以法俄在德意志必然有冲突,普鲁士确实会其到缓冲的作用。另外,普鲁士当时本国的农业和经济制度决定了它不可能发展成真正意义上的强国,留着一帮人才辅佐也会由于制度的原因而不会有大用,一旦抹掉普鲁士,这些人才就会成为帝国的死敌,投靠英国或者俄国。施泰因式的人物会越来越多。

至于激发德意志民族性的问题,激发德意志民族性主要在于法军的占领和大陆封锁政策,这两点与抹不抹掉普鲁士没有太大关系。个人感觉抹掉普鲁士有利有弊,不好说。不过感觉皇帝日后犯的错误和灭掉普鲁士联系不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0 03: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杨先生的建议确实很好,与其大大削弱普鲁士,不如直接把它分裂掉,扶植几个傀儡政府让他们互相牵制,这样做才算彻底。皇帝的日后的错误与普鲁士联系不大,但团结站起来的普鲁士却是个后患,另外普鲁士和哈布斯堡这样的古老贵族不一样,将它分裂成若干小国应该是可行的。弊端也如狄奥多西大人所说,不过我觉得解决的方法有几个:
1,不一定非要割地赔款让这个国家“消失”嘛,可以操控下政治,把国家分裂掉,当时普鲁士的民族观念也不算太强。原来为它卖命的人也会分成好几个阵营,互相对抗牵制。
2,一时的混乱局势是难免的,不过普鲁士解决后,大兵团深入中欧对付俄罗斯和奥地利也绰绰有余了,以1807年的法军力量和国力应付暂时的混乱局面完全没有问题,虽然与皇帝的拉俄顶奥的大战略不一样,但后来也证明皇帝的大战略不太行的通。还不如直接分裂普鲁士,然后拉奥顶俄。宁愿相信梅特捏也不去相信沙皇那个小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0 13: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杨文理 于 2006-5-29 16:47 发表
狄奥多西陛下对普鲁士的分析,鄙人保留意见。

其一,提起“普鲁士军团和容克贵族”的荣誉感,不能不让人记起其在“模范追击”中的表现。法军兵锋所向之处,一片降幡,甚至有马德堡市民敦促守军速向无重型攻 ...


呵呵,陛下不敢当,吾举措失当,将罗马托于二犬子,至于亡国,良有愧也。何如杨文理元帅深通历史,知天命,顺大势,遂有巴米利恩之会也。

但阁下的意见,鄙人不能说不对,但仍认为消灭普鲁士会留下诸多隐患。

首先,从正统原则角度而言,普鲁士王国是为欧洲诸正统王国所认可的所谓正统原则国家。其存在地位是合法的,并不同于莱因同盟那些小诸侯领地,可以被随便处置。况且莱茵地区在路易十四十代就被视为法国的势力范围,所以拿破仑在此地进行的一些活动不会引起列强的过激反应,但普鲁士不同,法国对其的处置必然引起列强的高度关注,所以拿破仑无法随心所欲对其进行处置,消灭普鲁士更是危险的招致敌意的举动,因为普鲁士的存在不仅关系到欧洲战略均势,而且还关系到当时欧洲列强赖以维持统治的精神要素——正统原则,这在列强看来远比普鲁士的存在更重要。拿破仑今天可以破坏践踏正统原则随意消灭一个正统大国,明天又会怎样对付其他按照此原则建立起来的国家?谋杀当甘公爵虽然是件小事,但引起了欧洲舆论的谴责和列强的敌意,可以说明维持正统原则对于稳定欧洲均势的重要性了。

奥地利首先就会感到恐慌,因为它的国家本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大杂烩,拿破仑很容易就可以分裂它,而且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冠以“民族自决”。它为谋求自身安全,必然死心塌地倒向俄国,形成牢固的反法同盟。

俄国当然也会如此,它素以此自居的,而且出于俄国特有的所谓弥赛亚情结,拿破仑为俄国制造了冠冕堂皇的为普鲁石复国的救世主式的借口,此举必然会得到其他欧洲封建国家的支持,形成新的反法风潮。对维持拿破仑中欧体系的稳定极为不利。

英国的态度就不说了,它肯定会为此推波助澜,提供援助。

第二,从普鲁士内部关系而言,其王室和军官团的那些老朽固然不足道,但其民族潜力是不可轻视的。北德意志人和南德意志人的民族性有很大区别,不是那么轻易就会驯服的。当然,当时普鲁士民族主义精神尚未醒觉,拿破仑如果持瓜分政策阻力不会太大,但长久未必可行。轻视德意志民族性是法国人的传统,拿破仑也深受影响。伏尔泰评论查里曼时说:“他各方面都是一个德国人,雄心壮志除外。“斯塔埃尔夫人也评论德国人软弱庸懦。实际上德意志民族的本质与此完全相反。在法国革命风潮的影响下,其民族精神的觉醒我认为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拿破仑可以消灭普鲁士,但绝对不能消灭这种精神。这种精神将来反而会通过复国主义的方式表现出来,并且为列强所用,这样拿破仑虽然使普鲁士亡国,但却不能阻止其复国,而勃兰登堡王室必然成为正统原则恢复的重点。到时无论普鲁士国力强弱与否,必然与拿破仑为死敌,法国连外交上的转圜空间都没有了,殊为不利。

第三,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将普鲁士分为小国集团,扶植代理人,固然是一个办法。然而,俄奥也知道,这里是法国实际控制的地区,而且从中欧局势来看,拿破仑实际上已经吞并整个德意志,俄奥是否会认可这种局面?我认为肯定不会,迟早会引发法俄奥争夺中欧的战争。而俄奥必然结成牢固同盟,这对拿破仑不利,因为中欧棋局上终究少了一个有价值的棋子可以供法国利用。莱因同盟和原普鲁士境内诸小国不过一盘散沙,终究还是要法国独自直接与俄奥交锋,而且这些小国数量越多,力量也就越弱小,无法独自抗衡列强,如果俄奥三天两头与这些小国启衅,找麻烦,他们必然求救于法国,法国必然焦头烂额,战争隐患便会永无止境,这也说明了中欧如果缺少一个大国就难以获得战略稳定,法国会背上沉重的战略包袱。

如果拿破仑要求得中欧战略均势,必然要邀请俄奥瓜分中欧,那么俄国必然拿走东普鲁士,奥国必然要求西里西亚,拿破仑岂非为人作嫁?一旦俄国将其边界推至奥得河,对拿破仑将构成巨大威胁。

第四,就经济价值而言,普鲁士国小民贫,远不如荷兰,意大利或者南德意志和西北德意志那样富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所以,我认为尊重普鲁士的大国地位,明智地让它站起来,还是有利于法国的。首先奥国就有了一个有力的牵制对手,法国可以暗中鼓动普鲁士与奥国争夺德意志霸主地位,从而维持中欧均势的稳定,保证法国中欧霸权的稳定。这样奥普两国必然会争相拉拢法国作为平衡力量,即使俄国参与其中,法国也可以施展外交,维持一个二对二的局面。

拿破仑的主要对手还是英国和俄国,主要是英国。所以,普鲁士并非主要对手,它与法国的关系也并非一山不容二虎,当时普鲁士还不是德意志帝国,与法国争夺欧洲霸权并不现实,相反,它与奥地利倒是一山不容二虎。拿破仑如果手腕高明,完全可以制造奥普相争的局面,自己掌握莱因同盟,让德意志三足鼎立,维持法国东部地区的安定,阻挡俄国东进,转而全力以赴对付英国,这符合拿破仑大战略的目标。

至于是否赢得普鲁士的友谊,我看至少不会引起它过大的敌意,让它看出法国对于中欧局势的积极作用,他还是会通法国合作的。如果偏要让它亡国的话,局势就没有什么转圜余地了,反法同盟必然会再次建立起来,而且异常坚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0 16: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朔风 于 2006-5-30 03:59 发表
我觉得杨先生的建议确实很好,与其大大削弱普鲁士,不如直接把它分裂掉,扶植几个傀儡政府让他们互相牵制,这样做才算彻底。皇帝的日后的错误与普鲁士联系不大,但团结站起来的普鲁士却是个后患,另外普鲁士和哈布 ...

普鲁士是否成为法国的祸患,取决于法国如何掌控中欧局势,如果法国谋求一个“莱茵的法国“,尊重俄国在东欧的主导地位,那么,维持一个均势的中欧就大有裨益了。

基于这种均势战略,法国就给了普奥一个中欧霸主的空间,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独立自主的余地,他们也就不必完全倒向俄国了,反而还会自愿充当法俄之间的屏障和协调人,这有助于维护他们自身的大国地位。显然,这对法国有利,因为法国本身保有莱因同盟,干涉德意志政局比俄国有利得多。

所以,扶植普鲁士大有必要,至于如何祸水东退,1807年拿破仑完全可以让沙皇拿走比亚维斯托克,然后将汉诺威作为补偿扔给普鲁士,这样一来,俄国实际侵犯了普鲁士的领地,而汉诺威的丧失必然引起英国对普鲁士的敌意。拿破仑持平公允,何乐不为?

如果拿破仑逼人太甚,非要自己完全占有中欧,甚至东欧,那么一个稳定的欧陆均势不可能建立起来,法国不仅会将普奥大国地位和生存空间完全剥夺,从而将他们完全置于对立面,更会直接面对俄国,到时东方麻烦不断,还如何集中精力对付英国呢?

即使几个代理人国家可以互相牵制,但难免会有国家反法,万一这些国家求助于俄奥,拿破仑岂不是给俄奥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涉足他的地盘吗?我看还不如让一个统一的普鲁士维持中欧现状,充当法俄的缓冲为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0 16: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Fernando 于 2006-5-29 22:00 发表
完全消灭普鲁士是可行的,战败的普鲁士无法抗拒法军的征服和占领,再说德意志的民族性一直不强,耶拿之后根本没有激起太大的民族感情,完全抹掉普鲁士并不存在太大的障碍。但是有个问题,抹掉普鲁士会给帝国带来的 ...

阁下的意见我完全赞同,不过这种谋略东方色彩太浓重,拿破仑这样奉行霸道策略的西方政治家是否有这样的思维,恐怕很难说。反正拿破仑的中欧战略到底失败了,我认为皇帝一开始就不要趟中东欧的浑水,给俄普一个教训就可以了,及时撤离东欧,维持中欧普奥争雄的现状,才能有效避免战略败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9 15:17 , Processed in 0.03324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