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Abercomby

[翻译] A His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第一卷第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3 21: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当英国的学生

这里的student个人觉得译成学者合适
~ of sth (fml 文) person who is studying or has a particular interest in sth 研究者; 学者: a student of politics, human nature, theology 研究政治学﹑ 人性﹑ 神学的学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接上回


因此在西班牙就只剩下86,000正规部队了。简单浏览一下1808年西班牙的军队名单就足以看出这些部队的部署远远不能进行有效的进攻或防御行动。
      我们有必要看一下军队组成的细节方面。步兵包括三个种:王室卫队,线列部队和西班牙付钱的外籍军队。西班牙比其他的欧洲国家保留了更多17世纪那样的大规模雇佣军,甚至王室卫对中有一半也是由从哈布斯堡王朝统治尼德兰时期存留下来的瓦隆卫队。现在这些部队中的士兵也不再主要是瓦隆人,在过去的13年间比利时已经成为了法国的一部分。这些部队是由德国人和其他外国人和数量庞大的西班牙本地人组成的。还有6个团的瑞士雇佣兵,超过10,000人,这些军队编制中的士兵确实是主要来自瑞士和德国的,其中还夹杂着少数“为国家利益离开祖国”的身份不明的外国人。还有一个那不勒斯和三个爱尔兰团,爱尔兰团是“惩罚法令”(Penal Laws)时期遗留下来的,当时每年数以千计的年轻爱尔兰人离开故土来到法国和西班牙参军,希望有一天能够打死他们痛恨的红衣兵。这些团的名字是Hibernia,Irlanda和Ultonia。在过去的几年中爱尔兰士兵越来越少,尤其是在1798年之后,他们现在基本在法国服役而不是西班牙。1808年在西班牙的三个爱尔兰团只有1,900人,而不是理论上应该拥有的5,000,而且在军团中大部分也不是真正的爱尔兰人,而是来自各国的流浪者。到后来有很多西班牙本地人被编入这些军队来防止减员过度。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发现,不只是在外籍军队,而是整个西班牙军队中都有很多爱尔兰军官的身影。在战争中留下记载的人中相当一批都是有爱尔兰的姓氏,他们都是天生的战士,他们在战场上显示出不可动摇的勇气,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在那个年代这种不屈不挠的勇气在军事上也是一大优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只要提起布莱克,奥唐奈尔(O’Donnells),拉西(Lacy),萨斯菲尔德(Sarsfield),奥尼尔(O’Neill),奥德利(O’Daly),马尼(Mahony)等人就看的出来,就算在战术上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他们仍然顽强地进行斗争,这和那些为数众多的死气沉沉的西班牙将领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懦夫和叛徒中鲜有爱尔兰人。1.
      上述十支外籍部队在西班牙的正规军中共计大约13,000人,其余的步兵由35个线列步兵团(每个团有三个营)和12个轻步兵团(每个团一个营)组成。在理论上都是地方的防卫队,这和我们今天(译者按:指19世纪初)的步兵编制差不多,这些步兵团大部分都有他们的来源省份的名字,比如阿斯图里亚斯,托莱多,埃斯特马杜拉等等。所有的轻步兵团都来自古老的阿拉贡和纳瓦拉王国,因为我们能发现轻步兵和线列部队的命名方式差不多。因此西班牙步兵共有147个营(除去外籍部队),如果每个营都是合理的840人编制,那么一共加起来会有98,000士兵。但因为组织混乱,真实的情况是一共只有58,000装备齐全的正规步兵。拿破仑下令去北欧参与军事行动的西班牙部队或多或少都是紧急拼凑起来的,平均每个团都有2000人,但在西班牙本土相当多的部队人数方面状况糟糕,比如埃斯特马杜拉团的三个营一共只有770人,科尔多瓦团793人,纳瓦拉团822人,也就是说每个团只有大约250人而不是840人。在理论上保持部队应有的实力应该没有多大问题,这是征兵体制应当能够提供的,征召的志愿兵就是第一来源,但如果还不能让军队满编,那么还有一种有限的征兵手段称作“昆塔”(Quinta)。这是由军队所在地区的人通过一定的规则投票选出人选,但有很大一部分人拥有豁免权,比如熟练的工匠和城镇中产居民都可以免于兵役,


1.内政大臣奥法瑞尔(O’Farrill)和金德兰将军(Kindelan)是少有的例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因此参与农业活动的劳动者不得不提供几乎整个的人选。如果被征者可以支付赎金,那么就允许换人。因此征召制度本应可以保证军队的力量,如果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装备齐全,那么这仅仅是那个年代人们意志消沉的原因。在戈多伊的统治之下,尤其是在拿破仑开始从西班牙每个月征收6,000,000法郎之后,财政总是处于匮乏状态。军队实力的残缺更体现了财政的窘迫和内政的腐败。
      30,000武装民兵组成了西班牙陆军其余的成分。从1804年开始民兵便开始进行守卫执勤,看起来在不少的方面他们和线列部队同等有效。民兵编制的名称来自他们被征募的城镇名,比如巴达霍斯,卢戈(Lugo),阿尔坎萨(Alcanzar)等等。所有的民兵来自各个地区,看起来实力和正规部队颇有一拼。除此之外平均来说民兵的编制状况比正规军要好不少,全部43个营中只有2个营人数少于550。
      说道西班牙军队的软肋,毫无疑问是骑兵部队。共计有12个重骑兵团和12个轻骑兵团,每个团名义上都有700人,这样算来整个骑兵部队一共有16,800名骑兵。事实上只有大约15,000名军官和士兵装备将就,这还仅仅是个小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15,000人只有9,000匹马。即使想英国这样财政状况良好的政府也无力维持骑兵一直有马可骑,因此查理四世的西班牙更无力应对这一大军事上的问题。马匹不但数量少,而且质量低劣,这种情况在重骑兵部队中尤为明显,马厩里相当比例的马匹根本不适合作战行动。当拿破仑下令抽出5个团的骑兵去丹麦时派出的每个团都有540骑兵,因此剩下部队的状况就更糟糕了,有些部队甚至无法保证三个人有一匹马可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例如,在1808年6月份,皇后骑兵团668骑兵只有202匹马,第12骑兵团667人只有259匹马,更离奇的是第一猎骑兵团,577人只有185匹马。因为马匹资源的极度匮乏,拿破仑下令西班牙提供2,000骑兵给入侵葡萄牙的朱诺时,不得不把至少十个团的有马骑兵拼凑起来,每个团提供两至三个中队,剩下的人就更无马可骑了。
      就算骑兵的马匹都得到了充足的配备,和其他国家的军队相比数量还是太少, 130,000人的军队中只有15,000是骑兵,大约一比八的比例,而在拿破仑时代合理的比例应当是一比六,甚至一比五。在滑铁卢战役中法国军队有21,000骑兵和83,000步兵,骑步比超过了一比四。因为马匹的严重匮乏,在1808年西班牙起义爆发后在战场上的西班牙军队骑兵数量少得可怜。在梅迪那。德。里约。塞科之战中西班牙人只有750骑兵对22,000步兵,在拜伦之战中只有1,600骑兵对16,000步兵。在后来的战争中他们对旧骑兵编制成功的进行了补充,征募了许多新的骑兵,但数量上的收获远没有伴随着实际有效的收获。在整个六年的战争中骑兵部队都是西班牙人最脆弱的部分,一次又一次被只有自己一半数量的敌人打败,或者在一开战就丢下步兵逃跑,他们留下了让人厌恶的名声,鲜有几次在战场上较为体面作战的经历。1 当威灵顿在1813年成为西班牙军队的最高统帅之后他也不能把这些部队带到前线,尽管他统帅着40,000西班牙军队越过比利牛斯山,这里面没有一个是骑兵。就算我们默认了那个年代的困难,也很难评价这些毫无价值的部队。当战争开始时西班牙骑兵极度缺乏骑兵指挥官,马匹赶不上法国人的,并且装备低劣。在早期那些灾难性的战斗中这些骑兵在本可以坚守的情况下仍然落荒而逃。


1.               在塔拉维拉战役中Regimiento del Rey的那次成功而且幸运的冲锋大约是英国人见到的惟一像样的战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但就算考虑到以上情况,我们也很难解释这些骑兵们一次又一次的错误行为。毫无疑问骑兵指挥官们组织征召来的骑兵面临重重困难,但让我们好奇的是在战争进行了四五年之后他们依旧没能领略到使用骑兵的方法。
      另一方面,西班牙的炮兵部队有着崇高的声望,但这并不是准备良好的结果。当战争开始时炮兵由34个野战炮连,6个马炮连和21个要塞守卫炮连组成,共计6,500人。40个炮兵连意味着有240门炮或者更少,因为在某些炮兵连里只有四门炮而不是六门,对于1808年130,000人的军队来说这一炮兵标准较差,只有应有数目的大约三分之二。1. 但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减去四个马匹完备被派到丹麦的炮兵连,在西班牙本土只剩下4个马炮连和32个野战炮连。因为马匹的极度匮乏炮兵的移动变得极其困难。216门炮及其物资一共只有400头拖拽的动物。当战争开始时炮兵不得不征召3000匹骡马把大炮从兵营里拖出来。我实在找不到任何比这更好说明在戈多伊统治之下西班牙国家状况的例子。在1808年夏天西班牙大起义爆发之后本应有更多的人员补充入炮兵中,但训练有素的人员实在是少,组织新的炮兵部队面临极大的困难。把海军的炮手补充进陆军和动用几百经过炮兵训练的民兵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问题,但组建新炮兵部队所需的训练有素军官实在稀缺,因此在几个月之内都没有什么新组建的炮兵能拉到战场上。1808年秋天,在伊斯比诺萨(Espinosa)战役和图德拉(Tudela)战役的时候,

1.拿破仑认为每1000人有5门炮是合适的比例,但我们接下来会看到,在半岛战争中法军从没有达到这一标准,而他们的敌人做的更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6: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8 编辑

如果我们仔细的把加利西亚、埃斯特马杜拉、阿拉贡、“中央军”(安达卢西亚和卡斯提尔)、加泰罗尼亚五只军队带到战场上的火炮加起来,也实在找不出比240门更多的火炮。也就是说,西班牙征召了100,000的新兵,但炮兵部队没有得到什么扩充。但在整个战争中炮兵的表现和其他部队比起来可圈可点,因为相比步兵和骑兵,在炮兵部队中有经验的老兵所占比重更大。他们在使用武器的过程中熟练度提高了不少。我们经常能看到在战场上炮兵被敌人用刺刀杀死,鲜有人逃至后方。因为这个缘故炮兵的损失及其可怕,每次失败都意味着数十名火炮被俘,操作的炮手也会被杀死。政务会尽最大可能保持炮兵应有的数量,提供新的火炮,合并被打残的部队。每一组炮兵的损失都会带来相应的补充。尽管如此,我们很少听到对于炮兵所作所为的批评。但是因为西班牙的将领们很喜欢打激烈的野战,并且把军队分散在各地,因此一个合理的炮兵比例从来没有建立起来。炮兵平均的战斗力在艾尔布拉可见一斑,这支最好的拥有16,300人的西班牙军队只有14门炮,每千人还不到一门火炮。而我们之前提到拿破仑相信每千人五门火炮是合理的比例,而他在战场上也不过常常是每千人三门火炮的规模。在战争的后几年里这些火炮基本是被骡马牵引,并且还是人在旁边驱赶着前行。因此炮兵的机动性非常糟糕。
      1808年西班牙的工兵共有169名军官,分散在国家各地。工兵部队没有多少专业的士兵,只有一个1,000人的工兵团。因此军队没有什么运输车队,没有任何组织得力的军需物资。当一支军队开始行动时需要的马匹和马车均由市民驾驶,或者直接把骡马、牛等动物强征来。从这方面来说,西班牙仍旧停留在中世纪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7 12: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7 12:27 编辑

事实上,军队从来得不到持久的食物物资供应,这点造成了许多战场上的灾难。如果西班牙人像英国人一样有钱来买所需要的物资,情况多多少少会有所改观。或者像法国人那样拥有组织良好的后勤车队并且行为无所顾忌,他们也能想方设法以毁灭村镇为代价生存下去。但事实摆在那里,国内后勤保障体系不完备,地方政府也不愿意提供多少物资,军队基本挣扎在饥饿的边缘。有时候饥饿过度,就算再怎么节衣缩食军队也会自行瓦解,等到填饱肚子之后掉队的士兵才会回到前线,加入不一定是自己所在的编制。据说到战争结束时有的士兵在这六年的时间里在不下十支不同的军队中服役。
      把西班牙军队以上的那些缺点都算起来,即编制残缺不全,骑兵素质低劣,炮兵比例低下,后勤物资匮乏,我们可以看到这其中主要的缺陷在于法国大革命战争让整个欧洲的国家都开始进行军队体质的改革,从法国人那里学到一些新的东西,而西班牙的军队却不思进取,依旧保留在18世纪中叶的水平。毫无疑问,西班牙国民长久以来保守的秉性让他们都落在别国改革之后,这是祸根所在,但戈多伊在过去的七年中掌控了国家的军政大权,也要付主要责任。如果他想要改革的话,他有改变一切的权力,在某些细节方面他也有所作为,比如更换军队的服装,增加每个营的人数。但在让军队更有战斗力方面他几乎无所作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7 12: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1-29 21:58 编辑

事实上戈多伊颇为无视当时的军事改革的需求和潮流,他所了解的所有与军事有关的知识都不过是在皇家卫队里服役时了解的那点。很明显那些恭维自大无知的戈多伊的官员们都对他恭恭敬敬,对他侵吞公款的行为视而不见,容忍他的所作所为,不去担心那些本用来改革和维护的费用的去向。军队里的提拔完全是在胡闹,并且完全掌握在戈多伊手中。那些向他卑躬屈膝的人平步青云,那些有骨气与他叫板的人受到排挤。这样数年之后自然而然军队变得士气低落,因为谄媚和恭维的本事,而不是价值和优点,成为了升迁唯一的途径。因此当起义爆发之后,军队高层中的领导才能,爱国热情和正直诚实都极度缺乏。当然也有少数像卡斯塔尼奥斯和拉罗曼那这样值得信赖的将军,但绝大部分都是戈多伊的同党。大家看后一定会很惊讶,在战争爆发的最初几天,相当多的高级军官都被部下和民众谋杀,比如加利西亚的总司令Filanghieri,比如埃斯特马杜拉的总司令托雷。德。弗莱斯诺(Torre del Fresno),还有指挥加的斯的索拉诺(Solano)。但这一残忍行为的解释却异常简单,民众对戈多伊长期统治之下的现状极度愤怒,并且把这种巨大的愤怒发泄在那些没有立即决定参加起义的人身上。被谋杀的人都被怀疑(可能正确,也可能是错的)要么有屈从于约瑟夫波拿巴的想法或者等待时机决定该选择哪一条更容易升官发财的道路。人们对大部分戈多伊的同党的看法都是正确的,尤其是在马德里的那些对入侵者宣誓效忠来保住自己位子的人。他们都是西班牙卑鄙的Afrancesados党派的主要分子,给西班牙带来了慎重的灾难。
      因此戈多伊和他的党羽们要为西班牙国家和军队衰败腐化的状况负主要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9 21: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年来还有什么比这样一个贪腐、放荡、奢靡的暴发户把持军政大权,陟罚百官更坏的事呢?“有其主必有其仆”(Like master like man)一直是一句正确的谚语,因此从戈多伊那里买来官位的官吏们自然而然的会如法炮制,把官位再卖给下一级的人。因此那些衣衫褴褛的士兵,无马可骑的骑兵,空空如也的兵工厂,懒惰无知的军官,构成了戈多伊统治的真实写照。但我们也不能给那些容忍戈多伊如此长时间麻木的民族开脱罪责,在别的国家里他或许早就成为另一个加瓦斯顿或者莫蒂默了。
      既然西班牙军队状况如此,自然英国的评论者们——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从来都没有抛弃对他们的偏见。这不仅是因为西班牙军队通常衣衫褴褛,饥肠辘辘而看不起他们,这些事在战争期间基本每个人都亲身经历过,连英国人也时常忍饥挨饿,衣物破烂。西班牙的政府极度贫困,一次又一次把不熟练的新兵填入旧的编制中,而这些新兵基本没有什么像样的训练,因此在半岛的英国记者们基本上都对这些西班牙部队感到极为不满——纪律松弛,浑身污垢,没有多少战斗力。他们无法摆脱对这样一支部队的厌恶之情,因为这些士兵武器破破烂烂,行军中根本不是纵队前进,更像是一群被赶上大路的绵羊,只有乐意时才会听指挥官的命令。而对那些军官英国的评论者们显得更加鄙夷。稍作观察,其实士兵在战场上错误的行为或许可以原谅,毕竟他们只是训练不足的农民,但那些军官因为他们的懒惰,自大和无知而酿成灾祸。这里有一份来自明斯特伯爵(Earl of Munster)的回忆录中一段典型的描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7-7 13:49 , Processed in 0.02463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