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楼主: Abercomby

[翻译] A History of the Peninsular War 第一卷第二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18: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帝另一条古怪的行为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困难,如前文所述所有的团理论上都有四个野战团,但皇帝有时候会把一两个营加到自己很喜欢的部队和那些在兵站里有大量剩余士兵的部队里。因此我们看到有些法军的团在初期可能会有第五甚至第六营1.但这些部队存在时间都不长,经常在战场受损之后回国编入其他的部队中。根据著名军事历史权威富瓦(Foy)的记述,我们可以断言在1808年6月拿破仑在花名册上共有417个野战营。如果113个线列团和32个轻步兵团都实际在编且人员已满,那么理论上共有580个营。很明显不少部队已经消失,其他也有不少少于三个营的。一周又一周这些部队重建,合并,解散,因此我们无法说出任何时候法军精确的实力。在1808年最重要的变化是侥幸逃离杜邦那场灾难的“临时团”转化成了新的永久编制部队,两两合并成为了114-120线列团和33轻步兵团。2

1.在1810年战役中马塞纳麾下的第26、第66和第82线列团都有第五和第六野战营。
2.组建于7月7日完成(参见Nap.Corresp.,14,164)Nos.1和2成为第114线列团,Nos.3和4成为第115线列团,Nos.5和6成为第116线列团,Nos.7和8成为第33轻步兵团,Nos.9和10成为第117线列团,以下类推,至Nos.17和18成为第120线列团。因为第6、第7、第8在拜伦投降,新征召的士兵从法国赶来补充第116线列团,并且替代了原有的33轻步兵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18: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接下来的5年里,随着荷兰和北德意志的合并,更多的编制被创造出来,1813年时皇帝的线列步兵团总数达到156个,轻步兵团达到36个。1      
      与法军骑兵相关的东西没必要说这么多。当半岛战争爆发时波拿巴共有80个骑兵团,每个团都有4个骑兵中队,每个中队150-200人。其中有12个胸甲骑兵团,2个卡宾枪骑兵团,30个龙骑兵团,26个猎骑兵团,10个骠骑兵团,共计14个重骑兵团,30个中骑兵团,36个轻骑兵团。胸甲骑兵在西班牙战争露面的机会很少,不超过两到三个胸甲骑兵团在比利牛斯以南服役2。另一方面在半岛龙骑兵大出风头,1809年30个团中共有25个团在战场上对抗英国和西班牙军。有超过半数的骠骑兵也在西班牙服役。在战争刚爆发时有不少的“临时骑兵团“加入了旧的老兵编制,但这些临时编制渐渐消失,被并入就编制,少数成为新的永久编制。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波兰骑兵,德意志骑兵和意大利骑兵,但这些辅助部队所占比例和步兵一样无法同法国人相比。这里面最出名的当属波兰枪骑兵,在埃尔布埃拉让英国人好生记住了他们。意大利骑兵几乎都在西班牙东海岸的加泰罗尼亚服役。德意志骑兵——大多数来自威斯特伐利亚、贝格和拿骚——被分散在各个不同的骑兵团里。外籍骑兵和法国骑兵混合使用,从没有自已一个独立的旅。
      在1809至1814法军骑兵平均人数为每个中队大约150人,很少有骑兵团能超过600人。


1.参见罗塞(Rousset)所著La Grande Armee de 1813
2.最出名的是新组建的第13胸甲骑兵团,在整个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战役期间服役,也是絮歇元帅手下最优秀的骑兵部队。此骑兵团的战绩参见贡涅维尔上校(Gonneville)所著的那本有趣的回忆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18: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而那些不走运的只有450人1。如果人数变得更少,通常会被编成一两个中队送回兵站,补充满员后回到战场。在战争第一年拿破仑手头的“临时骑兵团“人数并不乐观,如果兵站刚好有足够的新兵那么也有可能补充至七八百人2。如此人数在战争之后的日子里再也见不到了,1812年之前拿破仑正在中欧忙碌,暂停了对西班牙军队的增援,骑兵团平均人数因此掉到了500。在1813年几乎没有骑兵团可作战人数超过400。
      至于法国军队精于运用的炮兵和工兵毫无疑问在战争期间表现出众。炮兵不能像步兵那样临时拼凑,在杜邦和蒙塞身边的炮兵也都是老兵。如果没有他们那些未经训练的新兵在第一年的表现毫无疑问会更糟。战争期间法军炮兵的比例同敌人相比是比较大的,这也是波拿巴从炮兵军官出身的结果。他把火炮的数量提高到大革命爆发时路易十六军队之上,但在西班牙困难重重的运输手段和糟糕的道路状况一同让火炮的比例少于在意大利和德意志作战时的比例,并且大多数火炮都是轻型炮,四磅甚至三磅的火炮也派上了用场,尽管在战场上效果小的多,但却便于运输。因此在半岛战争的许多战役中,法军炮兵与人数的比值非常小,


1.1810年马塞纳军中最大的骑兵团(第25龙骑兵团)有650人,同一年絮歇军中只有一个人数特别多的团,第4骠骑兵团,共759人。
2.1808年6月蒙塞军中第2临时龙骑兵团人数不少于87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18: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超过英国军队的比例。而英国军队在欧洲也是出了名的比其他国家炮都少(西班牙除外)。朱诺在维米埃罗有13,500人和23门炮,维克多在塔拉维拉有50,000人和80门炮,马塞纳1810年入侵葡萄牙时有70,000人和126门炮,在丰特斯。德奥尼奥罗战役中只有40,000人和42门火炮1。苏尔特在埃尔布埃拉有24,000人和(看起来)40门炮,而1813年八月的战役中他有107,000人和125门炮。看的出来从没超过每千人两门炮的比例2,这和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期间120,000人和350门炮,在征俄战役初期600,000人和1372门炮,1813战役时450,000人和1,056门炮的比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此处火炮数量稀少是因为马匹数量不足,不是因为路况糟糕。甚至连这42门炮也是贝西埃尔借给马塞纳马匹之后得到的。
2,我分别从Thiebault,Fririon,Lapene,Le Clerc和Rousset这里得到的数据



(本节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2: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ercomby 于 2013-2-13 13:00 编辑

                                       第四节  半岛战争中法国军队及其对手的战术
      如果我们不能更好的理解在那个时代领导者对手中战争机器的使用方式,那么单纯对一支军队人数和组织做描述就没有多大意义。
      总的来说,法国步兵在半岛战争中采用的战术是15年前大革命战争时就采用的。他们总是用厚厚的散兵线保护一到两个营的纵队来发进攻,其主要想法在于数目庞大的散兵线通过交火足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所以跟在后面成群的纵队几乎不会遭受什么损失。随后纵队的冲击力足以击穿敌人的阵线,而在此之前敌人就已经在散兵的火力下有一定的损失。这种进攻方式在面对普鲁士、奥地利和俄国的战争中获得了无数的胜利,很多情况下除了散兵开火之外,攻击纵队一枪未放便能单靠冲击打垮据守的敌人。但这种被威灵顿成为“老套的法国Style”面对英国人时从未能奏效。这种进攻方式致命的缺陷在于当进攻纵队来到散兵线之前发动冲锋时只有一个很小的正面,仅有前两排的人能开火。按法国人通常的习惯,一个营分成几个连队前进,有时候干脆编成两个连,正面只有大约40人,最多不过80人,深度则有9层到18层,因为每个连队总是站成三排,而一个营又有6个连队。在后面的士兵仅仅给前面士气上的支持,给敌人一种人数众多排山倒海无法战胜的印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情况下整个团甚至整个旅组成一个紧密的纵队。现在如果对面的敌人像英国人这样站成坚固的线列,进攻就会失败。威灵顿喜欢让800人站成两排的线列,这样所有的人都能发挥滑膛枪的火力,800发子弹同时可以倾泻到一个人数相当的法国纵队头顶上,而对面只能还击160发子弹。九层或18层的纵队是个不能错过的目标,因此在前面的士兵挨个倒下,纵队就会停下来。如果像多数情况那样法国人试着在英军线列面前部署展开,那么就会挨更多的子弹,每个连队完成队形转换都很难做到。因此富瓦在他的私人日记中也不得不承认,在一个有限的空间内进行一场旗鼓相当的对决,英国步兵会占据上风。富瓦还说:“我只把这种想法藏在心底,从没告诉过别人,因为士兵不但要痛恨敌人,还要鄙视敌人。”1 富瓦的确把这句话藏在心底,在那本半岛战争的著作中也没有提及,直到他的日记在1900年出版之后才公之于众。
      相同数量下横队战胜纵队在战争中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证实。首先是1806年的麦达战役(译者按:此处Oman有误,详情参见中拿论坛麦达战役的帖子)和那场知道人不多的卡塔布里安战役。随后是塔拉维拉战役,再往后是布萨库战役和埃尔布埃拉战役,从此人们便清楚的了解到,即便有强大的散兵作为先锋,法国人的攻击纵队在英国人面前也从来不能奏效。在上面提到的前两场战役中法国人都是向山坡上进攻,把失败归咎于不利的地形。但在埃尔布埃拉战役三个英军旅从山脊上赶走了苏尔特派遣的两倍于他们的军队,很明显就是凭借着占据优势的滑膛枪火力。直到结束拿破仑战争的滑铁卢,法军仍然用老方式进攻,因此在滑铁卢之后威灵顿说了一句精辟之言:“法国人又像过去那样扑上来,我们又用老方法打败他们。”

1.富瓦的日记,参见Girod de l’Ains所著Vie Militaire du General Foy,p.9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但当拿破仑的军队面对的是没有站成坚固线列的敌人时他们往往能够取胜。在早期同西班牙人的战斗中,西班牙人通常都把营部署成线列,但由于士气低落,当进攻纵队逼近时他们常常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让对手突破防线1。这种情况也常常发生在普鲁士人和奥地利人身上,他们一直沿用着五十年前腓特烈大帝时代常用的线列部署方式。腓特烈大帝通常把军队部署成三排或四排深的线列,在面前只有少量散兵作为掩护,通过整个营的猛烈火力来取胜。而法国人部署在纵队前面强大的散兵在面对普鲁士和奥地利人交战时通常能占据上风,跟在后面的纵队就不会有太大的损失,通过冲击和士气上的优势来击破对方防线。因此随后德意志人也开始效仿这种战术,按法国人的方式用厚厚的散兵来掩护后面的纵队。
      威灵顿从来用不着这样。他的方法是尽可能的利用掩护来掩蔽己方的线列,比如地上的一道沟渠,一片树篱,一堵墙,或者把部队部署在山顶后方。面对尖兵时每个营都派出轻步兵连,每个旅都有分配的来复枪兵。从1809年开始,第60来复枪团的一部分和一些外籍轻步兵2都被打散分配到各个部队中,这就让英军有了足够的散兵火力对抗法国人的尖兵,可能会抵挡至纵队到来的时候。


1.读者若想看这里面的逻辑解释可以参考西班牙上校莫斯科索(Moscoso)在Arteche,ii,394中的描述。他解释说西班牙人的散兵人数太少,不足以对抗法军的尖兵,而法军的尖兵总是可以推进到离西班牙主力足够近的距离,即便在散兵阵型下子弹没有明确的目标,但也足以打中不少人,动摇对方的阵型,直到后面的纵队赶来。
2.比如布伦瑞克轻步兵(Brunswick-Oels)和布列塔尼猎兵(Chasseurs Britannique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此时,英军的散兵线才撤回到主力之后,让展开的部队面对着法军的纵队。担任掩护的散兵层常常伤亡惨重,比如在巴洛萨(Barossa)布朗的轻步兵营在抵挡从他们身后赶来的法军部队时21个军官中有14人伤亡,士兵也伤亡过半1。但如果能挡住对方的散兵,后面的纵队被迫前进,等着他们的就是两排火力。
      半岛战争中刺刀冲锋经常记载在文章中,尤其是法国人的文章。但事实上双方军队都很少靠白刃取得决定性成果。有时候在村子里或者封闭空间内会发生拼刺战,或许会有很多士兵因此死伤,但这种情况很少见。但可以肯定的是,第43团在维米埃罗,第71团和88团在丰特斯。德奥利尼奥,第20团在龙塞斯瓦耶斯(Roncesvalles)都参加了刺刀战,还可以找到其他一些例子。在法国历史学家的记录中“刺刀冲锋”只是意味着纵队不开火冲向敌人的阵地。另一方面,英国人的冲锋实际上是以线列的阵型前进,辅以少量火力或自由射击。在埃尔布埃拉,巴洛萨,萨拉曼卡,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子弹,不是刺刀,敌人未经接战就被打倒或逃离。
      法军的骑兵战术在1808年和步兵一样已经发展成一套明确的作战体系。拿破仑很喜欢把大量的骑兵集结在一起部署在侧翼,甚至是中央正对着敌人。他有时候用6000,8000,甚至在滑铁卢那样用12,000骑兵来进行决定性的打击。



1.参见布莱克内(Blakeney)A Boy in the Peninsular War pp.189,190中对这场血腥战役的描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中有两三场战役是由骑兵大规模的冲锋获胜的,比较著名的是在埃劳靠骑兵大冲锋挽回了败局。但骑兵必须在最准确的时刻投入战场,要有出色的领导和义无反顾的前进,否则就会被岿然不动的敌军彻底击败。当骑兵面对疲惫不堪,心慌意乱和纪律性差的部队时常常能取胜,而整个战争中西班牙人也给法国骑兵提供了表现的机会,因为他们在进行复杂机动时常常变得混乱而不知所措,就算不是这样他们的士气也太低落,甚至在有足够时间组成方阵时还落荒而逃。比如加蒙瑙战役(1808),梅德林战役(1809),阿尔巴德。托姆斯战役(1809),奥康纳战役(1809)萨冈图战役(Saguntum,1811)战役都是骑兵对付数量大但纪律差的步兵的例子。
      与之相反,面对英国人时法国骑兵鲜有战绩值得一提,除了两场:第一场是在埃尔布埃拉,借着浓雾的掩护两个团的波兰枪骑兵撞在了一个英军的旅上(第2师科尔伯恩的旅),几乎摧毁了整个旅;第二场是在同一年夏天的丰特斯。德。奥尼奥罗,蒙布伦的骑兵队休斯顿的旅造成了不小的打击,逐退了两英里,但还是没能击破英军的方阵。
      另一方面,很多时候法国骑兵会发现他们面对英军步兵束手无策,比如在约翰摩尔撤退中的卡卡贝罗斯(Cacabellos),埃尔波顿(El Bodon),萨拉曼卡和1812从布尔戈斯撤退中的数场遭遇战。在这么多经历之后,难怪富瓦其他法军指挥官会反对拿破仑在滑铁卢企图用超过10,000骑兵突破拉海圣与乌古蒙之间的英军方阵。1


1.参见富瓦的日记,Gorod de l’Ain p.27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13: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此之前皇帝从没在战场上见过英军步兵作战,对他们的抵抗能力毫不知情。
      关于骑兵和骑兵之间的战斗,像数量对等进行测试一样的情况很少。在战争头几年威灵顿手下极度缺乏骑兵,从不能进行一场大规模的骑兵战。后来尽管情况有所改善,他还是不愿冒着风险让骑兵大规模上阵,当时有一种说法叫威灵顿“是个杰出的步兵将军”,还是比较中肯的。当威灵顿发现机会时,他也能够生猛的使用骑兵,比如他在欧洲成名之前的阿萨耶战役。在整个半岛战争中仅有的一次龙骑兵大放光彩的胜利便是在萨拉曼卡,勒马钱特(Le Marchant)的旅猛烈的摧垮了法国人的侧翼。威灵顿自己说1他不是很愿意大量使用骑兵是因为他怀疑指挥官们的战术水平和骑兵的机动性。战争结束10年后威灵顿写道:“我认为我们的骑兵和法国人相比纪律性太差,即便我们一个骑兵中队顶的上两个法国人的中队,我也不想用四个中队去和法国人的四个中队拼命。人数越多纪律就显得越重要,我很不想在人数没有优势的时候冒着风险去使用骑兵。他们会冲锋,可是不会遵守命令。“
      富瓦在他那本著名书中的观点和威灵顿不谋而合,认为在实际效用上英国骑兵不如法国人的,因为他们莽撞冲动缺乏机动的能力2。既然两位权威观点相同,那么对英国骑兵的评价也就基本可以定下了。尽管不算太多,但还是有一些英国骑兵因鲁莽冲击而错失机会的例子,比如第23轻龙骑兵团在塔拉维拉,第13轻龙骑兵团在坎普马约(Campo Mayor)(1811年3月25)和斯雷德的骑兵旅在马圭拉(Maguilla)(1812年6月11)。但还有别的一些例子,比如佩奇在萨哈冈和贝内温特的战斗,


1.1826年7月31日给威廉罗塞尔的信
2.富瓦,I,288-29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20-7-5 21:44 , Processed in 0.02353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