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拿破仑论坛

 找回密码
 入伍
新兵指南:让新兵更快熟悉论坛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译者及出处@napolun.com邮箱自助申请
近卫军名将 - 赤胆忠心的“圣贤”德鲁奥 电影《滑铁卢》DVD-5一张钱老神作 THE CAMPAIGNS OF NAPOLEON
拿破仑所著小说《克利松与欧仁妮》波兰军团的创始者——东布罗夫斯基 路易斯-皮雷•蒙布伦和他的骑兵生涯
查看: 13461|回复: 40

路易-波拿巴小传(英语、法语、荷兰语整合修订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15 09: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ick 于 2012-2-17 20:06 编辑

注:这是小子之前发的一篇翻译小作,译自英文维基,之后J兄热情的提供了法语维基的大意,我又加入了荷兰语维基的内容;帖子还意外的被评为精华。现在回头一看,文章的排版、文字质量都不能令自己满意,三个版本分散也显得比较凌乱。故打算重新整合一下,将原稿的内容、J兄的法语部分和荷兰语部分全部整合到1楼,并对文字进行润色,同时重新排版,让大家看得舒服一些。——Nick 2012.2.17
原稿(22楼24楼法语版,由jesuisfabrice大大提供,25楼荷兰语版,英文版已作为正文骨架)
路易-波拿巴小传

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法国亲王,圣列伊伯爵(1778.9.2-1846.7.25),荷兰国王(1806-1810)。他是卡洛-波拿巴和莱蒂齐亚-拉莫利多的第五个孩子、第四个儿子。他的哥哥和第三子分别是法国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皇帝,即拿破仑一世和拿破仑三世。

早年

路易出生于科西嘉的阿雅克肖,被取名为路易吉-布奥拿巴(Luigi Buonaparte)。他是约瑟夫-波拿巴、拿破仑一世、吕西安-波拿巴和艾利萨-波拿巴的弟弟,波丽娜-波拿巴、卡罗琳娜-波拿巴和热罗姆-波拿巴的哥哥。

路易1791年从科西嘉岛来到法国。后来作为哥哥拿破仑的副官参加了意大利战役和对埃及的远征,并被提升为上校。由于他的哥哥,他25岁就成了将军(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在太短的时间内升得过高了)。从埃及返回法国后,路易参与了拿破仑推翻督政府的政变。拿破仑成为第一执政后,为路易安排了与其继女即约瑟芬皇后的女儿奥坦丝-德-博阿尔内的婚姻。女方奥坦丝一开始反对这起婚姻,但母亲说服她要为家庭着想,她只好屈从了。

据说路易时常精神状况不良,有一段时间可能受到精神病的困扰。他“不良的精神状况”可能是由试图掩盖他同性恋或双性恋倾向而造成的抑郁症引起的。这一时期记载不明的抑郁症(或精神病)将会困扰路易一生(当然也困扰了拿破仑)。


荷兰国王

第一帝国期间,路易被封为帝国亲王、圣列伊伯爵、参议院、少将和卡宾枪骑兵的兵种荣誉上将,还被授予了大鹰级勋章,成为了荣誉军团的一员。1808年,他成为了帝国的大司马(Constable),即帝国的最高军事长官(当然这是个虚职)。

1806年4月9日,荷兰统治者威廉五世伯爵去世,在皇帝的安排下,其子威廉王子放弃王位换取Fulda公爵的位置。一番精心策划后,一份来自荷兰的请求邀请路易做荷兰国王。但是路易却表示反对,理由是他常突然收到风湿病的困扰,但拿破仑最终坚决的把路易推上王位。荷兰人的抵抗破裂后,巴达维亚政府派代表团到巴黎谈判权力变化的问题。拿破仑拒绝接见代表团,使他们蒙受屈辱的是,路易已被荷兰人“邀请”为国王。1806年6月5日,当代表团还在巴黎时,路易已经成为了“上帝恩典的路易-拿破仑陛下,荷兰王国国王”。

在路易统治荷兰之前,荷兰一直是一个共和国,一个王座上的亲王,在爱国者眼里与共和的传统与巴达维亚革命代表的原则应该是相悖的。但奇怪的是,路易前往海牙的途中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发行了几本小册子之后,从前被监禁的辩论家Pussy Hulshoff继续抗议和革命,而普通群众则冷漠的等待着新的统治者会带给他们什么。研究路易的历史学家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反对没有发生,这大概有几个理由:第一,荷兰保持名义上的国家、法律、宗教独立,并且免服兵役。第二,政权的转换并不意外:前荷兰统治者威廉五世是个虚君,朝政则有权臣在背后操纵。此外,许多人抱着这样一种希望:在一场革命和政变后,一个强有力的统治者会带来和平。除了小部分狂热的民众,大部分贵族、官吏和富商都很高兴有一个稳定的政府。
   虽然这位兄长原本只想让他的弟弟成为法国在荷兰名义上的代理人,但路易还是非常严肃的对待他作为国王的责任,他自称国王路德维克一世(Lodewijk I取自他的名字的荷兰语翻译),尝试学习荷兰语,努力成为一位负责而独立的荷兰统治者。据称,他初到荷兰时,由于荷兰语不好,告诉人们他是“Konijn van 'Olland”(荷兰兔)而不是"Koning van Holland"(荷兰国王)。然而,不久他在说荷兰语方面的努力便赢得了臣民的尊重。他还
宣称他是荷兰人,并放弃了法国国籍。他还强迫他的宫廷和大臣(大多为拿破仑任命)也和他一样说荷兰语、放弃法国国籍(据说这也是为了防备哥哥的间谍)。他身在法国的妻子奥坦丝认为后者太过分了,拒绝了他的请求。

路易上任不久就巡察了全国,甚至到了一些前任统治者几乎不去的偏远地区,这不仅仅是一个博取支持的行为,因为路易把解决在这些地区碰到的问题放在了首位。他还访问了一些传染病暴发的地区(并要求立即筹办药品)和受洪灾影响的地区。还有一个重要的主题是解决宗教问题:荷兰的天主教堂在1648年都转让给了新教徒,而1798年宪法有规定教堂应还给天主教徒。1809年,按照承诺,路易再次进行巡查,这次巡查主要是为了解决文化、政治、宗教和社会问题。

勤勉的路易在荷兰进行了一系列法国式的改革。荷兰原本是个松散的国家,区域意识很强;路易将全国分为了十个区域,并强化了中央的权力;在宗教方面的改革使得新教徒和犹太人也获得了一些权力。这位国王本身还是文学和科学的爱好者,这一时期荷兰有了皇家科学研究所,皇家图书馆和皇家博物馆,为了鼓励艺术自由,各种艺术展览常常被举办,路易还亲自参观了哈勒姆的泰勒博物馆。
   这位国王也没有按照命令采用《拿破仑法典》,而是编纂了几部荷兰自己的法典。这些法典的一些灵感是从法国的法典中取得的,但大多结合了本国国情,这让路易受到了爱国律师的热烈支持。1809年,荷兰的第一部《刑法典》和《商法典》完成,这些法律中对市民和农民一视同仁,前者再也不能因为缴纳罚金就逍遥法外。立法工作的最后一部分是控制司法机构和程序的法典,但这被1810年法国对荷兰的合并所终止。1813年荷兰独立后,路易的法典成为爱国者立法尝试的基础。

路易-波拿巴统治期间发生了两次悲剧性的事故:1807年,一艘装满火药的货船在莱顿市(Leiden)中心爆炸,路易行动坚决,他立刻派遣皇家卫队前去清理现场的废墟和残骸,协调救援,为受害者提供面包、安排医院。第二天他回到海牙,禁止火药在人口密集地区运输,花了3万荷兰盾专门设立赈灾部队,并免除了莱顿市十年的税款。1809年荷兰发生了大洪水,大坝决堤,河流干道的水涌入沿岸,吞没村庄,把整个地区变成了一片汪洋。路易勇敢的亲自手持沙袋参加堤防,他统筹规划,访问受灾地区的村庄,鼓舞村民。关于这次赈灾最有名的雕刻描绘了这样的情景:他和一些村民在寒冷而狭小的堤坝前,勇敢无畏,浪花正拍打着他的双脚。这两次灾难中,路易身先士卒并有效的监督了当地的救灾工作,这为他赢得了“好人”路易(Louis the Good)的称号。

有趣的是,路易作为荷兰国王期间从未确定过首都的位置。他迁都的次数超过了一打,他尝试过阿姆斯特丹(Amsterdam)、海牙(Hague)、鹿特丹(Rotterdam)以及其他地方。有一次,在参观了一个荷兰富商的房子之后,他十分喜欢这个地方,于是流放了房子的主人,占据了它。接着路易在7周之后就搬到了别的地方。他频繁的迁都使得朝廷处于动荡之中,倒霉的大臣们不得不处处跟着他。欧洲的外交使节团们甚至请求他留在一个地方,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跟上他。后来有人断言路易这种无休止的行为是他的“精神失常”造成的。

路易在荷兰开明而深孚众望的统治是短命的,这主要是因为拿破仑决不会允许他将荷兰的利益置于法国之上。拿破仑曾经想减少法国对荷兰投资者的贷款三分之二的利息——这对荷兰是一个严重的经济打击,遭到了路易的拒绝。对于拿破仑的大陆封锁令,路易认为荷兰是一个以商业为经济支柱的国家,他阳奉阴违,大量纵容荷兰人对英国的走私。据说当拿破仑将各附庸国的统治者召到巴黎时,路易对他的哥哥直言:“荷兰已经厌倦了做法国的玩物。”

而最后一件事成了拿破仑强迫路易逊位的借口:由于拿破仑正在筹集征俄的军队,他想要所有在他控制下的地区和同盟的周边国家为他提供军队,这当然包括了荷兰。面对哥哥的要求,路易断然拒绝。拿破仑大为不满,为了即将到来的东线战事他调走了法国在荷兰大部分的驻军,只留下9000驻防军。不幸的是,1809年,4万英军登陆,企图占领安特卫普(Antwerp)和法拉盛(Flushing)。由于路易无法捍卫自己的国土,法国派出80000民兵,由未来的瑞典国王贝尔纳多特元帅指挥,并击退了英国人。拿破仑便以路易无法保护荷兰为由,建议他退位,路易拒绝了。最后在1810年7月1日,拿破仑的两万法军入侵荷兰,强迫路易在当天退位,路易从哈勒姆秘密逃走,他年幼的次子成为了国王路德维克二世(只当了五天)。法兰西帝国在7月9日吞并整个荷兰王国,当年雾月政变后的第三执政勒布伦成为了荷兰总督。

多年的流亡

在荷兰王国被兼并后,奥皇弗兰西斯一世为路易提供了避难所。1811年至1813年,路易在格拉茨避难,并从事诗歌和文学创作[1]。拿破仑远征俄国失败以后,路易去信要求恢复他的荷兰王位,但拿破仑拒绝了。他访问荷兰的请求也被荷兰国王威廉一世拒绝(King William I of the Netherlands);1840年,荷兰国王威廉二世(King William II of the Netherlands)准许了他的访问。虽然路易在参观期间使用了假名,但一些人还是认出了他们的前国王,这使得了大批人聚集到他旅馆房间的窗下欢呼。据说从前臣民的这种情感的表露使路易非常感动。

在1821年拿破仑去世、1844年长兄约瑟夫去世后,路易被波拿巴分子视为当然的法国皇帝,但路易自己并未对此采取行动。(另一方面,路易正被监禁于法国的儿子兼继承人,未来的拿破仑三世,正在试图策划一场波拿巴分子的政变。)

路易-波拿巴于1846年7月25日在利沃诺(Livorno)去世,被埋在巴黎大区的Saint-Leu-la-Forêt,.

婚姻与子女

路易于1802年1月4日娶了奥坦丝-德-博阿尔内,她是已故的亚历山大-德-博阿尔内子爵和他的妻子约瑟芬-德-博阿尔内的女儿。约瑟芬是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奥坦丝也就是路易的继侄女。尽管这段婚姻是被强加给并不相爱的两人的,他们还是生了三个儿子。路易在荷兰的时候,曾经要求奥坦丝把他的儿子送到荷兰,但被奥坦丝拒绝,她认为如果那样他的儿子将永远不会再回到法国了。当路易向哥哥求助时,拿破仑却站在奥坦丝这一边。拿破仑将这个男孩留在他自己的王宫里,甚至在自己的儿子出生之前一直把他作为继承人[2]。像往常一样,波拿巴家族中除了拿破仑,所有人都厌恶博阿尔内家族。奥坦丝也理所当然的有一个情人[3]

奥坦丝-德=博阿尔内生了三个被路易正式承认的儿子(尽管他自己对他儿子是否亲生也有怀疑):

1.拿破仑-查尔斯-波拿巴(Napoleon Charles Bonaparte),出生于1802年11月10日,荷兰王子。当他在1807年5月5日于4岁夭折后,尸体按照身份停放于巴黎圣母院,他被埋葬在法兰西岛的Saint-Leu-La-Foret。

2.拿破仑-路易-波拿巴(Napoleon Louis Bonaparte),出生于1804年10月11日。他哥哥死后成为荷兰王子,在荷兰被拿破仑攻陷、父亲退位后做了五天国王(路德维克二世)。他在1831年5月17日去世,埋葬于法兰西岛的Saint-Leu-La-Foret。

3.查尔斯 路易-拿破仑 波拿巴(Charles Louis-Napoleon Bonaparte ),(1808–73)。他是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日后成为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1852-70)

当然,路易-波拿巴也有一个私生子,弗朗索瓦-德-卡斯特弗茨(François de Castelvecchio),(1826.4.26-1869.5.29).他出生于意大利的罗马,死于雷恩(Rennes)。

已经与妻子离婚的路易在她去世之后才再婚。1838年,以60岁高龄,娶了当时16岁的意大利第一美女的Marquise Julia Livia di Strozzi。

注释:

[1]路易年轻时创作过一部名为《玛丽或爱的痛苦》的小说,1820年他的《关于荷兰政策的史实性材料》力度为当年的出走正名,他还写过《韵律学研究》及若干诗篇

[2]这件事使得路易十分恼火,在波拿巴家族的男性中,约瑟夫和路易两位帝国亲王都认为自己应该有继承权,但是拿破仑却通过公民投票的手法使继承权归到了自己的儿子或养子和亲王的男嗣身上。后来,路易又被列入了继承人,但是由于他的儿子被拿破仑收为养子,这个幼儿仍然有优先继承权。

[3]奥坦丝与情人查理•约瑟夫(Charles Joseph)另有一个私生子:查理-奥格斯特-路易斯-约瑟夫(Charles Auguste Louis Joseph),(1811年10月21日-1865年3月10日)后来被同母异父的兄长拿破仑三世封为莫尔尼公爵(duc de Morny)。奥坦丝曾隐瞒六个月身孕出席拿破仑二世的洗礼,并成拿破仑二世的教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5 09: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ick 于 2012-2-18 16:58 编辑

附拿破仑致路易的几封书信(摘自蓝色兄制作的书信集~~~):
准备任命路易•波拿巴为西班牙国王
——致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圣克卢,1808年3月27目下午7时
西班牙国王已经逊位。和平亲王已被关进监狱。马德里发生了叛乱①。出现所有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军队离首都只有一百二十英里;但贝格大公应已在23日统率四万人进驻该城。在整个动乱期间,人民曾强烈地向我呼吁。我曾确信,在我没有使全欧洲都行动起来以前,我将不可能同英国达成持久的和平,所以我决定让一位法国亲王出任西班牙国王。荷兰的气候,对你并不台适。荷兰也不可能死灰复燃。不管有没有和平,在这个风云变幻的世界上,它没有保卫它自己的手段。事情就是这样,我正打算由你去做西班牙国王。你在那里将成为一个有一千一百万生灵和重要的海外殖民地的富裕国家的君主。给以经济实惠和活力,西班牙可以有六万人武装起来,海港里可以有五十艘军舰。你对这个计划有些什么想法,请详细告诉我。你要懂得,这些还不过是空中楼阁,虽然我有十万人在西班牙,情况可能是:我一帆风顺,在两周内大功告成,或者进展缓慢,要经过几个月的军事行动,才能达到我的隐藏的目标。请给我一个明白的答复。如果我任命你为西班牙国王,你是否接受?我能不能寄希望于你?可能你的信差到巴黎时,我已离去,那就得穿越西班牙来追踪我,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难以估计的失误,你给我的答复可以在下面两种方式中选用一种:——“我已收到你某日来信:我的答复是‘可以’”,这样我就知道你愿意做我希望你做的事;或是:“不”:这表明你不接受我的建议。随后,你可以写一封信详细说明体的看法和希望;这封信,你最好加封后寄给你在巴黎的妻子。如果我在那里,她会交给我;如果我不在那里,她会寄还给你。不要让任何人参预你的机密,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这封信的内容。象这样的事,必须在人们还没有想到要做以前就已做好。
不应恢复旧贵族的爵位和特权
——致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奥斯特罗德,1807年3月30日
我听到的消息是如此地异乎寻常,竟使我不能相信它是真的。他们告诉我:你为你国家里的贵族恢复了爵称和特权。你难道竟目光短浅到看不出走这么一步,对你、对你的人民、对法国、对我本身有多么危险吗?你,作为一位法国的亲王,怎么能违背你最起码的誓约——在你的臣民之间保持平等呢?〔我拒绝相信这会是真的。〕①
你最好放弃这个法国的王位:因为一个自食其言的人,一个剥夺了一个民族用十五年的战斗、辛劳和努力换来的成果的人,是没有资格呆在这样的位置上的。我也有我自己的充分抱怨的理由。长期以来,你总是不听我的忠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的大使已经得到指示把这样的几句话通知你:除非你撤消这种做法,否则他已接到离开荷兰的命令,我与你之间也就算完了。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兄弟,影响你、使你落入陷阱的那些顾问是一帮罪犯。此外,我要坦率告诉你:既然你不听善意的忠告,那我就不准法国人佩戴你的勋章;所以你无须再自找麻烦去把勋章授予任何人了。我已向我的大使要了一份重建贵族法案的抄本:如果这项措施不废除,我将把你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不过,也许我是小题大做。简单的事实是,你已丧失了头脑。除非你收回你那一套,不然就等待着后果吧!你将不再是一个法兰西公民,也不再是我这一血统的亲王。你难道没有足够的判断力去发现。如果要凭贵族出身的资格来获得荷兰王位,那你就得排在名单最末尾的一个吗?这难道是我希望于你的吗?照现在的趋势看,继爵位之后的下一个要求将是同法国作战,把船舰卖给英国人。每一个地方上的大贵族,都将提出获得爵位称号的旧要求。难道就没有人使你明白:你脱离了阿姆斯特丹人民——真的脱离了每一个荷兰人吗?对于一个军事国家来说,贵族等级还可以容忍:在一个商业国家里却是无法忍受的。我认为阿姆斯特丹是卑贱的鞋匠比荷兰最高的贵族要好得多。
尊敬和服从不在于言词
——复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芬肯施泰因,1807年4月4日
我已接到你3月24日的信。你说你有二万人交给大军。你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件事呢?为什么呢,因为连一万人都不到;而且那又是些什么样的人啊l你要征集的是士兵,不是伯爵,元帅和骑士。如果你老是这样下去,荷兰人会笑话我的。
你的政府象是一个僧侣的政府,而不是国王的政府。皇家的恩泽应当有宫廷味,而不是有修道院的气息。没有再比所有那些海牙之行更糟糕的事了,除非你是巡视全国,进行访问。国王发号施令,他并不要求任何人去做任何事,他被认为是权力的源泉,并且拥有无须向别人的钱袋里去携取的资财。可是,所有这些美好的尊荣,都是在你的理解之外的。
我又回想起有关重建贵族等级的某些主意来,因为我至今对此仍旧不完全清楚。我不是料想你已经失去了头脑而且忘掉了你对我的义务吗?你来信经常讲到服从和尊敬;不过,我要的是行动,不是言词。尊敬和服从,在于在这样一些重大的事情上不要那样不断背离我的忠告:因为欧洲的舆论很难相信你会如此不顺从,以致不先征求我的意见就擅自行动的。我将不得不声明同你脱离关系。我要有关重建贵族等级的文件。你等着我公开表示我的严重不满吧。
不要搞海军的任何远征:这在今年已为时太晚了。征募好国民自卫军来保卫你的国家。付清我的军队的军饷。充分征召国家的新兵。一个由于性格善良而在即位第一年得到好名声的君主,第二年就会被人嘲笑了。对国王的爱戴应当是坚强有力的——部分是出于可理解的尊敬,部分是出于对名声的一种渴望。当一位国王被说成是一个好人的时候,他的统治就是一种失败。一个好人——或是一个好父亲,如果你喜欢这样称呼的话——怎么能担负起王家的重任,使不满分子遵守秩序,或平息政治狂热,或使他们投到他自己的旗帜下来呢?你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我已经劝告过你——是推行征兵制。没有一支军队,——因为你不能把一群乌合之众叫做军队,你能做什么事呢?你怎么会看不到按你的军队的现状去设置一些元帅,不但不恰当,而且荒谬可笑呢?那不勒斯国王就没有什么元帅。你有没有设想提出一个模拟性的事例:假如有四十艘法国舰只,加上五、六艘荷兰的兰桅帆船,韦尔•许尔海军上将以他的元帅资格能指挥得了吗?没有一个比较小的国家象瑞典或巴伐利亚是有元帅的。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职衔,却去授给一些完全不配接受的人!
你滑得太快了,还拒绝听取忠告。我已经把我的忠告提供给你;可你用一些美好的恭维话答复我,同时又继续做你自己的那种蠢人。
…………
准备任命路易•波拿巴为西班牙国王
——致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圣克卢,1808年3月27目下午7时
西班牙国王已经逊位。和平亲王已被关进监狱。马德里发生了叛乱①。出现所有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军队离首都只有一百二十英里;但贝格大公应已在23日统率四万人进驻该城。在整个动乱期间,人民曾强烈地向我呼吁。我曾确信,在我没有使全欧洲都行动起来以前,我将不可能同英国达成持久的和平,所以我决定让一位法国亲王出任西班牙国王。荷兰的气候,对你并不台适。荷兰也不可能死灰复燃。不管有没有和平,在这个风云变幻的世界上,它没有保卫它自己的手段。事情就是这样,我正打算由你去做西班牙国王。你在那里将成为一个有一千一百万生灵和重要的海外殖民地的富裕国家的君主。给以经济实惠和活力,西班牙可以有六万人武装起来,海港里可以有五十艘军舰。你对这个计划有些什么想法,请详细告诉我。你要懂得,这些还不过是空中楼阁,虽然我有十万人在西班牙,情况可能是:我一帆风顺,在两周内大功告成,或者进展缓慢,要经过几个月的军事行动,才能达到我的隐藏的目标。请给我一个明白的答复。如果我任命你为西班牙国王,你是否接受?我能不能寄希望于你?可能你的信差到巴黎时,我已离去,那就得穿越西班牙来追踪我,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难以估计的失误,你给我的答复可以在下面两种方式中选用一种:——“我已收到你某日来信:我的答复是‘可以’”,这样我就知道你愿意做我希望你做的事;或是:“不”:这表明你不接受我的建议。随后,你可以写一封信详细说明体的看法和希望;这封信,你最好加封后寄给你在巴黎的妻子。如果我在那里,她会交给我;如果我不在那里,她会寄还给你。不要让任何人参预你的机密,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这封信的内容。象这样的事,必须在人们还没有想到要做以前就已做好。
必须认真维护大陆制度
——复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马拉什堡,1808年4月3日
…………
多年以来,荷兰是英国把它的商品引进大陆的一条通道。荷兰商人从这种买卖中赚到大量的钱;这就是为什么荷兰人欢喜走私和英国人,这也是他们所以不欢喜取缔走私以及同英国人作战的法国的原因。你对杀人的走私犯所宣布的特赦,正是你对荷兰人所爱好的走私表示的一种敬意。你似乎在同他们一起来保卫一项共同事业,可是你在反对谁呢?……反对我。
荷兰人欢喜你;你的做法是简单幼稚的,你的性格是温和无力的。……你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治理他们;如果你坚决表明要取缔走私,如果你把他们的情况向他们说清楚,你就应该机智地运用你的影响;他们将会相信这个禁止制度是良好的,因为国王就是这个制度的传播者……
亲王们决不应该过一天算一天地那样工作;我的弟弟,应该把目光投向未来。什么是欧洲今天的状况呢?英国是一方,它本身就拥有到目前为止能迫使全世界都屈从于它的支配力量;另一方是法兰西帝国和大陆列强,它们仍然拥有各种力量,不能习惯于英国现有的那种优势。这些强国也曾有过殖民地,有过海外贸易;它们有比英国更长的海岸线;英国各个击破了它们的舰队,它在所有的海洋上赢得了胜利;所有的舰队都被摧毁了。以很多手段来拥有舰只和水兵的俄国、瑞典、法国、西班牙,连一小支舰队也不敢在它们的海湾以外冒险活动。因此,欧洲已经不能再依靠一个海上强国联盟(而且,由于空间的距离和利益的错杂,这种联盟也将是不可能持续存在下去的)来获得它所期待的海上自由与和平体制了,和平体制只有依靠英国的意愿,才能确立起来。
这个和平,我要以一切符合于法国尊严的和解办法来获得它;我要以能够为国家的荣誉所许可的一切牺牲为代价来获得它。我每一天都感觉到这个和平越发必要了,大陆的君主们和我一样渴望和平;我反对英国,既不是出于感情上的偏见,也不是由于不可克服的憎恨。英国人按照一种排斥性的体制来反对我;而我之采用大陆制度,远远不象我的敌手所设想的那样,是出于野心的忌妒,而是为了导致英国内阁同我们结束这种敌对。不管英国怎样富有和繁荣,都同我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法国及其盟国也同它一样富有和繁荣就行!
因此,大陆制度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使法兰西帝国和欧洲将决定性地享有公法权益的时代提前到来。北方的君主们严格维护这个禁止制度;那里的贸易可像地获得了赢利……我即将决定干预西班牙事务,其结果将使葡萄牙人从英国人手里解脱出来,并把西班牙两个海洋的海岸置于法国的政治权力之下……
根据这个粗略的看法,你想想,荷兰予英国人以向大陆引进商品的便利,将会有些什么不幸的后果呢?……你,国王陛下,应比我更加关心去防范狡诈的英国政策。再忍耐几年,英国将会象我们自己想望和平那样渴望和平。
考虑一下你的国家的状况,你将会注意到这个制度对你比对我更为有用。
荷兰是一个海上商业强国:它有宏伟的海港,有船队、海员、卓有才能的船长和绝不使宗主国操心的殖民地;它的居民,有同英国人一样的经商才能。它今天不是要捍卫所有这些吗?和平能不能使它恢复过去的状态呢?它的那种在若干年内可能是困难的局面,是不是乐于使荷兰的君主转变成为一个英国的总督呢?是不是乐于使荷兰及其殖民地转变成为大不列颠的采邑呢?你给予英国商业的鼓励,会把你引导到这种境地,在你眼前就有西西里和葡萄牙的例子。
你还是任由时代前进吧,如果你需要出售你的那些杜松,那么英国人也需要购买。指定一些交易点,英国的海上走私商人将到那里去选购;但他们得付现金,决不能付商品。决不能,你懂得吗?总之,必须赢得和平;你将会在适当的时机同英国签订一个贸易条约。我也可能会签订一个,不过,得保证互利。如果我们理应让英国在海上占有某种优势(这是将以财富和鲜血为代价来购买,并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和它在三大洲所占有的领地造成的优势),那么至少,我们的旗帜将能在大洋上出现而不遭凌辱;我们的海外贸易将不再被破坏。阻止英国插手大陆事务,正是今天应做的工作。
合并荷兰
——复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
特里亚农官,1809年12月21日
我收到陛下来信。陛下希望我表示一下对荷兰的意图。我愿意坦率地这样做。
当陛下登上荷兰王位时,一部分荷兰人曾希望同法国重新合并。从我对于这个英雄国家的历史知识所产生的尊敬,使我切望保持它的国名和它的独立。因此,我曾亲自草拟了作为陛下王位的基础的宪法,并把你放在王位上。我曾希望由于你受过我的教育,你会显示出对法国的热爱,而法国这个国家是有权利期待它的国民,特别是期待它的亲王们这样做的。我曾希望,在我的政策的启导下,你会认识到:荷兰一旦被我的人民所征服,为了它的独立,它必须依靠我的人民的宽大;在没有资源,没有同盟国和没有军队的情况下,只要直接与法国为敌,荷兰就会、而且不可避免地被征服。因此,你的政策必须同我的政策一样:荷兰是受法国条约的约束的。所以我曾希望把一位属于我自己的血统的亲王放在荷兰王位上,我就找到了协调两国利益,并在一个共同的政策中和对英国怀有同样仇恨的两国联合起来的恰当的方法;我曾以能给荷兰以适合它的国情的处理办法——象我曾给瑞士提出调解条例那样——而感到自豪。
可是在不久前,我发觉我所怀抱的是一种徒然的幻想。我的一切希望都落空了。陛下登上了荷兰王位,就忘记了你是一个法国人。从此,你折磨你那灵敏的良知,失掉了你的理智,努力使你自己相信你是一个荷兰人。那些同情法国的荷兰人都遭到迫害和被忽视,而那些为英国效劳的人却都得到了提升。法国人从军官到士兵都遭到冷遇和被免职;我痛心地看到,法国这个名字,在荷兰,在我自己血统的一位君主统治下,受到各种各样的侮辱。真的,我已经努力把那个名字的荣誉和声名牢记在心上,把它们强烈地传送到我的士兵们的刺刀上,那是荷兰或世界上任何个人的力量可以损害它们而无法不受到报复的。
陛下的公开言论充满着可叹的倾向。法国只是附带地出现在公开言论里。它们不是去忘掉过去,而是经常回忆过去,从而助长了法国敌人的隐藏的敌意和狂热。荷兰人到底有什么可以埋怨的呢?他们不是给我们的武器所征服的吗?他们不是把他们的独立归功于我的人民的义侠精神的吗?他们不应该感谢法国曾经为了他们的商业而坚持开放了它的运河和海关的慷慨行为吗?——法国从征服中一无所取,只是尽了保护被征服者的义务——法国,从那一天起,除了巩固荷兰的独立外,不是从未使用过它的权力吗?那么,陛下马上用一整套行动侮辱法兰西民族,对我本人发动进攻,又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呢?不要误解我。我支持我的先辈们。我认为我自己是同全部法国历史——从克路维斯到救国委员会一致的。对于在我之前的政府的侮辱,尽管无足轻重,我都认为是对我个人的侮辱。我知道,在某些集团里,抬高我而贬低法国,已经成为时髦的事。但是,凡是不爱法国的人是不能爱我的;凡是说我的人民坏话的人,我把他看做我的最主要的敌人。
除了在荷兰把法国弄得声名扫地这一点以外,我没有其他要抱怨的理由,凭我的皇权,我可以对一个在他的国家里允许侮辱我人民的邻国君主宣战,我没有采取这样的步骤。不过,陛下基于对我的宽厚和我对你的感情的虚幻的概念,对我的性格有一种错误的想法。你破坏了所有你和我订立的协议。你解除了你的舰队的武装,解雇了你的水手,解散了你的陆军;因此,荷兰发现它自己没有了陆上和海上的武装力量——好象商人、店员和商品堆栈就可以构成一个伟大的强国似的!一个富裕的社会——也许是:可是每一个国王都有钱、有船,以及招募军队的办法。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问题的所在。陛下利用我在大陆上的暂时困难,允许恢复荷、英之间的关系,并违反封锁政策的各项规定——唯一可以用来损害英国的有效手段。我曾为了表示我对这个行动的不满,禁止你在法国出现;我曾使你了解,我无须求助于任何武器,就可以置你于比我对你宣战更加危险的境地——通过封锁来因河、威悉河,默兹河、埃斯科河来切断荷兰的贸易,用孤立来消灭你。这个行动在荷兰引起了震动:陛下向作为一个哥哥的我的宽厚和我的感情发出了呼吁,并且答应改变你的行动。我当时想,警告应该已经够了,把封锁撤除了。可是不久,陛下又回复了你的老政策——那时我在维也纳,肩负指挥战争的重任。有几条遭到一个法国港口拒绝的美国船只,自行开往一个荷兰港日,陛下竟准许进港。我不得不又一次对荷兰贸易封闭我的海关。人们很难用更加确切的措词来宣告这种敌对;从用意和目标看,我们已经在交战中了。
在我对立法团的演说中,我已经暗示我不欢喜这样的局面;我不对你隐瞒什么:我的意图是要把荷兰再和法国领土合并,这是我能够针对英国发出的最危险的一击,而这,可以使我从你的内阁中一帮经常对我进行侮辱的头目那里摆脱出来。总之,来因河和默兹河的河口应归于我。法国的一条基本原则是,西面的自然边界是来西河流域航道线。陛下在17日写给我的信中,保证能够禁阻荷兰与英国之间的任何贸易:你能够提供资金、舰队和军队,你要以否认贵族特权和废除元帅——对一个二等国家完全不合适的滑稽的军阶——来重申宪法的原则;最后,你要查抄所有经售殖民地商品的店铺,并且所有从美国船只运来的货物,都不得进入你的港口。我所相信的是,陛下作出了你的无法兑现的诺言,只是推迟了荷兰同法国的合并。我承认,把来固河右岸地区重行并入法国,正如贝格大公国和汉萨同盟各城镇一样,我现在是得不到什么的。因此,我可以把来因河右岸留给荷兰,我也准备撤消业已颁布的海关禁运令,不过,不管什么时候,不论按现在的方式还是经过修订的方式,那些条约都得充分执行。
下面是我的条件:
(一)禁止同英国的一切贸易和交往。
(二)提供有十四艘战列舰、七艘快速舰和七艘双桅船或海防舰的一支船队,都须完全武装和配备好。
(三)一支有二万五千人的陆军。
(四)撤废那些元帅。
(五)取消违反我所颁布和保证的宪法的一切模拟的贵族特权。
陛下可以通过你的大臣的帮助,在这个基础上,同卡多尔公爵进行谈判。不过,我向你说明,一旦有一艘邮船或任何种类的船只进入一个荷兰港口,我将重新封锁海关,而一旦我的旗帜遭到侮辱,我将用武力逮捕那个听任自己蔑视我的雄鹰的荷兰军官,并且把他吊在桅杆顶上。如果我发现你是一个法国人,陛下也将会发现我是一个哥哥。不过,如果你忘却把我们两人同祖国联系起来的这种感情,那么,如果我也忘却由于天性而把我们相互联系起来的那种感情,你也切莫见怪。
总之,把荷兰和法国重行合并,同样符合法国、荷兰和大陆的最高利益,因为投有什么比这样做更能损害英国的了。这一合并既可以通过协议、也可以用武力来实现。我有充分的不满来证明我向荷兰宣战的正当性。虽然如此,我还是不打算为实现一种安排设置障碍,在这种安排下,我将接受来因国境线,而荷兰则担保实行上面的条款①。
注解
①  路易当时正在巴黎,1810年4月重回荷兰。有一个时期,路易曾顺从拿破仑所提出的要求,但到7月1日即逊位去国。7月9日,荷兰被并入法国。——原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08: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Nick翻译的不错,加精了.
期待系列的完成,到那时就没有人说波拿巴家除拿破仑外个个废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08: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在荷兰国王的任职期间在经济,文化事业建设方面出力很大,因此他在荷兰获得的声誉比在法国大的多.当然前者与法国利益相违背的,这也是他迅速同拿破仑关系恶化的原因.
不过即使他认真的执行拿破仑的政策也依然逃脱不了丢掉王冠的命运,因为在拿破仑的体系中他的兄弟们所担当的角色同总督差不多,拿破仑之所以对外输出民法典并让兄弟为王就是想让半岛荷兰意大利迅速接受法国的制度为将的合并做好准备,因此路易在1810年丢掉了王冠,约瑟夫丧失了对加泰罗尼亚的统治,如果不是1812年的战争他还会丢掉埃布罗河以北的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08: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拿破仑对欧仁说:不要做我赋予你权利之外的事;对谬拉说:永远不要忘记你是法国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0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间隔号我好像用错了,应该不是那个字体,可在word07里面没发现异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12: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守业过奖了~……
话说路易的军事经历没见过有详细的描述
用《一世传》的索引翻了半天,就提了一句“马尔蒙和他的副官路易从河中把拿破仑救起”(应该是阿尔科拉),
仅仅知道他在意大利战役期间做拿的副官,参加过埃及远征,后来成为将军……没了囧
在《书信文件集》里用“查找”搜了几下也没有发现拿破仑的书信和回忆有提到路易的军事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12: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上还有一点问题,期待语言高人
1 Saint-Leu-La-Foret, Ile-de-France这个地名怎么翻译?路易一家子都葬在这(Ile-de-France这个地名我在EU2里玩到过吗,MS包括了巴黎?)
2开头那个“法国王子”不是很确定,原文”Prince Français“,用GOOGLE把它转换成英文,就是法国王子,但路易怎么会是法国王子?觉得有可能是亲王……
3Constable是什么职位?这是警官的意思,查不到有别的意思,就留着没译。《一世传》上说路易被封为大司马,但是年份不一样……
4开头的Luigi Buonaparte是什么地方?音译是路易吉-布奥拿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14: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装甲掷弹熊 于 2011-2-16 14:56 编辑

Ile-de-France
即今天的巴黎大区,法国本土二十二个大区之一(直译就是法兰西岛,卡佩王朝时期法国国王直辖的领地)
大区是一级行政区,在省之上

Constable
抄一段wiki
France:
The Constable of France (Connétable de France), under the French monarchy, was the First Officer of the Crown of France and was originally responsible for commanding the army. His symbol of office was a sword in a sheath of royal blue.[8] Some constables were prominent military commanders in the medieval period, such as Bertrand du Guesclin who served from 1370 to 1380.

The Constable of France (French: connétable de France, from Latin comes stabuli for 'count of the stables'), as the First Officer of the Crown, was one of the original five Great Officers of the Crown of France (along with seneschal, chamberlain, butler, and chancellor) and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army. He, theoretically, as Lieutenant-general of the King, outranked all the nobles and was second-in-command only to the King.
百年战争时期的名将盖克兰担任过此职,路易担当此职(第一帝国的唯一一个!)时其名义副手为贝尔蒂埃元帅
译成大司马没啥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6 15: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2 Prince本来就有亲王的意思,比如英国的王位继承人都被称为威尔士亲王么(Prince Wales).
3 constable是法国古老的高级军官团官职之一,在拿破仑时代只是个荣誉官职,翻译成帝国总管或大司马均可,具体见这里:
http://bbs.napolun.com/viewthread.php?tid=234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伍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拿破仑 ( 京ICP备05046168号 )

GMT+8, 2019-12-11 10:33 , Processed in 0.0353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